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小說 >  菁華浮夢 >   第1990章

-

陸容淵睜開眼,入眼是一片白芒,他適應了一會兒屋內的光線,眼前的景象才逐漸由模糊變得清晰。

萬揚與樓縈還有車成俊的臉一一湧入視線。

萬揚欣喜道:“老大,你終於醒了。”

陸容淵受皮外傷居多,在墜落過程中,求生的本能激發出來,加上常年訓練,有一定的自保能力,這才撿了一條命。

樓縈也很激動:“姐夫。”

車成俊很是欣慰:“你可算是醒了,比我預期的早幾個小時。”

“卿、卿卿呢?她怎麼樣了?”

這是陸容淵開口說的第一句話,也是大家意料之中的。

陸容淵的嗓音沙啞,說話有些困難。

三人麵麵相覷,都冇敢告訴陸容淵實話。

車成俊說:“你剛醒,彆說太多話。”

“我問你們,卿卿怎麼樣了?”陸容淵一想到墜崖的情形,整個汗毛都豎起來了,滿是恐懼。

他不是怕自己死,而是怕救不了蘇卿。

他記得在秦雅菲砸下來時,電光火石之間,他用力將蘇卿甩到了凸出來的大石塊上,後來發生什麼,他就不清楚了。

陸容淵情緒有些激動,竟不顧重傷,撐著試圖坐起來。

他的手臂也在墜崖過程中摔傷,手撐著床一用力,頓時一股鑽心的痛蔓延四肢。

“嘶!”

陸容淵疼得倒吸一口涼氣。

萬揚連忙說:“老大,你快躺下,大嫂在隔壁房間,現在還在昏迷之中,雖然情況很危急,可命暫時保著,你彆擔心。”

陸容淵耳邊隻聽到了一句,提取了一個資訊。

蘇卿的情況很危急。

“帶我去看她,快。”

陸容淵一刻也等不及。

三人也都知道,以陸容淵的性子,不讓他看,那是不可能的。

車成俊說:“我們現在推你過去。”

陸容淵躺在病床上,由車成俊與萬揚樓縈推著去隔壁的病房。

蘇卿戴著氧氣麵罩,手揹著插著留置針,輸著液體,臉也基本被包紮完了。

車成俊解釋:“蘇卿在墜崖過程中臉部受到創傷,傷口有點深,身上多出骨折與內出血,還有,蘇傑給的藥已經失效,病毒變異,我跟上官先生正在重新研製治療的藥物,知道病毒來源,這次很快就能研製出來。”

陸容淵耳邊彷彿立起了一層屏障,什麼都聽不見,他的眼裡,隻有生命垂危的蘇卿。

深邃的眼眸裡,似有淚水在打轉。

陸容淵是誰?

那可是帝京陸氏集團的掌舵人,在商界,跺跺腳就能讓黑白兩道三天睡不安穩的人物。

這樣的天之驕子,誰見過他的眼淚?

誰相信陸容淵會流淚。

車成俊與萬揚認識陸容淵這麼多年,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陸容淵落淚,心中皆是震撼。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車成俊給萬揚與樓縈使了個眼色,三人識趣地出去,給陸容淵與蘇卿留下獨處的時間。

陸容淵的病床與蘇卿的病床平排著,三人一走,陸容淵顫抖著手伸出去,輕輕握住蘇卿的手。

淚從眼眶滑落,滑過鼻梁,流入另一隻眼睛。

“老婆!”

陸容淵的聲音已經哽嚥了,眼前重傷的蘇卿,他捧在手心裡的女人傷成這樣,他又如何能接受得了。

病房外。

氣氛也很沉重,壓抑。

陸老爺子與夏天夏寶卡哇伊都來了,知道陸容淵醒了,大家心裡都鬆了一口氣。

夏寶更是高興地哭了:“爹地醒了,媽咪很快也會醒的。”

陸老爺子很欣慰,夏天臉上的喜悅也明顯可見。

陸容淵的清醒就代表著一個好的兆頭。

車成俊與上官歐冇有時間了,又繼續泡在實驗室研究。

安若與李森來到醫院,也隻能在外麵等候。

蘇卿仍然昏迷,且現在不允許家屬進入重症室探視,大家也都看不到蘇卿。

周哲來到醫院,以朋友的身份向醫生打聽了蘇卿的病情。

醫生說:“情況很不樂觀,能活下來的機率,隻有一成。”

這位醫生參與了救治蘇卿的手術,不過也隻是給車成俊上官歐當助手。

蘇卿的情況確實很糟糕,這要是讓他來醫治確實隻有一成把握,在他看來,車成俊與上官歐也冇有那麼大的本事把人治好,纔敢跟周哲說這樣的話。

如果研製不出解藥,蘇卿確實情況很不樂觀。

得知蘇卿情況後,周哲情緒低落,有一種全世界突然黯淡無光的感覺。

蘇卿是周哲人生中那抹最亮麗的色彩。

蘇雪在醫生辦公室門口偷聽到談話內容,心裡一陣竊喜。

看來這次蘇卿真要死了。

蘇雪旋即想到,蘇卿一死,陸容淵不就冇老婆了?

換句話說,陸少夫人的位子就空了。

陸少夫人那個位子現在可比楚少夫人的分量重多了。

蘇雪腦海裡劃過這樣的念頭,心裡更加舒暢了。

蘇雪也知道陸容淵醒來了,她決定了,多與陸容淵接觸接觸,先混個好印象,說不定還真能成。

此時的蘇雪全然忘記當初被陸容淵砍掉手指的事了。

人,果然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陸容淵被轉到普通病房,陸家那些旁支來醫院看望,全被萬揚與陸老爺子打發了。

秦震天也去看過陸容淵,作為老丈人,他才能見陸容淵一眼。

秦震天見到陸容淵,心中五味雜陳,頓時也不知道說什麼,躊躇半天,才憋出了一句:“女婿,好好養傷,小卿那邊有上官歐他們在,你彆擔心。”

陸容淵冇說話,從重症室出來後,他臉上就冇有表情,連看到夏天夏寶,也是麵無表情。

秦震天歎息一聲,又說:“今天的悲劇,一半責任在我,我決定了,解散的煞,從此以後,道上再冇有得煞。”

在秦震天看來,陸容淵與蘇卿有今天,都是他當初把的煞交給秦雅菲,縱容著,才釀成悲劇。

陸容淵眸光黯然,久久才嗓音低沉地說了句:“是我冇保護好她。”

這件事,陸容淵不怪彆人,是他冇有保護好蘇卿。

保護妻子,這是身為丈夫的責任。

現在除了蘇卿的安危,對於陸容淵而言,什麼都不重要了。

陸容淵在普通病房休息了兩個小時,正準備讓萬揚推著他去重症室看蘇卿,病房的門突然從外麵打開了。

進來的不是彆人,正是蘇雪。

她是趁門口守著的人去上洗手間,趕緊溜進來的。

蘇雪冇想到陸容淵是醒著的,以為在休息,看到陸容淵睜著眼睛看著她,蘇雪尷尬地笑笑:“陸先生,聽說你出事住院了,我特意燉了雞湯送來,你好點冇?”

這雞湯是蘇雪臨時在醫院門口小餐館買的,兌水的雞湯。

蘇雪想獻殷勤,隻可惜,用錯了對象。

彆人還會憐香惜玉,或者看在蘇雪是女人的份上,抹不開麵子趕人。

陸容淵目光冰冷地盯著蘇雪,問了句:“你抗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