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叫鄭夢婷,能為夫人辦事是我的榮幸。

”小姑娘無比激動。

我笑了笑,冇有說什麼。

鄭夢婷將她錄的視頻都發給了我,我剛要問她安排的記者什麼時候到,耳邊響起了哭喊聲。

原本已經安靜了不少的大廳,再次變得吵鬨了起來。

我起身看去,見到一圈人在那裡圍著,唐辛的父母撕心裂肺地哭喊著,我聽不太清他們在喊什麼,就讓鄭夢婷過去看了一下。

她小跑了過去,扒開了人群。

我蹙眉,還是跟著過去了。

隻見剛纔還好好的孩子,現在昏迷了過去,臉色蒼白冇有絲毫血色,鼻子也在流血,看上去不像是受了什麼外傷。

唐辛的父母有些崩潰,抱著孩子不停哭喊。

鄭夢婷看向我,詢問我該怎麼辦。

這個孩子的暈倒會給顧氏帶來很大的麻煩,他從昨天晚上一直呆在這裡,又吃了我們送的吃的,他出了問題,倒黴的會是顧氏。

不隻是我想到了這點,其他員工也想到了,鄭夢婷看起來很慌張,畢竟那些吃的都是她買回來的。

見我不說話,鄭夢婷哭了,聲音哽咽地問道,“夫人,現在該怎麼辦啊?”

我深吸了口氣,冷靜下來看著唐辛的父母說道,“你好,我是顧氏總裁顧霆琛的妻子,如果你們信得過我,能聽我說句話嗎?”

唐辛的父母因為孩子的突然暈倒,嚇得不知所措了,聽我是顧霆琛的妻子,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哀求我道,“太太,求求你,救救這個孩子,你是個大善人,我們會報答你的。

“你們先冷靜一點,我會幫你們的。

”我儘可能安撫他們的情緒,“現在什麼都冇有孩子重要,我們會叫救護車,將孩子送到醫院的,至於其他的事情,可以等孩子安全以後再談好嗎?”

唐辛的父母冷靜了下來,看了對方一眼。

最後唐辛的父親說道,“我們可以相信你,但你彆想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我女兒是在你們公司死的,你們必須要賠償我們。

現在不是爭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什麼都冇再說,讓鄭夢婷打120。

她提醒我,“夫人,等120來太慢了。

我抿唇,“那我開車親自送過去吧。

到了醫院,孩子被推進急救室,護士問我們,“你們誰是孩子的家屬?”

唐辛父母立馬走了過去,“我們是孩子的姥姥的姥爺,孩子到底怎麼了?”

“現在還不能確定孩子是什麼情況,麻煩兩位家屬去一樓掛急診號,然後交一下費用,等檢查結果出來,我們會第一時間告知你們的。

唐辛的父母臉色一白,注意到他們都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我淡淡開口,“我去幫你們掛號繳費吧。

兩人愣了一下,隨後紅著眼睛說道,“顧太太,真是太感謝你了。

我收下感謝,去了一樓。

回去以後,唐辛的父母再次對我表示了感謝。

我始終冇有說什麼,感覺到褲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我掏出了手機。

剛纔一直在忙,來電話了我也冇感覺到,現在拿出來一看有十幾個未接電話,都是顧霆琛打來的。

我剛要給顧霆琛打回去,他就又給我打來了。

剛接起電話,那邊就語氣不好地問道,“你在哪裡?怎麼一直不接電話?”

我輕歎了口氣,“你怎麼不再多睡一會兒呢?我來醫院了,唐辛的孩子突然暈倒了,我送他們去了醫院。

“你不用擔心我,我會處理好這邊的事情,你要是還困就再睡一會兒,我現在不方便跟你說話,先掛了啊。

我怕他嘮叨我,速戰速決掛斷了電話。

見我打完了電話,唐辛的母親走了過來,“顧太太,你是不是覺得我們這樣太過分了?”

我抿唇,冇有回答。

唐辛母親笑容苦澀,“我們原本也是體麪人,乾不出這樣不體麵的事情,但實在架不住我們有個來討債的兒子,如果冇有他,我們不會落入這般艱難境地,唐辛可能也就不會死了。

“我跟她爸這麼大歲數了,死了也就死了,但我們這個外孫還小,他還要繼續活下去啊,我們就必須要想儘一切辦法活下去。

這個世界上的幸福大多相同,不幸福則千奇百怪,唐辛死了,再加上留下了這麼個孩子給兩位老人,他們現在有多痛苦可想而知。

不知道過了多久,醫生從急救室裡麵出來了。

唐辛父母趕緊跑了過去,“醫生,孩子怎麼樣了?他冇事吧?”

醫生摘下口罩,臉色不太好看,“兩位家屬跟我去辦公室吧。

他冇有直說孩子怎麼樣了,那就說明孩子的情況有些不好。

去了醫生的辦公室,醫生給他們倒了杯水,然後坐到椅子上,將一份檢查報告遞給了他們。

雖然醫生已經很多次,告訴過家屬不好的訊息了,但每一次都是難以開口的。

唐辛父母也算是知識分子,兩人翻看檢查報告,看到最後的結果,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不可能。

”唐辛母親滿臉的不敢相信,聲音也顫抖得厲害,“怎麼可能會是白血病?他身體一直很健康,怎麼會突然患上白血病呢?”

她越說越崩潰,眼淚拚命地流。

唐辛父親也是難以接受,努力剋製著眼淚,看著醫生說道,“醫生,會不會是你們弄錯了,我們天天隻是這幾天冇休息好,怎麼會患上白血病呢?他今年才五歲,怎麼可能呢?”

醫生看著兩位有些崩潰的老人,輕歎了口氣,“我跟你們一樣也得希望孩子是健康的,但我們對各項指標做了對比和檢測,檢查結果就是患上了白血病,你們要接受現實,然後積極樂觀的麵對,白血病並不是不能醫治的,隻是前期的治療和化驗會讓孩子比較痛苦,你們家屬也要做好心理準備,你們儘快聯絡一下孩子的父母過來進行匹配,如果匹配成功就可以進行骨髓移植,孩子也就有希望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