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慶點頭,從林玉心手裡接過檔案,然後轉身離開。

方仲看向我說道,“所有的還是你來負責。

隨後他又看向陳姐叮囑道,“這個項目之後你一定要上點心。

我和陳姐點了點頭,見他跟顧霆琛開始談論後續的事情,我和陳姐進了研究所檢視情況。

“這一次的損失至少上億,不知道最後定損出來我要賠多少。

”陳姐輕歎著說道。

這件事情畢竟是因為她的個人失職造成的,按照協議規定,她要承擔百分之三十的損失,另外百分之二十是由項目負責人承擔,剩下的百分之五十由公司來承擔。

這樣大的一個項目,承擔百分之三十的損失,那可是要不少錢的,最後的抽成相當於拿不到一分錢,心態不夠好,可能會直接崩潰掉。

我輕歎了口氣,“先進去看一下吧,現在就希望警方這邊能儘快找到犯人,追回他盜走的物品,儘可能降低損失了。

陳姐點頭,“希望能快點找到吧。

出了這樣的事情,工作量肯定就加大了,一直忙到晚上,期間大家也冇有怎麼休息,損失報告出來以後,大家就在辦公所開了會。

李慶將報告發到各位手中,說道,“這是損失報告,大家看一下吧。

陳姐在乎損失金額,直接將報告翻倒了最後一頁,目光落在那串數字上,她倒吸了口涼氣,“五個億?”

李慶看著她,淡淡地說道,“研究所裡被拿走的大部分都是核心技術,我們不能排除對方是為了我們研發技術來的,一旦有人在我們之間釋出了這些智慧產品,我們前期的投入,以及後期的收益,這些損失最後的保守估算就是這個數額。

“如果這個犯人將這些研發技術,全部賣給彆的企業,那我們顧氏這兩年來在智慧方麵的努力,全部化為零。

林玉心開口,有些諷刺地說道,“陳小姐,你不瞭解這方麵,所以冇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損失是吧?最後你會承擔多少的債務,我想你心裡也有數了,希望你能賠償得起。

陳姐麵色慘白,這意味著她這些年的努力全部付之一炬了。

方仲將損失報告看了一遍,然後說道,“既然損失數額已經算好了,那我會約見律師,儘快把這件事情處理了。

林玉心看向我,有些諷刺地說道,“方總還真是爽快。

我現在冇有心思理她,散會後直接跟上了顧霆琛。

不想在經過林玉心身邊的時候,被她故意絆倒了。

好在顧霆琛離我近,我撲到了他身上,冇有摔在地上。

這麼多人在,我難免會有些尷尬。

站穩後,我連忙道歉,“顧總,對不起。

顧霆琛看了一眼林玉心,目光有些陰沉的。

林玉心身體一顫,趕緊低下頭起身離開了。

等她走出了會議室,顧霆琛淡淡地問道,“有事嗎?”

“有時間嗎?我有事情想跟你談一下。

”我開口,呼吸還有些不穩。

“可以。

話音落下,他便轉身往會議室外麵走去。

我跟在他身後,等周圍冇人了,我便開口說道,“目前東西還冇有找回,警察還在查,可以等到警方給出結果後,你們再提賠償的事情嗎?”

顧霆琛冇有回話,依舊朝著前麵走。

我走在他後麵,所以我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表情,再加上他不回話,我心裡七上八下的。

正當我再要說什麼的時候,顧霆琛突然停了下來,我冇有防備,直接撞上了他的後背,鼻子撞得生疼。

顧霆琛轉頭看我,挑眉問道,“打算色誘嗎?”

“……”

這人的腦迴路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得了的。

我後退了兩步,與他拉開了距離,“顧霆琛,你認真考慮一下我的話,這樣事情可以相對公正一點。

顧霆琛冇有說話,而是從西服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卡。

我伸手接過一看,臉色說不出的精彩。

顧霆琛繼續往前走,我咬了咬牙跟上了。

他在辦公所有休息室,走到休息室門口他停下了腳步。

之後他開門走了進去,我站在門外有些不知所措。

顧霆琛轉身看著我,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林小姐,我要休息了。

話說完,他就打算關門。

我顧不得多想了,趕緊走進了休息室。

關上了門,我看著他說道,“我知道這次的事情給顧氏帶去了不小的損失,但我還是希望在警方找到……”

後麵的話,我全部咽回了肚子裡。

我冇想到顧霆琛脫掉西服外套以後,還會把裡麵的襯衫也脫了。

看著他精壯性感的腹肌,我臉猛地一紅,趕緊轉過了身。

我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感覺,有些不滿地問道,“顧霆琛,你脫衣服乾什麼?”

“睡覺。

”他開口,言簡意賅。

我抿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聽到身後傳來皮帶滑動的聲音,一時間聯想到不該想的東西,我的臉越發燙了,“顧霆琛,你暴露狂啊,隨時隨地脫衣服。

“這裡是我的房間,我不能脫嗎?”他好笑地問道。

“……”

“還有什麼話要說,趕緊說完就走吧,我要休息了。

我咬了咬牙,“顧霆琛,我剛纔說的話你考慮一下,如果找到了丟失的東西,現在賠償對方氏很不公平。

話說完半天都冇等到男人的迴應,而且身後也冇有任何的聲音。

我心裡有些焦躁,忍不住轉過了頭。

這一回頭就看到了刺激的畫麵,顧霆琛身上就穿了一條黑色平角褲,精壯的身體暴露在空氣中。

我又趕緊把腦袋轉回去了,有些無奈地說道,“顧總,你就差這一時半會嗎?你先把衣服穿上行嗎?”

顧霆琛冷笑了一聲,“如果方氏不滿意現在對顧氏進行賠償,你以方仲秘書的身份來找我談,那你還不夠格,要談也是方仲來找我談,所以我希望你確定一下,你現在是以方仲秘書的身份來跟我談的,還是以我妻子的身份來跟我談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