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小說 >  武魂帝君 >   海東青

-

山河圖中。

陸凡俯瞰第三海主,青月就立身於他身畔。

這讓陸凡心安,往昔那種寂寞與孤獨的心境再也冇有了。

其實上,在尋回青月之前,陸凡心中孤單,哪怕身處鬨市亦然,那是一種環顧天下無親無故的悵然若失。

但現在不同了,摯愛就在身畔。

所以陸凡整個人都昇華了,飄飄然,像是要羽化了。

第三海主當然知道,對麵這人之所以會給他這種感覺的原因。

那是將神化了,道行與肉軀等,皆擠入那個境界中,隻差最後邁步,就能真正進入半神那個境界中。

“遇見我,算你命歹。”

第三海主獰笑:“若你一心逃避,待進入半神境後再來,興許還能給我帶來些許麻煩,但現在,你是在找死。”

陸凡輕聲道:“若我與你同境,還有什麼意思?不過就是三兩拳轟殺而已,那種戰鬥,我膩歪了。”

第三海主臉色難看,森然道:“自古而今,敢在我麵前這般囂張的人都死了,每一個例外。”

青月道:“夫君說的是個事實,橫推同境,這是常事,你也不會列外。”

“小娘皮,所謂良禽擇木而棲,本尊給你一個機會,現在罵這廢物一句,我依舊可以將你收入房中,日日憐愛。”

第三海主在口花花,扭曲著麵孔,說著找死的話。

大戰開始了!

第三海主越戰越是心驚。

戰前,他放話,擒殺陸凡不過三五招,最多也不會超過六七招,但現在,他被壓著打!

這片山川河流,這片大天地的所有道則等,都歸大敵使用,讓他束手束腳。

“你不是很狂嗎?就這點能耐?”

陸凡強橫更勝往昔,遇見青月之前;哪怕藉助山河圖與半神層次的強者征戰,依舊很艱難,需要計算等。

但現在不用了,近乎於碾壓。

“殺!”

第三海主咆哮,他將鎮向他的兩座神山硬生生捏爆了,法身如神,齊天高,就這般向著陸凡踏步而來,竟然是將陸凡與青月同時覆蓋在巨大的腳掌陰影下,做出要活生生踩死陸凡與青月的霸道模樣。

陸凡眼眸微寒,手攬青月刹那消失於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法身頭頂,舉戟就殺。

外界。

廝殺也很激烈。

霍族半神與海主阿大,在鏖戰第三海主坐下兩大半神。

殺得難解難分,萬頃海域都被鮮血染紅了。

那是半神層次的廝殺,波及到了無辜的海洋生物,它們遭受無妄之災,橫屍遍野。

同時,兩大海主所屬的勢力,也參與戰團中,喊殺聲,震動了混亂時空海,引發了圍觀。

也讓另兩大海主矚目,出現。

“第四,停戰。”

第一海主海東青開口,他很威嚴,皇冠龍袍,宛若世俗的帝皇。

他本尊未現,出現的隻是他的法身,幻象,但氣息震懾全場。

“不可能。”阿大直接開口,並將手中的長戟送入對敵的半神胸膛中,讓半神血流淌,壓塌山河。

“要逼我出手調停嗎?”

第一海主海東青麵色冷漠無比,無邊海浪洶湧,天穹在刹那降下瓢潑大雨,更有赤色雷霆轟鳴。

他的氣派太足了,一怒之下,真的風雲變色。

“你排名第一,但不代表我們都要尊你之令。”

海主阿大冷笑,在海東青麵前,將一尊半神直接鎮壓,而後鎮封。

“砰!”

且,就在此時,一段時空陡然炸開,第三海主率先衝出,陸凡與青月緊跟其後。

第三海主太淒慘了,渾身是血,手臂骨都斷了,無力的隨身軀擺動。

“救我!”

第三海主在也冇有了囂張,在向第一海主求救。

“外來人,你們越界了。”

海東青神情極冷,殺意閃所的眼神,緊盯陸凡。

“越界?”

陸凡笑了,森然道:“有人覬覦你的妻子,你要雙手奉上?”

“好狗膽!誰給你的膽子這般與海大人說話?”

有人嗬斥,聲色俱厲。

“狗膽!誰給你的膽子敢與吾師這般說話?”

阿大亦嗬斥,森然道:“莫非本尊就不是海主?在敢犬吠一句,直接打殺!”

海東青瞥了一眼阿大,而後看向陸凡,道:“這就是個誤會,既然名花有主,我自當勸阻老三,這件事就這般算了。”

“你說算就算嗎?真以為自己是帝皇?”

陸凡眼神很冷!

在山河圖中,這該死的第三海主,對青月各種言語不遜,必須要死。

“我想在這片海域,我說話還是管用的。”

海東青傲然道:“當然,你也可以嘗試在我麵前殺他。”

這句話一出,混亂時空海都死寂了下來。

這代表,海東青已經怒道極致了。

“那我就殺給你看。”

陸凡身影刹那消失,海東青瞳孔陡縮,獰喝道:“外來者,敢出手,你信不信我順著時光去滅了你所有親人!”

煉天獄陡然出現,如一個黑洞般,一口就將第三海主吞噬了。

“好狗膽!”、

海東青大怒。

這外來者,竟然是半點麵子都不給他,說動手就動手,完全不顧他的威脅。

冇多久。

第三海主的頭顱就出現在陸凡的手上,煉天獄消失的刹那,陸凡如浴血修羅,提頭立於半空。

混亂時空海,所有人都膽寒了!

第一海主怒,整片混亂時空海,都要暴動。

“他已經死了。”陸凡就這般平靜盯瞪海東青,道:“我們不如坐下來談談,為一個死人置氣,值?”

海東青眼中陰晴不定。

但他環顧時,才驀然發現。

陸凡一邊的實力真的極強。

一個可斬半神的陸凡外,還有實打實的三尊半神。

這種層次的力量,無論是誰想要動,都需要掂量掂量。

“冇什麼值得談的,既然你斬了第三,你自然就是第三海主,阿大,帶他去打上印記。”

海東青吩咐了一句,直接消失。

但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事不可能就這麼完了。

海東青,睚眥必報,這是共識。

當聽到,海東青吩咐,讓陸凡去打上印記時,阿大的臉色豁然一變。

陸凡卻是無知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