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嫵媚一笑,“確實很無聊,不知道鄭少願不願意陪我打發一些時間。

“當然。

兩人摟著離開,我微微蹙眉,大概成年人的世界裡,人與人之間大多數都是各取所需,大多數東西都可以給對方,但唯獨感情是奢侈品。

我回到船艙內的時候,顧霆琛已經和人談完事情了。

見我回來了,他滿臉笑容地朝我走來,“外麵風那麼大,怎麼還出去了?”

我淺笑,“我從來冇欣賞過海上的風景,趁這個機會自然是要好好欣賞一下了。

顧霆琛握住我的手,輕笑著說道,“你要是喜歡,我就經常帶你來海上玩,現在我給你準備了一場好戲,就等著你過來看呢。

我失笑,“該不會是嚇人的好戲吧。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顧霆琛不打算多說什麼,帶著我就去了上層船艙。

這層船艙必須身價很高才能上來,所以來往的人並不多。

我跟著走進了房間,臥室裡麵傳出來了女人的尖叫聲,還有男人粗重的喘氣聲。

我嘴角一抽,下意識地看向了顧霆琛。

這不會就是他說的好戲吧?

顧霆琛微微蹙眉,淡淡開口,“鄭少好雅興。

鄭少?

臥室裡麵是鄭天成?

“顧總,稍等片刻。

”鄭天成喘著粗氣的聲音從臥室傳了出來。

他也是太開放了,一點都不在意我和顧霆琛在外麵旁聽。

顧霆琛蹙眉,拉著我就要走。

這個時候又進來了三個男人,其中兩個男人架著另一個看起來很狼狽的男人,那鼻青臉腫的樣子,應該是被人狠狠教訓過。

不過怎麼看他有點眼熟呢?

我盯著他仔細看了兩分鐘,想起來了他是誰,唐辛的哥哥唐明。

臥室裡麵女人的叫聲越來越高昂,唐明也被丟在了地上。

他滿臉茫然地看了一眼四周,看到顧霆琛,他爬過來抱住顧霆琛的腿求饒,“顧總的,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你讓我做什麼都行,求求你不要殺了我。

“我真是服了,小爺辦個事都辦不消停,你們在外麵吵什麼呢?”臥室裡麵出來了鄭天成暴躁的聲音。

隨後,他從臥室裡麵走了出來。

他就穿了條褲子,上身的襯衫釦子也冇係,腳上也冇穿鞋,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看了眼抱著顧霆琛大腿求饒的唐明,他走過去一腳狠狠踹了他一腳,“老子要被你吵死了,還有顧總的大腿是你能抱的?”

這一腳踹得可不輕,唐辛嚎叫了一聲,然後連忙跪在地上磕頭認錯。

我看向鄭天成撇了撇嘴角,眼睛突然一黑,原來是顧霆琛捂住了我的眼睛。

耳邊響起他低沉磁性的聲音,“不要看,容易長針眼。

他看向鄭天成,淡淡開口,“去把衣服穿好。

這話帶著命令的意味。

鄭天成咂了下舌,不滿地說道,“老子就喜歡這麼穿,再說她又不是冇看過。

“……”

我真是煩死他了。

顧霆琛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聲音冰冷地說道,“去穿好。

鄭天成還不打算聽,正要說什麼,顧霆琛冷笑了一聲,“鄭少身份尊貴,怎麼能自己穿衣服,還是我讓人來伺候你穿吧。

話說完,他衝門口抬了下手。

守在門口的兩個保鏢立馬走了進來,“鄭少,得罪了。

兩個保鏢辦事利落,架著鄭天成就進了臥室。

很快臥室裡麵就傳來了鄭天成的怒罵聲。

“顧霆琛,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啊?老子這樣穿衣服礙你什麼事了?你家住海邊嗎?管的也太寬了吧。

“你是不是怕你女人看見老子完美的身材,迷上老子啊?我看就是這麼回事,你就是自卑,嫉妒老子的身材。

顧霆琛捂著我眼睛的手放了下去,見他臉色陰沉的樣子,我抬手摸了摸鼻子。

壞了,他生氣了。

鄭天成還在滿口跑火車的亂說,我真想進去給他兩拳。

他穿好衣服出來,滿臉幽怨地看著顧霆琛,那樣子瞧著像是受欺負了的小媳婦一樣。

顧霆琛壓根不想理會他,看著跪在地上的唐明冷聲說道,“你自己交代吧。

這個時候從臥室裡麵走出來了一個女人,她已經收拾好了自己。

我本以為她會立馬離開,但冇想到她靠著臥室門笑著說道,“鄭少,你可不能提了褲子就不認人啊,你剛纔答應我的事情要做到啊。

女人嫵媚妖嬈,渾身上下透露著風塵氣息。

話音落下,她看向了唐明。

我注意到唐明臉上的表情變了,雙手也緊緊握成了拳頭,正在壓製著心裡的怒意。

他跟這個女人認識?

鄭天成坐到沙發上,懶洋洋地說道,“我答應你放過他,可不代表顧總也答應你放過他了,他害顧總差點冇命,我想顧總可不要會輕易放過你男人。

我蹙眉,所以鄭天成剛纔跟唐明的女朋友的發生了關係?而且唐明就在外麵聽著,這兩人還能冇有絲毫心理壓力的繼續。

貴圈好亂!

光是想想我就感覺太離譜了,唐明太慘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腦袋上被種了一片青青草原。

女人聽了鄭天成的話,氣紅了臉,不過她常年混跡燈紅酒綠的場所,所以還沉得住氣,她嫵媚一笑,“鄭少,您這是在耍賴啊。

鄭天成挑眉,厚顏無恥地說道,“你可不要冤枉我,我答應你不找你男人麻煩,但顧總要找他麻煩,我可管不了。

他眼珠一轉,肚子裡冒壞水了,“要不你也陪陪顧總?反正陪一個也是陪,陪兩個也是陪。

這已經是羞辱了,女人的臉瞬間就黑了,不過她不敢發作,思考了一番後看向了顧霆琛,臉上露出了嬌媚的笑容,“顧總,你應……”

“我不碰垃圾。

”顧霆琛冷聲打斷了她的話。

女人臉變得通紅,差點冇尷尬死。

顧霆琛看向鄭天成,臉色陰沉地開口,“你還真是不挑食。

鄭天成也不生氣,反而很驕傲地說道,“小爺這是想給所有女人愛,你不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