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千帆扭頭看向古千海。

“你......你和你兒子合夥騙我們!”

古千江轉過頭,緊緊盯著古蘭道。

“爺爺,他說的可是真的?!”

“竟然是要我們賣房子,替他還賭債!爺爺未免太偏心了!”

古倩倩也是一臉的不忿,忍不住抱怨道。

“哼,還投資什麼大項目!”

“賭博輸那麼多錢,簡直就是個大傻逼!”

孫舒潔終於找到發泄機會。

她說完掉頭就走,嘴裡還補上一句。

“傻子纔會幫他還賭債!”

古蘭道身體後仰,頹然坐到椅子上。

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下子眼神黯淡下來。

“爹你說句話,他說的可是真的?!”

古千帆大聲質問道。

“爹怎麼辦啊!對方說三天不還錢就殺了湖兒!”

慌亂中,古千海脫口說出實情。

古千帆一家聽到後,也是轉身就走。

把古蘭道和古千海夫婦撂在當場。

古千海老婆此時滿臉淚痕,緊緊拽著古千海手臂。

“死鬼,你倒是快想想辦法啊!”

就在這時。

古蘭道身旁的電話響了,他無力地拿起電話。

“找誰?”

“還有兩天時間,拿不出錢就用古家產業抵債,否則等著收屍!”

“爹!”古千海在一旁問道。

“他們怎麼說?”

“要用古家產業抵債!”

古蘭道有氣無力地答道,他頭疼欲裂,強撐著身子坐起來。

看著牆上的掛曆心想。

實在冇辦法,隻能用古家產業抵債了。

古家的不動產和設備加起來,總共也就價值五、六個億。

對方兩天之內要三個億現金。

唯一的辦法,隻能把家業抵債!

想到這裡,兩行老淚,順著古蘭道臉頰滑落下來。

自己一輩子的心血,頃刻間化為烏有。

他一狠心,為了自己孫子。

也隻能如此了!

......

金陵國際機場。

兩個戴墨鏡、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走出來。

出了大廳打車直奔古家。

半個小時後,出現在古家彆墅。

兩人把一分協議書放在桌子上。

古蘭道仔細看了一遍,拿起筆手顫抖著在上麵簽字。

簽完字,兩人起身就走,看著兩人背影。

古蘭道一臉的沮喪,像是一個喪家之犬,

半個小時以後。

金陵市中心“島上咖啡廳”

其中一個黑衣男子把協議書,推到葉淩天麵前。

“葉先生,古家產業歸你了。”

說完兩人站起來就走。

“等一下!”

葉淩天把兩人喊住“掛電話,讓你們老闆把帳號發過來。”

兩人同時一怔“我們老闆吩咐分文不取。”

其中一個黑衣男子,扭頭回答道。

“按照規矩辦,給他掛電話。”

葉淩天的話不容置疑。

男子隻得拿出手機撥號“老闆,葉先生執意要付款。”

“怎麼辦事的!”

電話裡,傳來一道威嚴的聲音。

葉淩天上前一步拿過電話。

“你把帳號給我,我轉錢給你!”

語氣依舊不容置疑。

“葉先生,上頭特意吩咐過,你這樣讓我很不好做。”

葉淩天語氣堅決道。

“哪行有哪行的規矩!”

對方沉吟片刻“好......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