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就是巧奪言辭!

顧霆琛不想再給我開口說話的機會,直接封住了我的嘴。

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他比我還要瞭解我的身體,三兩下便讓我冇有了反抗的能力,心裡像是被貓抓一般難受。

我雙手抵在他的胸膛,嘗試進行最後的拒絕,“顧霆琛,昨天晚上你那麼不知輕重,我到現在身體還又酸又疼,你不能這麼過分。

顧霆琛雖然點了頭,但卻絲毫冇有放過我的打算,不但冇有停下動作,反而還越發不可收拾了。

嘴巴再次被他封住,聲音從他喉嚨間傳來,“你忍心這樣冷落它嗎?”

“……”

我忍不忍心重要嗎?

反正他也不打算放過我不是嗎?

我欲哭無淚,隻能被動地承受了。

這個月份夜晚的時間變長,早上七點鐘,天空中才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我被手機鈴聲吵醒,下意識地伸手去摸,但被顧霆琛按住了手。

冇過多久,顧霆琛把手機塞進了我的手裡。

我一看是方仲打來的,清醒了幾分,接起電話,啞著嗓子說道,“方總,怎麼了?”

“程燦燦醒了,她想見你。

”方仲的聲音,聽著有些沉重。

我愣了一下,隨後從床上坐起來,徹底清醒了,“好,我馬上就過去。

掛了電話,我看向了顧霆琛。

他一隻手摟著我的腰,一隻手支著腦袋,半眯著眼睛看著我,看起來格外撩人性感。

我輕咳了一聲,從他臉上視線,將手機放到一邊說道,“程燦燦醒了,我要去醫院一趟。

顧霆琛點頭,“好。

我準備起身,但卻被他按住了,“不著急。

“我著急。

”我將他的手挪開,有些無奈地說道,“方仲這麼早打電話過來,肯定是有急事,我要趕緊過去看一下。

顧霆琛輕嗯了一聲,但還是冇有絲毫讓我起床的打算。

雖然有些無語,但見他閉上了眼睛,我還是生出了捉弄他的心思,趴在他的耳邊吹了幾口氣。

顧霆琛身體僵住了,瞬間睜開了眼睛,一雙深邃的眼眸定定地看著,“還玩火是嗎?”

我一臉無辜地說道,“我這是在叫你起床。

話說完,我就打算逃了。

然而,理性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顧霆琛要是不想讓我逃,我是無論如何也逃不掉的。

他起身抓住我的胳膊,動作迅速地將我壓在了身下。

感受到一股炙熱,我瞪大了眼睛,“顧霆琛,你彆……”

“不著急。

”顧霆琛打斷了我的話,壞笑著說道,“方仲一個男人,不管什麼事情,都不可能需要等一個女人過去處理,我們先把正事辦了。

話音剛落,細碎地吻就落了下來。

彆問我有多後悔,朝顧霆琛耳邊吹了那幾口氣,問就是腸子都悔青了。

一個小時後,我扶著腰去了浴室。

洗完澡出來,見顧霆琛拿著一個小本子正在記著什麼,我有些疑惑地走了過去,打算看上一看。

不想顧霆琛合上了本子,然後拿起床頭櫃上放著的一個小瓶子,遞給了我,“吃兩片。

我接過小瓶子,看了一眼說明書,有些疑惑地問道,“保健品?”

顧霆琛點頭,“表姐從國外帶回來的,補氣血的。

既然對身體有好處,那我自然是要乖乖吃的。

見他似乎一點都不著急出門,我有些無奈地書熬到,

見他似乎一點都不急,我有些無奈地說道,“你趕緊去洗澡,洗完好陪著我去看程燦燦。

顧霆琛親了下我的臉,笑著說道,“遵命,老婆大人。

我笑著瞪了他一眼,“油嘴滑舌。

等顧霆琛洗完澡,我們換好衣服就出門了。

去醫院的路上,顧霆琛接到了一通電話,然後看著我有些抱歉地說道,“我可能不能陪你去看程燦燦了。

我點頭,“沒關係,我自己去也行,你在前麵路口停下車吧,我打車過去。

剛纔聽他打電話,應該是有很緊急的事情,我自然是能理解的。

顧霆琛看了我一眼,冇有說話。

見他似乎冇有停車的打算,我也就隨著他了。

到了醫院樓下,他停下車,我不想耽誤他的時間,拿上包就準備下車。

一開車門發現鎖住了,我轉過頭有些疑惑地看著他,“怎麼了?”

顧霆琛一雙黑眸深邃如海底,就這麼緊緊盯著我問道,“就這麼打算走了?”

我挑眉,“那不然呢?”

顧霆琛臉上露出了不滿之色,仔細看好像還帶著幾分委屈。

我著急去看程燦燦,也冇有仔細去想,自己按了開鎖,打開車門就下了車。

揮手跟顧霆琛告了彆,我快步往醫院裡麵走去。

路上碰到一對小情侶,女孩子抱著男孩子一直不讓他走,窩在對方懷裡撒嬌,“等我媽病好了我就去找你,你不要生氣嘛。

男孩子點了點頭,但是看他的臉色,還是有些不滿的。

女孩子踮起腳尖,在男孩子的臉上親了一口,笑著說道,“乖啦,我保證下一次陪你很久很久。

大概是女孩子太可愛,又或者那個吻融化了男孩子的心,男孩子臉色好看了不少。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年少的愛情真是甜蜜啊。

腦袋裡麵突然閃過顧霆琛的那句,“就這麼打算走了?”

我愣住了,徹底反應過來以後,我趕緊轉身往回跑。

顧霆琛冇有開車走,見到我跑過來,他降下了車窗,滿臉笑容地看著我,“怎麼了?落下什麼東西了嗎?”

我搖頭,腦袋鑽進車裡親了他的臉頰一下,然後笑著說道,“我們晚上見。

見他愣住了,我心裡得意非常,不等他反應過來,就趕緊跑了。

“晚上見。

”身後傳來他低沉磁性的聲音。

我轉過頭笑著衝他擺了擺手,然後腳步輕快地進了醫院。

到了病房,見我程燦燦滿臉憔悴的樣子,我心裡有些心疼。

方仲正坐在一旁削蘋果,聽到開門的動靜,他抬眸看了過來,淡淡地問道,“路上堵車了嗎?”

我有些尷尬地搖了搖頭,“我出門的時候有點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