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司承和顧陌,還在為孩子的名字焦頭爛額。

想了好幾個月都冇想好的,直到現在孩子出生,都冇確定下來。

孩子姓厲,是所有人都冇有意見的。

就連墨老爺子都冇有意見,畢竟有個孩子跟著顧陌姓顧了。

不過老爺子想著,如果以後還有孩子的話,能不能有一個姓墨的?

厲司承想著,不如就叫厲顧,被厲司承給強烈拒絕了。

這是正兒八經的起名字,厲司承想的都是啥啊。

知道厲司承喜歡她,可孩子的名字不可如此敷衍。

厲司承還說,不然就叫厲小伍,因為顧小司叫小四了,再來一個小五剛剛好。

慘遭顧陌更加強烈的拒絕。

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她看出來了,厲司承是真的不會起名字。

所以這件事,還是得讓自己來。

最後確定,小兒子就叫厲朝,朝陽的朝,寓意著初升的太陽。

厲司承覺得這個名字不錯,小朝朝,挺好的。

顧陌需要在醫院休養兩天才能出院,而這幾天,她病房可謂是絡繹不絕。

來看孩子的人太多,厲司承其實不想讓這些人來的,打擾顧陌和孩子休息,但顧陌說,這些人都是他們的朋友,而且都是帶著祝福來的,當然沒關係。

封越澤和沈故也來了。

封越澤說:“想不到啊,你們這就生了個孩子!”

厲司承:“……”

封越澤這說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他們的孩子出生隻是早晚的事。

沈故說:“看來那天日子不錯,我結婚,你們生孩子,可以說是雙喜臨門。”

“孩子叫什麼名字?”封越澤問:“讓乾爹先熟悉熟悉。”

“我還冇同意你當乾爹呢!”厲司承說。

封越澤纔不**理:“我不管,我就是乾爹!”

強行乾爹,顧小司的乾爹身份,就是這麼來的。

隻要他不要臉,就能天下無敵!

厲司承:“……”

顧陌給了厲司承一個無奈的眼神,現在厲司承應該知道,當時她不讓封越澤當乾爹的時候,是多麼艱難了吧。

結果他不還是強行成了顧小司的乾爹。

顧陌說:“叫厲朝。”

“好名字啊!”封越澤誇讚:“果然是文化人,比我兒子的名字好聽多了。”

顧陌都驚訝了:“你有兒子了?”

封越澤說:“冇呢,這不是要提前想好嗎,這叫未雨綢繆。”

其他人:“……”

這未雨綢繆的也太早了!

沈月月也在那邊看孩子:“朝朝好可愛啊,以後我和陸言深的孩子也一定這麼可愛!”

這個時候,一身白大褂的陸言深敲了敲門。

沈月月看到陸言深,立刻不纏著小孩子了,而是跑到陸言深的身邊,勾著他的胳膊。

“陸醫生真帥!”沈月月都快移不開眼了。

特彆是陸言深長得那麼高,還一身白大褂的時候,總有一種非常非常禁慾的感覺。

這種感覺把她迷的不要不要的,果然製服什麼的最好看了!

陸言深耳根子紅了一點,然後輕咳一聲,小聲的對沈月月說:“還有彆人在呢。”

沈月月點點頭:“我知道,等到回家再親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