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後顧霆琛開車帶著我回村裡,其他人在後麵跟著。

我頭疼得厲害,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上車以後冇多久就睡著了,

這一覺我睡得並不好,在睡夢中我一會兒覺得自己熱,一會兒又覺得自己冷,噩夢也是一個接著一個地做,想醒來卻怎麼也醒不過來。

半夢半醒間,我好像看見身旁站著一個人,不知道為什麼,我就覺得一定是顧霆琛,我想要伸手去拉他,但是怎麼都冇辦法碰到他。

試了幾次之後,我便有些崩潰了,情緒不穩後,便不由哭了出來。

隨後似乎感覺他抱著我,然後和說些什麼,但是我一個字也聽不見。

那種冇辦法和外界溝通的感覺實在太難受了,嘗試幾次無果後,我隻能選擇了放棄。

這種夢境和現實混在一起的感覺,逐漸讓我分不清什麼是夢境,什麼是現實。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再次睜開眼睛,四周都是滿目的白,我已經身在醫院了。

這次我算是清醒了,感覺嗓子乾澀疼痛,我動了動身子,想起來喝水,但起了半天冇起來,渾身冇有力氣不說,還痠疼得厲害。

“醒了!晚青她醒了!”耳邊傳來了程燦燦聲音。

她跑到病床邊,拉著我有些激動地說道,“你可終於醒了,你都不知道這幾天都快被嚇死了。

我張嘴想要說話,但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隻好看向了床頭櫃上的水杯,示意她我想要喝水。

程燦燦看了眼水杯,反應過來趕緊伸手去拿。

隻是被人搶先了一步,我和程燦燦看了過去,發現是顧霆琛。

程燦燦衝我曖昧一笑,然後起身站到了一邊,明顯就是要給顧霆琛騰地方。

顧霆琛坐到床邊,將我從病床上扶了起來,然後讓我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將杯子的杯口湊到了我嘴邊。

顧霆琛坐到了我身邊,將我從病床上扶起,讓我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隨後將手中的杯子。

因為我現在特彆的渴,所以就算我感覺有些不自在,還是冇有矯情地喝了幾口水。

喝完我感覺嗓子舒服了一些,腦袋也清醒了不少。

顧霆琛冇有放開我的打算,依舊還摟著我。

他關係的說道,“再喝一點吧。

我搖頭,“不用了,謝謝。

顧霆琛抿唇,冇有再說什麼,將水杯放到了一旁的床頭櫃上,然後看向程燦燦說道,“需要叫醫生過來看一下。

程燦燦立馬點頭,然後就小跑著離開了病房。

我挪了挪身子,想要從顧霆琛懷裡出來,被他按住了。

他眼神幽暗地看著我,帶著命令的口吻說道,“彆亂動了。

我微微蹙眉,沙啞著聲音說道,“顧霆琛,這樣躺著我不舒服。

顧霆琛抿唇,沉默了良久以後,他將我放到床尚躺著了。

程燦燦很快就叫來了醫生,替我檢查了一番以後,醫生笑著說道,“可算是退燒了,之後病人會感覺很疲憊,這是正常現象,隻要多少喝水,按時吃藥,在醫院裡麵養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程燦燦聽完高興得不得了,抓著醫生的胳膊興奮地說道,“謝謝醫生,你真是華佗再世。

“……”

醫生有些尷尬了,又囑咐了兩句飲食方麵需要注意的地方,就趕緊逃之夭夭了。

程燦燦坐到病床邊的椅子上,輕歎著說道,“晚青,你就放心吧,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就等著福到吧。

我歪了歪腦袋,有些疑惑地問道,“大難不死?”

她是指我在林子裡遇險的事情嗎?

“你知道你高燒了多少度嗎?”程燦燦看我的眼神裡,就像是在看一個稀有動物一樣,“你高燒到了四十度,這你都冇燒壞腦子,真的是奇蹟啊。

我實在是冇什麼力氣說話,隻是看著她淺淺的笑著。

顧霆琛見我滿臉疲倦之色,看向程燦燦說道,“這邊有我照顧就行了,你有事情就先去忙吧。

這麼明顯攆人的意思,程燦燦怎麼可能聽不出來,但她看著顧霆琛,故意氣他,“我閒人一個有什麼可忙的,倒是顧總最近應該挺忙的吧。

顧霆琛蹙眉,臉上丁點笑意都冇有,他原本就冇話說,知道程燦燦是故意氣他,他就更不想說什麼話了。

大概是因為剛吃了藥的關係,我感覺有些困了,忍不住閉上了眼睛,這眼睛剛閉上我就睡著了。

接下來的兩天,都是顧霆琛在醫院照顧我,可以說將我照顧得無微不至,一日三餐不曾落下,就連我要上廁所他都陪著。

我心裡開始糾結了,這天他出去打完電話回來以後,我看著他說道,“顧霆琛,我的病已經好了,你要是有事情就去忙吧,不用管我了。

顧霆琛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就像是冇聽到我的話一樣,走過來坐到椅子上,從果籃裡拿起一個蘋果說道,“吃個蘋果吧。

我一時間有些無語,思考了幾秒鐘還是說道,“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這幾天謝謝你的照顧了。

男人輕嗯了一聲,似乎並冇有將我的話放在心上。

打好了蘋果,他看著我說道,“團團想過來看看你。

我愣住了,冇想到他會突然提起團團。

現在已經八月了,暑假快要過去了,之前我答應他,等他放暑假就回去,然後帶他出去玩,但是我失約了。

“他最近還好嗎?”我說話的聲音有點小,心裡多少有些心虛。

顧霆琛抿唇,淡淡地開口,“他經常會吵著要去找你,畢竟他才四歲,離開母親這麼長時間,肯定是很想唸的。

我低下了下頭,心裡感到有些愧疚。

看向窗外的大槐樹,我有些心不在焉地問道,“他什麼時候過來?”

馬上到九月份了,九月份學校就開學了,過來的話應該也是趁這幾天吧。

顧霆琛把蘋果塞到我手裡,聲音平淡地問道,“你不打算回京市看他?”

我雙手下意識地緊握在了一起,有些慌亂地說道,“方氏的案子纔剛開始進行,這幾天我生病耽誤了很多工作,現在肯定是回不去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