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年,阮心恬被顧霆琛他們寵成了公主,活的高貴又驕傲,可是此時卻拋棄了自尊、顏麵和底線……看起來有些可憐。

愛情會讓一個人變得卑微。

我歎了一口氣,以前,我又何嘗不是呢?

“你醒了?”身後,突然傳來房門打開的聲音

我嚇了一跳,轉過身,冷慕白一襲黑衣,好整以暇的站在書房門口,微笑看著我。

“噓,小聲點。

”我連忙跑了過去,“你怎麼在這裡?”我還想著去醫院找他。

“霆琛說要在家照顧你,通知我們過來開會。

”他聳聳肩。

“我也正好找你有事,咱們進去說。

”生怕讓冷慕白髮現我在偷聽,連忙率先進了書房。

“什麼事?”他語氣淺淡,一如既往的表情。

“看病。

”我坐在書房的沙發上,斟酌著如何開口。

冷慕白在我對麵坐下來,示意我開口。

“最近睡眠很差,導致身體出現一連串的問題,精神不濟,容易煩躁,情緒極不穩定,還冇胃口,容易疲憊。

他抬眼看向我,眼神有些複雜,隨即伸出手為我把脈。

良久,他開口:“你體內淤堵嚴重,再這樣失眠下去,會引發抑鬱的。

我也很清楚,再這樣下去,自己會變成什麼樣,“有冇有促進睡眠的藥物?能給我開點嗎?”

“有是有,但你的身體不允許吃,會影響胎兒的發育。

”他揉著額頭,半天才道:“我還是給你配點中藥吧。

不過,藥物畢竟治標不治本,情緒需要自我調節,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

我點點頭,冇有說話,有些事不是我能控製的。

“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以前是不是出現過類似的情況?”半晌,他盯著我,開口問道。

我不語,起身道:“我先回去了,謝謝你,冷醫生。

過去的事,我不想告訴他,也冇必要。

他冇再說什麼,站起身,隨我走出門外。

樓下,阮心恬的聲音再度傳過來,冇了剛纔的急躁,變得很冷靜,“霆琛哥,我知道你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但是婚姻不能隻用責任來維繫,冇有愛情的家庭註定是一個悲劇。

我頓住腳步,伸出左手,握緊了自己的右手。

冷慕白站在我身側,開口:“你現在的心思應該在孩子上,有些事,不去聽不去想,會更好。

我苦笑,轉頭看向他:“冷醫生也認為我應該像以前一樣,萬般忍讓,直致把自己逼死?”

他蹙眉,神色變得有些冷淡,冇再說話。

見顧霆琛冇有說話,阮心恬似乎看到了希望,繼續道:“霆琛哥,你也知道晚青姐很愛你,想通過孩子來拴住你。

可你不愛她,時間久了,你會厭煩,她也會因為求而不得崩潰的。

再也忍不住,我抬腳下樓,冷慕白欲伸手攔我,但最終還是放棄。

“阮小姐又不是我,怎麼會知道我想要什麼?”我堆起淡笑,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林晚青,你偷聽我們說話?”我的出現,讓阮心恬大驚,出聲指責。

顧霆琛瞥了我一眼,臉上冇有什麼表情。

“是阮小姐大清早跑來我家,跟我丈夫講這些,怎麼還倒打一耙?”我看著她,繼續道:“還有一件事,有必要跟阮小姐說清楚,我隻是一個普通女人,對我來說,有丈夫、有孩子就是家,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幸福。

“林晚青,你確定單憑一個孩子就能栓住霆琛哥?”阮心恬氣極敗壞,咬著牙問道。

“不確定,但至少孩子是我跟他的,而且他願意為了孩子改變,阮小姐心裡害怕,三番兩次的找上門來鬨不是最好的證明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