-

1735.平都山埡口

茫茫雪原之上,黑壓壓的兵馬馳騁者,隨著隊伍的緩慢停下,為首的百來人簇擁著幾騎策馬來到了一旁的山坡上。

“可惡,若非此山,我等何至於止步於此”,為首一人,身著甲冑,遙指著前方白皚皚的一座雪山,言語中儘是憤懣,這人正是鬆讚乾布。

鬆讚乾布所指的雪山正是平都山,這平都山乃是象雄國最後一道屏障,橫亙在雪域高原上,山如其名,很是平整的一條山脈,白雪皚皚,僅有山口可通裡外,越過那道埡口,就是象雄國的國都所在,可是這番埡口易守難攻,象雄國僅需千餘精銳,便足以抵擋數萬敵軍。

鬆讚乾布自發兵以來,領軍長驅直入,一路掃平了十餘座象雄國城池,正欲直搗象雄國都,一舉滅其國,可是象雄國那老邁昏庸的國主好像是突然清醒了一樣,派人死守平都山隘口,論欽陵數次強攻智取,都不能破,還在此地損兵折將,由不得鬆讚乾布不發怒。

“讚普,暫且息怒,我們現在最最重要的便是速戰速決,萬一陷入此泥潭,等到唐國來乾涉的時候,就不好收場了”,大相祿東讚見狀出聲勸道。

“哼,誰不知道速戰速決,奈何大山相阻,有本事你飛過這茫茫平都山啊”,副相桑紮布出言嗤笑道。

鬆讚乾布聞言眉頭一皺,正欲出聲斥責,忽的,奔來一騎,“稟讚普,有唐國訊息傳來”,說著騎士遞上一卷羊皮。

鬆讚乾布幾人吃了一驚,唐國這麼快就有動作了嗎?

忙是打開羊皮卷,鬆讚乾布一目十行看完便是眉頭上揚,浮現笑意,將羊皮卷遞給祿東讚,“唐國東征高句麗,定是無暇顧及我們,可放手施為了”。

“……半月之前,唐主李世民禦駕親征東征高句麗……哈哈哈,天助我也”,祿東讚看完也是哈哈大笑,“讚普,如此一來,唐國定是無暇顧及了,我猜他們決計不會兩線開戰”。

鬆讚乾布點了點頭,意氣風發,看著遠處的平都山,身軀一震,握拳道:“先滅象雄國,而後……如果唐國如幾十年前的隋國一樣,鏖戰高句麗,那鬆州、會州等地,甚至是吐穀渾故地,也不是不可以取”。

祿東讚幾人聞言一驚,冇想到僅僅一會兒,鬆讚乾布便是產生了這麼多的心思,但是也冇有勸阻,想到,祿東讚眼神灼灼,“鬆州之恥,必定是要討回的”,一時間,眾人貪婪的眼神看向了東方。

劍南道,鬆州城,這座處於邊境的城市是個軍事重鎮,特意設置鬆州都督府,駐紮了足足三個折衝府的兵力,城門更是要在日落時分,準時關閉。

日落西山,鬆州城西門正欲關閉,忽的,遠處飛奔而來一騎,馬背上之人穿著吐蕃人的服侍,但看麵孔,分明是個漢人,隻見他趴伏在馬背上,臉色鐵青,眼看就是疲勞過度,來到城牆底下,看見城門緩慢關閉,當下裡大急,“某家有重要軍情彙報”,說罷便是一個不慎跌落馬下。

城樓上,城門校尉眼看著此人由遠而近,本以為是個錯過了城門關閉時間的行商,正欲轉身,忽的隱約聽到重要軍情幾個字,便是身子一頓,甩甩頭又怕是聽錯了,看著旁邊士卒,“你聽見他說什麼了嗎?”

那士卒愣了愣,“好像是說有軍情彙報”。

“快,放下吊籃,你們兩個下去,快將人帶上來”,校尉看見不是自己聽錯了,忙是吩咐道。

不多時,那人便是被吊籃拉了上來,看見他嘴唇已經是青紫,校尉忙是解下水袋,餵了一口水,那人緩緩睜眼,見得是大唐軍士,忙是說道:“吐蕃人在攻打象雄國,還請上報”。

校尉聽罷,不敢耽擱,忙是上報。

長安城,太極宮,一片縞素,立政殿中,李世民一身風塵,髮髻散亂,甚是狼狽,此時的他,怔怔的看著立政殿設立的靈堂,神情有些呆滯,忽的,一聲嘶吼,“觀音婢”,,話音一落便是捂著頭痛呼,“痛煞我也”,當即昏厥過去。

一旁痛哭流涕的長孫無忌和李破軍等人見狀一陣慌亂,忙是攙扶著李世民去偏殿。

“聖人聽聞噩耗,一路急馳回京,悲傷過度,心力衰弱,已然是風疾發作了”,孫思邈歎息道,“現如今唯有靜養纔好”。

李破軍等人聞言是又急又憂,風疾發作可不是小事,搞不好就中風了。

“事已至此,我們不可慌亂,我建議聖人移駕後宮靜養,我等儘快安排皇後喪事,不可拖延”,見得李破軍六神無主,長孫無忌出聲道。

房玄齡也是點點頭,看向李破軍,“眼下多事之秋,還望殿下國事為重,勿要慌亂,仍監國事”。

李大亮幾人紛紛附和,李破軍擦了擦眼淚,自是應著。

五天前,當皇後薨的訊息傳到洛陽時,正欲開拔遼東的李世民如遭雷擊,一時間,精神恍惚,但好在身邊諸如高士廉、岑文字、馬周等智囊扔在,當即商議,由一千精銳護送李世民和國舅長孫無忌回京,其餘兵馬,照常由李績總領全軍繼續東征,畢竟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兵者大事也,不可兒戲。

翌日,李世民幽幽醒來,目光無神,良久,掙紮著起身,“取詔書,備筆墨”。

近身太監王敬忠見狀不敢耽擱,忙是取來空白詔書,磨墨備筆,片刻後,李世民將詔書裝在錦盒裡,放在榻下,看向王敬忠,“敬忠,一旦朕有不測,立即公佈詔書”。

“陛下,您這……”,王敬忠大驚,李世民擺了擺手,“無他,有備無患耳”,說罷便是起身,“更衣,朕要去看看皇後”。

長安西北,在廣袤的關中平原北部,有一道橫亙東西的山脈,山巒起伏挺拔、岡峰橫截突兀,溝壑縱橫,山環水繞,在它的周圍,均勻地分佈著九道如龍的山梁,把它高高拱舉,因而得名九嵕山,是為關內名山。

李世民曾經到此山避暑,建有行宮,曾經說過百年之後,葬於此地,長孫皇後的遺言也有特意囑托,不要耗費國力營建陵墓,因山為陵薄葬就好。

正好九嵕山便是有現成的開鑿好的避暑石窟,朝臣的意思是遵從長孫皇後遺囑,葬於石窟。

但是李世民對於長孫皇後的愛之深又豈是尋常,對於長孫皇後的陵寢這件事,一向善於納諫的李世民終究還是跟朝臣來了一場激烈的爭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