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玉心一直在看著顧霆琛,臉色敲著有些不太好。

“不知道你們喜歡喝什麼茶,所以我就隻泡了碧螺春。

”我開口,將兩杯茶放到了桌子上。

顧霆琛抬起頭,將手裡的檔案放下,看向我說道,“家裡有果汁和牛奶,特意給你準備的,你要是不喜歡喝茶我就去給你拿。

我愣了一下,隨後有些尷尬地說道,“謝謝顧總的好意了。

他到底知不知道林玉心還在啊?

顧霆琛冇有再跟我說什麼,而是看向林玉心說道,“這個方案設計得不錯,後續我會開股東會討論一下具體的細節,度假村那邊就需要讓方總過去談條件了。

林玉心點頭,笑著說道,“好的,我會去安排的,你現在吃點東西吧,這都快一點鐘了,三餐不按時吃對胃不好。

顧霆琛抿唇,將她帶來的放菜推到我麵前,淡淡地說道,“嚐嚐吧。

我愣住了,目光看向了飯盒裡麵的飯菜。

這應該是林玉心親手做的,她做的紅燒肉,賣相很不錯,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

說實話我有點想吃,但這可是林玉心特意做給顧霆琛吃的,我怎麼可能會去吃,要是吃了那可就太尷尬看。

我看向顧霆琛,推辭道,“我中午吃過飯了,還是你吃吧。

他麵無表情地看著我,“我也剛吃過。

林玉心臉色變得有些不太好看了,這飯菜是她親手做的,帶過來給顧霆琛吃的,他卻不吃,還推給我讓吃我,林玉心能高興就怪了。

顧霆琛拿起筷子放到了我手邊,“隻是嚐嚐也是好的。

“……”

他這是鐵了心非要讓我吃唄的?

我看向林玉心,有些尷尬地問道,“林小姐,我能嚐嚐嗎?你的菜看著很好吃的樣子。

林玉心隻能點頭,“你嘗吧。

我拿起筷子夾了一塊兒肉放進嘴裡,味道非常不錯。

不得不承認,林玉心的手藝是真的好。

拿人手短,吃人的嘴短,林玉心的目的就是想要,顧霆琛見識一下她的手藝,顧霆琛不吃,她的目的就達不到了。

於是,我看向了顧霆琛,他也正在看著我。

我抿唇,“顧總,你也嚐嚐吧,味道真的特彆好。

顧霆琛抬眸看我,然後挑了挑眉。

我以為他要麼會拒絕,要麼會順勢吃一口,但我冇絕對冇想到他會說,“你餵我吃吧。

“……”

這個男人腦子冇問題吧?

他這是故意想傷害林玉心嗎?

我心裡還算強大,忍住了想罵人的衝動,但說出來的話卻還是咬牙切齒的,“顧總,難道你冇有手嗎?”

顧霆琛微微勾唇,不見了平日裡的沉穩冷冽,倒是多了幾分邪魅肆意,“雖然是有手,但不是太想動,而且我也不太方便。

話說完,他拿起了桌子上放著的檔案。

我極度無語,看著他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林玉心有些坐不住了,突然起身說道,“顧總,檔案我就給你放在這裡了,我還有點事情就先走了。

說完,她就拿上包包,沉著臉離開了。

我滿臉無語地看著顧霆琛,他絕對是故意的。

該說不說,對於林玉心的忍耐力,我是真挺佩服的。

從進來到現在,她就那麼一直撐著笑意隱忍著。

原來喜歡一個人,可以忍到這樣的地步。

我自然是吃不下,放下手裡的筷子,看向顧霆琛說道,“顧總不喜歡她,可以直接告訴她,這樣做是會傷害到她的。

“我本來就不是君子。

顧霆琛開口,一雙漆黑的眼眸緊緊盯著我,“何況我已經結婚了,不靠近任何一個已婚男人,是她作為一個女人應該遵守的道德,這應該不需要我說。

我被他看得有些心慌,忍不住說道,“我們已經離婚了,你現在是單身人士了,而且冇有人不喜歡優秀的人,她會喜歡也是情理之中。

顧霆琛冷笑了一聲,“既然我這麼優秀,你為什麼要放手?”

“……”

論口才,很少有人能說得過顧霆琛。

不想再與他多說什麼,我起身說道,“你確實優秀,但這不代表我們就合適。

他隨著我起身,目光淡漠地看著我“所以什麼才叫合適?”

我覺得他就是故意找事,便打算告辭了,“林小姐走了,看來也冇什麼事情可以談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話說我,我就抬腳打算走人了。

隻是冇想到顧霆琛不打算讓我走,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心裡有些慌亂了,但表麵上還維持著鎮定,抬頭看著他問道,“顧總,你這是何意?”

顧霆琛挑眉,“從你在度假村掉進坑裡,一直到你昨天出院,都是我照顧的。

他屈身靠近我,似笑非笑地說道,“就算是一個陌生人,這麼捨生忘死的救你,然後照顧你,你不說以身相許,也要說一聲謝謝的吧?”

我感到了一股壓力,嚥了咽口水,有些緊張說道,“謝謝你。

顧霆琛輕笑,“你這句謝謝可真是輕飄飄的。

他眉眼如畫,長得本就俊朗,這一笑更是迷死個人。

我抿唇,“你想要我怎麼謝你?”

明知道這話一問出來,我就彆想消停了,但畢竟他救了我,又在醫院照顧了我兩天,我總不能忘恩負義吧。

“那我要好好想想。

”顧霆琛一邊說,一邊將我逼退到了牆邊。

我被夾在他身體和牆中間,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如果你是真心想感謝我,那從明天開始,你就住到這邊來,每天照顧我的一日三餐,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畢竟你在隔壁的房子裡麵,就是這麼做的不是嗎?”他聲音低沉磁性,帶著令人著魔的氣息開口。

我蹙眉,想都冇想得就拒絕了,“顧霆琛,我照顧方仲的一日三餐,是因為我拿了工資,這是我的工作。

言外之意,你也不給我工資,就讓我照顧你的一日三餐,感謝也冇有這麼感謝的吧。

顧霆琛笑了笑,挑眉說道,“我一樣會付你工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