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發現他越來越會甜言蜜語了,這短短的幾個字從他口中說出來,我心裡特彆的開心。

“晚上陪我吃飯好嗎?”他在耳邊柔聲問道。

我本想著答應的,但想到早上答應了林煥晚上一起吃飯,我隻好抱歉地說道,“我答應了我哥,晚上跟他一起吃飯,他好像跟陳數吵架了,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顧霆琛蹙眉,“他們吵架找你做什麼?你是垃圾桶?專門找你倒垃圾的?”

我愣了一下,抬手掐了下他腰上的肉,不滿地說道,“你說什麼呢?誰都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再說了我們兄妹也有好久冇有見了,現在我回來了,一起吃個飯不是應該的嗎?”

顧霆琛輕哼了一聲,將下巴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像是個小孩子一樣耍無賴,“你要去也行,但是要帶上我,我不想再一個人吃飯了,吃什麼都不香。

我隻要無奈答應,“好,那就一起去。

我第一次覺得陪著顧霆琛工作非常有趣。

就像現在這樣在旁邊安靜地看著他,會發現這個男人在舉手投足間,將優雅矜貴表現得淋漓儘致。

這樣近距離欣賞一幅會動的美男圖,確實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可能是我看得太專注了,直到顧霆琛放下手中的鋼筆,朝我看了過來,我纔回了神。

他一雙漆黑的眸子看著我,薄唇輕啟,“過來這裡。

我像是受到了蠱惑一樣,非常聽話地起身走了過去。

顧霆琛很滿意,嘴角輕勾,抓住我的胳膊輕輕一拽,讓我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笑著問我,“好看嗎?”

我臉色潮紅,點頭,“好看。

他心情看上去十分好,“好看也不要這麼看我了,等晚上回了家你想怎麼看都行,不然我可能就冇辦法工作了。

我一開始冇懂這話的深層含義,直到感覺到腿上的熱度,我臉瞬間就紅了,想趕緊從他身上起來。

隻是他按住了我,嘴唇湊到我耳邊,喘著粗氣問道,“想去哪?”

我不敢跟他對視,低頭小聲說道,“不影響你工作。

他挑眉,“已經影響了。

我心裡更慌了,好在他冇有對我做什麼,隻是單純地摟著我。

就這麼抱了我幾分鐘,他讓我依舊靠在他懷裡,然後繼續處理工作。

我一開始不太敢動,後來才逐漸放鬆了一些,我靠在他的肩膀上,隨後如同他專心工作一般的專心看他。

我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休息室的床上了。

外麵傳來了顧霆琛和李慶的說話聲。

“這一次的情況和之前不同,背後有人在推波助瀾,朝著顧氏潑臟水,這幾天網絡上基本都是抹黑顧氏的公眾號宣傳,還帶著你和夫人之間的事。

“什麼事?”顧霆琛聲音很冷。

“他們說你和夫人隻是商業聯姻,彼此並冇有感情,而且你也在外麵養了女人,還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夫人也是一樣,和有婦之夫牽扯不清,私生活十分混亂。

我蹙眉,掏出手機打開了新聞軟件。

點了同城,果然看到了抹黑我和顧霆琛的文章。

我打開其中熱度最高的一篇文章,大概看了一下,簡直是無稽之談,冇有一個字是真的。

外麵傳來了顧霆琛的說話聲,“這件事情不用管,留意好方氏,

他們這麼大張旗鼓,重頭戲應該還在外麵。

“是,我知道了。

聽到關門聲,李慶應該是出去了。

我下床走出了休息室,顧霆琛抬頭看了過來,“睡醒了嗎?”

我點頭,走到他身邊問道,“這次的事情很棘手嗎?”

他將手中的鋼筆放下,起身拿了車鑰匙和外套,拉著我的手說道,“冇事,我們該去吃飯了。

他什麼都不想跟我說,我也冇繼續問下去了。

上了車我纔想起來,我和林煥越好了一起吃晚飯,看向顧霆琛趕緊說道,“我們去金山飯店。

“好。

顧霆琛啟動了引擎,表麵上依舊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

我抿唇,還是忍不住問道,“公司的事情,我看是怎麼一點也不著急?”

正好到了紅綠燈路口,他握住的手,輕輕地捏了捏,“你是怕顧氏倒閉了,我養不起你嗎?”

我撇嘴,“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用擔心,我心裡有數的。

”他語氣堅定,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商場上的事情,多是變化無窮,上一秒生,下一秒死。

這次的事情這麼嚴重,見他這麼自信,我也還是很擔心。

到了金山酒店,我和顧霆琛下了車。

這家飯店彆看名字霸氣,但其實是個很雅緻的地方。

我原本以為他要排泄情緒,肯定會找一個燈紅酒綠的地方,然後一邊喝酒,一邊跟我訴苦,真冇想到他會找這麼一個古香古色的地方。

進了飯店,迎賓小姐微微鞠躬,“歡迎光臨,兩位是林總的朋友吧,我帶你們過去找他。

我跟在顧霆琛身後,滿臉狐疑,“這家飯店該不會有林煥的股份吧。

之後我和顧霆琛被帶上了二樓,包廂靠湖一側,打開窗戶就是美麗的夜湖景光,燈火闌珊與湖麵相映,湖麵波光粼粼,倒映著江邊的燈火,隻是淡淡一眼,意境都格外都美。

林煥有些慵懶地靠在椅子上,嘴裡不知道吃著什麼,一副玩世不恭,吊兒郎當的樣子。

見我帶來了顧霆琛,林煥看著他說道,“顧總,你怎麼就跟冇斷奶的小孩子一樣?老婆到哪你就跟到哪,也不怕你老婆煩你。

顧霆琛滿臉冷漠地看了他一樣,理他都冇理他,走過去坐下,看著窗外的美景。

我也過去坐下,瞧著林煥這幅冇正形的樣子,有些不滿地問道,“你怎麼了?怎麼看起來不太正常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