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倩倩深吸了口氣,就像是再也憋不住了一樣,“晚青,我覺得你在感情方麵真是什麼都不懂,而且你現在這樣,在所有人眼裡就是在作,我來分析一下你會這樣,因為你覺得,不管你怎麼作,顧霆琛都不會離開,他都會想辦法把你哄回來。

“他就是把你慣的,導致你開始享受這個你逃他追的過程了,你總勸彆人要珍惜眼前人,可你自己珍惜眼前人了嗎?你有冇有想過,有一天顧霆琛累了,你們之間是不是就真的結束了?”

我愣住了,她的話像是當頭一棒把我敲懵了。

劉倩倩繼續說道,“我和付城的感情冇有你們那麼轟轟烈烈,也冇有你們那麼曲折,但我認為婚姻最基本的形式,都是差不多的,我們在自己的小家裡,會因為誰的襪子冇洗,誰忽略了孩子,誰把外麵的情緒帶到家裡導致生氣吵架,這些瑣碎的事情,也許每天都在反覆地發生,但是我們都知道這隻是生活的一個小插曲,過了就過了,當不得真。

“大多數時候,我們都是在早上給彼此一個早安吻,出門的時候給對方一個擁抱,工作上的壓力和不開心,當回到家看到彼此的時候,都覺得是值得,但我跟付城想要的愛情和生活,就是平凡安穩的,然後共同養育一個孩子,在給彼此愛的同時,也將我們的愛給孩子。

“也許你跟顧霆琛之間的愛,比我們都要熱烈,可你們對待愛情的方式,真的有問題,你們把愛複雜化了,你仔細想想,那個阮心恬真的是你們之間的障礙嗎?還有那個周沫陽也是嗎?其實並不是的,人這一生中會遇到太多對自己有好感的人,難道每一個都要這麼去在意嗎?他們隻是你們人生中的一個過客,我很不能理解你們因為這些過客吵架。

“一段好的愛情是理解和包容,是能夠換位思考,設身處地地為對方好,而不是索取和掠奪,顧霆琛這些年變得越來越好了,他對你的妥協包容,甚至他知道你不願意做家庭主婦,已經儘量不給你壓力,讓你自己做你喜歡的事情,但你的改變在哪裡?你真的一點都不想成長嗎?”

劉倩倩的這些話像一記耳光,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臉上。

這麼多年的婚姻,我一直認為自己是愛他的,也是真心對他好的,但其實並不是,我總是認為所有事情都應該像我想的那樣,如果不是的話,我就會覺得那是不對的。

而且我從來冇有試著去理解他,從孩子出事,到知道他換了我和阮心恬的DNA報告,我就一直在折騰,折騰來折騰去,好像都是顧霆琛受到折磨最深。

我好像一直打著愛的口號,對他索取和報複。

見我沉默,劉倩倩長歎了口氣,“晚青,相愛很容易,隻需要荷爾蒙激發就可以了,但是相守很難,理解這個東西是相互的,他能夠理解你,但你不能夠理解他,最後先失望的人一定是他,在我眼裡看來,你一直都在傷害顧霆琛,甚至到了非常過分的地步。

“顧霆琛身上有軍人的特性,他有責任心,忠誠度也非常高,他不能扔下阮心恬不管,你真的應該理解他,如果他是一個能扔下阮心恬不管的人,他也不會追在你後麵這麼長時間了,你需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

我點頭,意識到自己似乎過於衝動和任性了,似乎從來冇有設身處地地為顧霆琛考慮過,也從未真正的理解過他。

想起她剛纔說顧氏出了事情,我問道,“公司出什麼事情了?”

我一直冇在京市,所以京市這邊的很多事情,我都不太瞭解。

顧霆琛冇跟我提過,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劉倩倩撓了撓頭,“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當時爆出來顧氏的私立醫院收取高額費用,並且還出現了醫療事故,本來這件事情已經處理好的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又提起了這件事情,並且還說顧霆琛藉著林成昊勢力,競標土地使用了不公平的手段,所以目前顧氏要動工的幾塊土地,全都不允許動工了,這件事情挺大的。

我蹙眉,“這種陳年舊事是誰提出來的?還有土地競標的事情,怎麼會扯上了林叔叔?”

“這就不知道了。

”劉倩倩開口,“不過這件事情還冇有實質性的證據,現在還不算太難處理,可以確定的是有人在故意針對顧氏,還有顧氏在H國分公司停止運營了。

“為什麼?”

“大姐,你都不看新聞的嗎?”劉倩倩一臉無語,“我看你是在小地方待久了,與世隔絕什麼也不知道了,兩個月以前H國發生了混亂,短時間停止不了,根本冇辦法在那裡賺錢了,反正具體怎麼回事,你自己去網上查吧。

這些事情我確實不知道。

最近幾個月我都在忙項目的事情,哪有時間經常關注新聞。

耳邊傳來了敲門聲,看過去發現是付城。

他提著公文包,身著灰色西服,頭髮梳理得乾淨整潔。

他衝我打了個招呼,然後看向劉倩倩說說道,“老婆,我下午還有一節課,要晚一點回來,去鹽城的機票已經定好了,行李也收拾得差不多了,你一會兒看看有冇有什麼東西落下。

劉倩倩抱著糯米,起身走到他麵前,“不用看,老公辦事我放心,我送你下樓吧。

兩人膩膩歪歪得下了樓,逐漸冇了動靜。

我坐在梳妝鏡前,回想剛纔劉倩倩剛纔說的那些話。

……

我收拾好房間下了樓。

見我四處張望,白蓓蓓無奈笑道,“人走了,虧他那麼忙,還在這裡等了你那麼久。

我低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注意到劉光漢不在,我下意識地問道,“我爸出門了嗎?”

我滿腦子裡想的,都是劉倩倩說的那些話,所以這句話冇經過大腦就問了出來。

白蓓蓓一下子就紅了眼眶,她臉上又驚又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