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你說的,他們都是靠捕魚為生,突然換成了旅遊業,大家能接受嘛?所這一點得好好的規劃一些。”

說著,金誌亞歎了口氣,“這些年的所有地產糾纏,很大一部分就是與當地居民達不成統一意見,開發商想省錢,但是搬遷戶想多要錢,這就是永遠解決不了的矛盾,還有一點就是生活習性的問題,旅遊勢必會帶來很多外地人,如果蝴蝶島有什麼比較排斥外人的習慣的話,發展旅遊會成為一大隱患。”

聞言,朝熙點了點頭,“確實,但是他們現在這樣,唯一的賺錢來源被斷了,現在就來公司鬨,如果真的逼急了,事情會越鬨越大,而且留在島上的都是一些老人,他們都挺不容易的。

而且周爺爺跟我奶奶是好朋友,當年也很疼我的,所以我也想要幫幫他們。”

輕歎一口氣,朝熙繼續說道,“如果發展了旅遊業,以後肯定會有收入的,他們的生活也會好一點。”

聽著朝熙的話,金誌亞知道她是好心,隨即說道,“這樣吧,我做個風險評估,如果到時候能過7個點,我就跟墨總說一聲。”

說完,金誌亞突然意識到在他們之間,他好像纔是個外人,“不對,小朝,你跟墨總師夫妻,你們倆聊不更合適嗎,怎麼......我這插一腳算怎麼回事啊。”

“我......”朝熙尷尬的撓撓頭,就是因為這個關係,我才更冇法跟他說,我怕彆人會以為我是藉著我們之間的關係才弄得這個項目的,所以我想問問您,如果走正規的流程,應該怎麼弄。”

聽了朝熙的話,金誌亞對她的看法又有了更深一層,他就喜歡這樣公私分明的員工,尤其是朝熙這樣的身份,就更應該避嫌。

“好,你這個想法就對了,你跟墨總的關係,其實不應該弄得太親近,對你對他都不太好,這樣挺好的,私是私,公是公,也不會有人因為這事兒對你不服。”

公私分明不過是朝熙的說辭罷了,她隻是個替身,墨雲霆怎麼會為了她而開後門呢。

“那就麻煩您了,謝謝金總監。”

金總監淡淡的勾了下嘴角,“一聲謝謝可不夠,得多泡幾杯咖啡啊。”

“好,那以後我每天給您泡一杯咖啡。”朝熙欣喜的說著,眼中滿是笑意。

年輕的孩子就是好,看著就朝氣蓬勃。

他已經距離自己的少年時期太久遠了,遠到他都快要忘記自己曾經做過的傻事兒了。

“好了,快下班吧。”

“嗯。”

......

金誌亞很快將蝴蝶島的評估做了出來,墨修爵看到評估表的時候,不由看了眼金誌亞,“蝴蝶島?”

金誌亞點了點頭,“是,這個項目還不錯,投資率能夠達到8.3。”

墨修爵往後靠了下,目光陰沉的打量著金誌亞,一旁地許森立馬上前問道,“金總監,你應該知道公司的投資回報率必須達到9個點纔有資格進入到評判的資格,這才8.3你就報上來?”

“我......”金誌亞抿了抿嘴角,“我這確實有些私心。”

墨修爵一直冇說話,許森完全當做了他的新聞發言人,“金總監,你可是號稱鐵麵無私的‘孤狼’,你什麼時候幫人說話了,誰讓你搞得?”

金誌亞一直盯著墨修爵瞧,眼神說明瞭一切。

身子前傾,墨修爵目光清冷的看著金誌亞說道,“朝熙。”

金誌亞尷尬的笑了笑,“哈哈哈,不愧是墨總,一眼就看穿了。”

合上評估表,墨修爵沉了沉眼眸,“回去吧,這事兒我會跟她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