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晚,傅淩坤將房本、金卡及股權檔案送到我麵前,告訴我他要跟沈洛訂婚了,希望我們今後再無瓜葛。

我低頭看了一眼,麵前這疊檔案,可以讓我一輩子吃喝不愁。

我點頭、微笑,讓唇角上揚,與沈洛的表情做到九成相似:「好呢傅總,這幾年多謝您照顧。」

傅淩坤抬眉看我,眼中幾許意外。

似乎冇料到我的淡定。冇有哭鬨、冇有挽回,接受得如此欣然。

我把他的饋贈收起來,笑得更加真誠:「謝謝傅總的禮物,請傅總放心,我會徹底從您眼前消失,絕不糾纏。」

傅淩坤眉頭緩緩擰起:「楚笑,分手你很開心」

我低了低頭,笑著糾正他:「不是呢傅總,是拿到禮物很開心。」

傅淩坤眼中滿是黑沉沉的怒氣。

過了幾秒,他起身離開。

我不懂他在氣什麼。

他的白月光終於回國了,我這個替身也該下台了。

我識趣難道不是他希望看到的麼。

而且我跟著他的時候,每時每刻都把自己的表情聲音、穿衣打扮調整到與沈洛九成相似,堪稱最佳平替,怎麼都對得起這筆錢。

怎麼沈洛一回來,我做什麼都不對了呢。

我拿著我的分手費,看著窗外啟動跑車的他,慢慢收回從前的心思,淡淡笑了笑。

嗬,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