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時間,我一直揪著心,大家說笑也全程敷衍,直到冷慕白髮來“人已送回酒店”的訊息後,才鬆一口氣。

我打電話給茜茜,關機了,估計已經睡下,她一般喝醉後都會睡覺。

因為第二天要工作,聚餐結束的很早,回到酒店,我倒頭便睡了,主要是因為昨晚在醫院冇有休息好,還有就是冷醫生開的藥起了作用,這幾天睡眠很好。

一夜無眠到天亮,第二天一大早,丁梟就來敲門,說是要帶我去島上吃早餐。

我不明白為什麼吃個早餐還這麼講究,竟然有早餐島這種地方,據說是一座專供全球各式特色早餐的小島,需要坐船才能到。

簡直服了,吃個早飯也這麼能折騰。

本不能想去的,但想到茜茜昨晚喝醉了,帶她一起去吃點東西也不錯,於是拿出電話打給茜茜。

電話響了半天,才傳來茜茜在睡夢中慵懶的聲音,“大清早的,誰呀!”

這傢夥肯定是昨晚喝醉,還在宿醉中,我喊道:“什麼是大清早,太陽都曬屁股了,趕緊起來,帶你去吃一頓特彆的早餐。

茜茜懶洋洋答道:“你把地址發我,我等會過去。

“要快點,我待會還要工作。

”說罷,我正準備掛上電話,突然電話裡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你醒了?”

茜茜房間裡有男人留宿?不是吧,昨晚不是喝醉了嘛,怎麼還有精力?

“死丫頭,老實交代,昨晚乾了什麼?”我故意壓低聲線,沉聲問道。

“那個,等會告訴你。

”說罷,茜茜掛斷了電話。

瞧這心虛勁兒,肯定有事瞞著我。

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我請冷慕白去接的她,那傢夥喝醉後是六親不認的,難道……

我驚出一身冷汗,趕緊找到冷慕白的電話撥了過去,要是真是茜茜把冷醫生那啥了,我可是罪魁禍道首。

電話響了好幾聲才被接起,我趕忙開口:“冷醫生,你在哪裡?”

“外麵,又有什麼事?”電話那端,冷慕白聲音清朗,不像剛睡醒的樣子,也跟剛纔那個低沉的男聲不一樣。

我瞬間放了心,有些尷尬道:“嗬嗬,冇事,就是昨晚你幫了我的忙,想請你吃早餐感謝你。

“早餐就不用了,我還有事,等空了約晚飯吧!”冷慕白回絕了我的邀請。

隻要確定他冇跟茜茜在一起,我就放心了,又客氣兩句,才掛斷電話。

“小青,你什麼意思?跟我一起吃個早餐就那麼不願意?”電話剛掛斷,就傳來丁梟不滿的聲音。

我不明所以,抬頭看向他,茫然道:“什麼意思?”

“你看你,不就是要你陪我出去吃個飯嘛,硬是打電話把你所有的朋友都喊上,我就那麼不受待見?”

我失笑,小孩子脾氣,懶得理他。

很快來到海邊,早已有快艇等在那裡,載著我們向深海駛去。

一路經過無數的小島,每處島嶼都被冠以特彆的名字,吸引遊客。

其中一座名為“離島”打造的猶為漂亮。

可惜好像是私人島嶼,並未對外開放。

“看,那座小島好漂亮。

”我指著離島,讓丁梟看。

丁梟瞥了一眼,淡淡的道:“小島不都一樣嗎?有什麼特彆好看的?”

“不一樣,這座島嶼不僅外觀獨特,島上的房子也修的很特彆,要是開放,肯定會吸引很多遊客的。

”我興奮地道。

“看來你們不僅長相神似,眼光也差不多。

”丁梟麵上冇什麼表情,淡聲道。

“什麼意思?”他的話讓我莫名其妙。

“這座島嶼被我媽和她一個朋友賣下了,打造了三年,應該很快就能對外開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