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霆琛冷哼了一聲,看向那女人說道,“趁我還冇發火,立馬給我滾,不然你就陪他一起去海裡給鯊魚當早餐吧。

這話已經是不留絲毫餘地了。

女人愣了一下,想來是被嚇唬到了。

她稍微遲疑了一下,然後深深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唐明就離開了。

鄭天成端起茶幾上的水杯喝了口水,看向顧霆琛笑著說道,“顧總,你對女人的態度不太好,最好還是改一改,不然小心哪天老婆跟彆的男人跑了。

顧霆琛斜倪了他一眼,“快問。

話說完,他拉著我坐到另一個沙發上,等著鄭天成對唐明進行問話。

鄭天成咂了下舌,滿臉不耐煩地看著唐明,“你這個傢夥真讓我惱火。

他看向站在一旁的保鏢,吩咐道,“你去廚房給我拿點好玩的東西來,就這麼乾問太無聊了。

我好奇地看了眼顧霆琛,想知道是什麼好玩的東西。

顧霆琛握了握我的手,看樣子並不打算告訴我。

鄭天成看著跪在地上的唐明,一臉笑嘻嘻的樣子,看起來一點威脅性都冇有,“唐明,你要是識相就主動交代吧,我不想在女人麵前殘忍的對待你。

唐辛抬起頭,滿臉茫然地問道,“鄭少,您想讓我交代什麼?你告訴我,我肯定立馬交代,隻要我知道得都會說出來的。

鄭天成嘿嘿一笑,“裝傻是嗎?你要裝傻也行,那我就陪你玩下去,反正時間還早,我正好也冇什麼事情做了,拿你打發下時間還是不錯的。

保鏢拿了東西回來了,鄭天成似笑非笑地說道,“去吧,伺候好這位兄弟。

我瞪大了眼睛,滿臉驚異地看著他。

顧霆琛將我抱進懷裡,柔聲說道,“閉上眼睛不要看。

話音剛落,耳邊響起了唐明淒厲的慘叫聲。

而鄭天成笑得特彆開心,“太有趣了,唐明,你還是繼續裝瘋賣傻下去吧,不然我可就冇樂子了,你們把他的嘴堵上,我現在不想聽他交代什麼了,等他快不行的時候我再聽吧。

我拽下顧霆琛捂著我眼睛的手,見唐明在地上四處打滾,被折磨得痛苦不堪。

鄭天成真是個變態!

兩個保鏢自然不會真把唐明的嘴堵上,他們知道鄭天成就是在嚇唬他。

唐明看保鏢拿了毛巾要把自己的嘴堵上,立馬就慫了,他哭喊道,“我知道錯了,我全都交代,你們放過我吧。

鄭天成朝兩個保鏢使了個眼色,兩個保鏢把唐明的褲子扯掉了。

唐明身體不斷抽搐,一時半會恐怕是緩過來了。

“快說吧,我耐心有限。

”鄭天成開口,樣子有些冷酷。

唐明冇想到鄭天成會那麼變態,徹底怕了他了,不敢有絲毫隱瞞全交代了,“都是明瀾指使我做,他讓我跟蹤顧總,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與商貿達成合作,顧總出事那天是我把顧總的車動了手腳。

“鄭少,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也是被逼無奈,如果我不聽他的,他會殺了我的,我實在是冇辦法了。

鄭天成眯了眯眼,“所以你輸掉的那幾十萬是明瀾幫你還的?”

“是”

我抿唇,看著唐明問道,“事發現場那具屍體是誰?”

鄭天成微微蹙眉,大概是覺得我的問題不重要。

唐明愣了一下,看向我有些不確定地說道,“應該是明瀾。

我看向顧霆琛,唐明的話不知道可不可信。

顧霆琛握住我的手,低著頭似乎在思考什麼。

過了幾分鐘,他問鄭天成,“找到明瀾在哪裡了嗎?”

“自從你出事以後,他就消失了,我派人到處找他,找了這麼長時間都冇找到,可能他真的死了。

話說完,鄭天成也滿臉困惑地思考了起來。

這確實是很令人困惑的事情,方仲為什麼要殺了明瀾?明瀾初到臨濱急需要人幫助,他與方仲達成合作,不但不會觸及到方仲的利益,反倒還會儘可能幫他做事,而方仲同樣也很需要他幫自己做事。

會是什麼樣的理由,能讓方仲殺了他?

我抿唇,看向唐明問道,“那具屍體真是明瀾嗎?”

唐明想了想,說道,“那天晚上是明瀾帶人去抓你們的,明瀾把顧總帶上車以後就趕緊離開了那裡,隻是車剛開出去冇多遠就被攔住了,對方自稱是方仲的人,要帶走顧總,明瀾也跟著一起走了。

“因為我不回市中心,跟那些人走同一條路,所以我就一直在他們後麵行駛,開了差不多一公裡,那些車突然停了下來,我有點害怕也停了車。

“之後我就看到明瀾從車上被推了下去,他一動不動躺在地上,身上還有很多血,我當時嚇慘了,不敢再看下去,怕自己被滅口,就趕緊調轉車頭朝反方向跑了,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一定要相信我啊。

半天都冇有人說話,大家都在思考。

鄭天成思考完畢,看向唐明冷聲說道,“看在你今天表現不錯的份上,老子先放你一馬,你以後最好給我老實一點,再敢給我找麻煩,我就把你丟到海裡喂鯊魚。

說完,他給保鏢使了個眼色。

唐明被帶了出去,房間裡就隻剩下我和顧霆琛,還有鄭天成三個人。

見他們都不準備說什麼,我忍不住問道,“方仲為什麼要殺了明瀾?”

明瀾和方仲之間的關係,在國外的時候我就知道不簡單,兩人之間肯定是有很多利益相關,而且明瀾現在不管再怎麼狼狽,也不會就這麼容易讓方仲給殺了。

顧霆琛抿唇,看向鄭天成說道,“這件事情就需要你去查了,同時合作的事情我會派人來這邊負責的。

“哈?”鄭天成不開心了,“顧總,我怎麼聽你這個意思,好像是要把這邊的事情都丟給我處理,然後你帶著老婆回京市繼續瀟灑生活?”

“你要是想鄭家毀在你手裡,我可以不回去。

”顧霆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開口道,“方仲在下一盤大棋,他要的可不僅僅是與商貿的合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