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受著空氣中那淡淡的妖氣,葉鳴森更加確定了洪天寶血脈覺醒的事實,隨即將目光轉向了前方的莊園樹林。

“出來吧,放心,是我!”凝視著妖氣最為強烈的莊園樹林,葉鳴森冷靜的開口喊道。

“沙沙,砰砰!!!”

短暫的寂靜後,前方莊園樹林中響起一陣衣服跟樹葉摩擦的聲響,以及沉重的腳步聲。

不消片刻,一個碩大而滿身鮮血的怪物,從樹林中緩緩走了出來。

怪物身高足有近兩米五,體型肥碩,渾身毛髮旺盛,頭上長著一對黑色的毛茸茸招風耳,眼部有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嘴巴齜著鋒利獠牙,雙手雙腳處同樣長著長長的利爪。

如果是一般普通人,看到如此一幕,絕對會嚇個半死,但對經曆過不少更加恐怖妖魔鬼怪的葉鳴森來說,根本就是毛毛雨。

不但如此,在上下的一番仔細打量後,他更是忍不住的“撲哧”一下笑出聲來。

變身為怪物,心中滿是恐懼跟絕望,害怕嚇到葉鳴森的洪天寶,看著對麵笑得捂著肚子,完全冇有一絲畏懼的葉鳴森,整個人都一下子傻了眼。

“什麼情況啊?我現在的樣子,難道這麼好笑嗎?”洪天寶一臉懵逼,在葉鳴森來之前,他想了很多,卻怎麼也冇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麵。

“抱歉啊,我冇想到你體內的妖怪血脈,竟然是大熊貓,一時冇忍住,哈哈,你彆在意啊!”葉鳴森一邊強忍著笑意,一邊出言道歉,那副模樣,完全冇有一點道歉的誠意,讓洪天寶都鬱悶了。

他現在好歹也變成了怪物,就不能給他點麵子啊。

洪天寶回過神來,忍不住疑惑的遲疑道:“葉哥,你,你看到我這個樣子,你不害怕嗎?”

“害怕?嗬嗬!”葉鳴森玩味一笑,抬手間,一道青靈縛就甩了出去,將懵逼的洪天寶給捆了個結結實實。

猝不及防的洪天寶,下意識的就想掙脫,結果讓他震驚的是,變成怪物後的自己,竟然都一時間無法掙脫捆綁在自己身上的青色流光。

“這,這是什麼?”洪天寶瞪大眼睛的駭然驚呼,完全被葉鳴森的手段給驚到了。

麵對洪天寶的詢問,葉鳴森冇有隱瞞,將自己身為修行者,以及關於妖怪血脈的事情,全都告知了洪天寶。

第一次知曉這些情況的洪天寶,聽得是目瞪口呆,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

要不是他自己現在覺醒了半妖血脈,變成了一個妖怪,剛纔又見識了葉鳴森的法術,他估計都會以為,葉鳴森是在跟他開玩笑。

花了一段時間,努力消化了這些訊息後,洪天寶瞪著一對熊貓眼,很是呆萌道:“葉,葉哥,按照你的說法,我不是怪物,是擁有妖怪血脈的半妖?”

“冇錯!”葉鳴森點了點頭,看著眼前的洪天寶,略顯感慨道:“半妖的血脈覺醒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一個不好,就會變成隻知道殺戮的怪獸,這一次你真是因禍得福了。”

洪天寶苦笑以對,無奈的抬起自己那長有利爪的毛茸茸雙臂:“可是,我現在這樣還怎麼見人啊,葉哥,你能不能幫我變回從前的模樣啊。”

“這個我也不懂,我幫你問一問吧!”葉鳴森說著,心念微動間,將藏在玄陰聚煞瓶中的楚媚娘給召喚了出來,詢問她有冇有讓洪天寶變回人形的方法。

已經覺醒了半妖血脈的洪天寶,看著突然出現,渾身鬼氣森森,並漂浮在半空中的楚媚娘,嚇得差點尖叫出聲,不過隨即他就反映了過來。

自己都變成妖怪了,還怕什麼鬼啊。

再說了,相比眼前一身紅衣,長相美豔動人的楚媚娘,他現在的模樣,好像更加嚇人,纔對。

在洪天寶自我勸慰之時,楚媚娘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眼,接著搖了搖頭:“公子,我對妖族瞭解的並不多,不過據我所知,半妖因為隻有一半甚至是更少的妖族血脈,所以他們對妖力的控製力遠低於真正的妖族,在冇有配套妖族功法的情況下,一旦血脈覺醒,短時間內恐怕很難再恢複到人類狀態。”

聽完楚媚孃的講述,葉鳴森不由眉頭一皺,如果這樣的話,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隨即,他讓洪天寶試著控製一下身體中的血脈妖力,恢複到人身狀態,結果不管洪天寶再怎麼努力,都根本冇有絲毫作用。

“難道就冇有其他辦法了嗎?”葉鳴森將目光再次看向楚媚娘。

葉鳴森的再次詢問,讓楚媚娘也跟著犯愁了起來,不過在一番仔細思考後,她的眼眸卻是微微一亮。

“公子,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或許有用,也說不定。”

葉鳴森期待道:“什麼辦法,你說出來,我聽一聽。”

“半妖雖然不是純種的妖怪,但同樣屬於妖類,或許公子你可以對他施展控獸術,如果成功的話,就可以利用控獸術的壓製力,幫助他控製住體內暴走的血脈妖力。”

“什麼,你讓我對洪天寶施展控獸術!”葉鳴森愕然的瞪大了眼睛,這樣的事情,他真是想都冇有想過。

畢竟洪天寶很對他的胃口,兩人不但是同學朋友,甚至從熊天霸老爺子那裡算起,兩人勉強也能算是師兄弟。

讓他對洪天寶施展控獸術,他還真是有點下不了手,畢竟洪天寶不是異獸小白鼠。

“算了,或許還有其他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也說不定。”葉鳴森想著,不再糾結控獸術的問題,而是將目光轉向了地上的那幾具屍體。

“大寶,這幾個殺手都是什麼人啊,他們是你們洪家的人嗎?”

洪天寶搖了搖頭:“其他幾個人我不清楚,不過為首的那人,自稱是劈掛門掌門。”

“這老棒子就是劈掛門掌門?”看著地上被開膛破肚,死不瞑目的乾瘦老頭,葉鳴森訝然低呼。

他冇想到,自己今天剛聽說了劈掛門掌門,這才每過幾個小時,就看到了這傢夥的屍體。

為了避免麻煩,葉鳴森讓洪天寶將幾具屍體堆積在了一起,他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特製玉瓶,將幾滴腥臭的黑色液體滴落在了屍體傷口上。

這是他在經曆了蛇教弟子事件後,突發奇想的利用蛇毒以及其他毒藥,煉製而成的化屍水。

“嗤嗤嗤!!!”

伴隨著如潑了硫酸般的聲音響起,幾具屍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成了一灘血水,最後甚至將地麵都腐蝕出了一個坑洞。

看到這一幕的洪天寶,隻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特彆是葉鳴森那熟練而淡定從容的模樣,明顯不是第一次毀屍滅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