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4) "《墨少輕輕寵》 第2章   偏心的父母 內容試讀

雲芊芊小聲說:“大叔,可以先不公開我們結婚的訊息嗎?我還在讀書,不想在學校被人指指點點。”

“可以。”墨景城答應了。

“謝謝大叔,你真好!”

墨景城拿出一張卡,“卡上有一個億,密碼是你的生日。”

雲芊芊呆住了,“大叔怎麼會知道我的生日?”

墨景城勾起了唇角,還以為她是個小財迷,冇想到還是暴露了天真的性格。

他身為墨氏家族曾經的少主,家族的榮光,榮譽無數。

卻因為一次意外,廢了一雙腿,被迫遠走到東海市隱居。

他要結婚,當然會提前瞭解清楚雲芊芊的背景。

墨景城握住她的手,“以後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我會給你想要的一切。”

……

墨景城派了人,將雲芊芊送回了雲家。

雲芊芊渾渾噩噩地下了車。

她就這樣把自己嫁了?

會不會太隨便了?

雲依依看到雲芊芊從一輛奢華低調的豪車裡下來,身上還穿著最新款的時裝。

這可是她在雜誌上看中的,全球隻**供應一百套,有錢都買不到!

雲依依走了上去,“雲芊芊,你被人包養了?”

雲芊芊回過神來,平靜地看著眼前的雲依依。

在父母的眼裡,雲依依學習好,聽話又乖巧,是他們的驕傲。

可雲依依私底下醜陋的真麵目,卻隻有她知道。

雲依依居高臨下,諷刺道:“你肯定是為了錢,跟又老又醜的有錢老頭睡了吧?老頭給你多少錢?該不會就給了你這麼一套破衣服吧?”

雲依依逼近一步,臉上表情猙獰,壓低了聲音道:“你是雲家真正的大小姐又怎麼樣?我會搶走你的父母、你的身份、屬於你的一切!而你,隻配當我的踏腳石!”

說完之後,雲依依就冷笑著等著雲芊芊發狂。

但是這一次,她卻失望了。

雲芊芊非常平靜地說:“這種偏心的父母,你搶走就搶走了,我無所謂。”

說完,她就繞開了雲依依,朝著屋子裡走去。

雲依依錯愕地站在原地,怎麼會?

以前她每次**雲芊芊,對方都會發狂,衝上來辱罵或者扭打她。

父母看到之後,就會更加厭惡雲芊芊,而更加疼愛自己。

今天的雲芊芊是吃錯藥了嗎?

客廳裡,父親雲海生和母親李月梅都在。

李月梅見到雲芊芊回來,臉色刷的一下就垮了下來,“雲芊芊,你還有臉回來?你不是要離家出走嗎?我還以為你翅膀硬了,跑出去就不回來了!

你身上穿的這是什麼衣服?你在外麵做了什麼見不得的人的勾當?你要是敢做出丟我們雲家臉的事情,你就給我滾回鄉下去!”

“是不是你說的,隻要我拿出兩百萬,你就不讓我嫁人,同意我繼續讀書?”雲芊芊麵無表情地說。

她對這個家,對偏心的父母,已經徹底死心了!

李月梅冷笑一聲:“你有多少斤兩,我還不知道?就憑你勤工儉學,打幾份零工,你就能拿出兩百萬?”

雲芊芊一句話不說,直接放下背上的書包,嘩啦啦往外麵倒錢。

一紮紮百元大鈔,堆積在地板上。

鮮紅刺目,看得雲海生和李月梅目瞪口呆。

“這裡是兩百萬,以後你冇權利做主我的婚事。”說完,雲芊芊轉身就回房了。

雲海生怒道:“你給我站住!這些錢你是哪裡來的?你是不是在外麵偷來的?”

雲芊芊低垂下眉眼,掩飾住了眼底翻滾的情緒。

這就是她的親生父母。

在他們眼裡,她低賤如泥,自甘墮落,連條狗都不如!

“我在外麵給一家很有錢的人打工,錢是我跟老闆借的,同意我畢業後打工還給他。這身衣服也是老闆不要了,送給我的。”

雲芊芊根本不想告訴父母實情,她對這個家已經失望透頂了!

在父母錯愕驚訝的目光中,雲芊芊麵無表情地轉身走了。

作為雲家真正的大小姐,雲芊芊的房間卻在陰暗的閣樓,小小的雜物間改造的房間。

假貨雲依依卻住在二樓最大、陽光最好的房間裡。

雲依依在學鋼琴、學茶藝、學插花、學藝術的時候,

雲芊芊在炸雞店裡打工,在KTV裡當服務員,在當家教。

雲依依輕而易舉就能得到父母的寵愛,雲芊芊得到的隻有白眼和辱罵。

雲芊芊深深吸氣。

忽然間,她好想念大叔。

滴一聲,有微信進來。

頭像是一片黑色的剪影,昵稱就一個字:墨。

雲芊芊心跳加速,快速通過了驗證。

墨:你還好嗎?

雲芊芊:大叔?

墨:嗯。

雲芊芊:大叔,我很好!我把兩百萬給我父母了,他們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哈哈哈!

墨景城輕撫著手機,看著女孩發過來的一個大大笑臉的表情包,嘴角溢位了一抹,連他自己都冇有察覺到的溫柔。

墨:彆怕,我會幫你的。

雲芊芊:大叔你真好!

墨:分享了一個地址。

墨:明天你到這裡來找我。

雲芊芊:好的,大叔!

她把手機貼胸口,甜甜地笑了。

……

有了那兩百萬,李月梅冇有再提出,讓雲芊芊嫁人的事情。

晚上吃飯的時候,雲海生長籲短歎的。

“哎!雲氏要是能和墨氏集團合作就好了。哪怕墨氏集團隻是區區一個東海市的分公司,從手裡漏一點,就抵得上雲氏一年的收入了!”

雲芊芊心中一動,墨氏?

和大叔一個姓,該不會和大叔有什麼關係吧?

雲芊芊悄悄豎起了耳朵。

李月梅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葉少是不是一直在追求依依嗎?葉家和墨氏一向有合作,讓葉少幫我們牽線搭橋不就行了?依依,你說是不是?”

雲依依自信一笑:“這冇問題,我等會兒就給葉少打電話。”

“依依,你可真是我的貼心小棉襖!”李月梅不停給雲依依夾菜。

雲芊芊不屑地撇嘴。

那個葉少色眯眯的,就是一個卑微舔狗!

“雲芊芊,你那是什麼表情?”李月梅訓斥道:“彆以為放暑假你就能在家裡享受,明天繼續出去打工,我是不會幫你付學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