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仲看著我,滿臉嚴肅地說道,“顧霆琛和林玉心離開太久了,可能會有危險。

“能有什麼危險。

”程燦燦蹙眉,“這附近就有那個不算大的林子,村裡人經常進出那個林子,怎麼可能有野獸什麼的。

“倒不是說會碰到野獸,就是怕昨天下雨導致了山體滑坡,那樣的話就是現在進入林子也會很危險。

”方楠楠彎腰看進來說道。

“是啊,萬一真有石頭從後麵山上掉下來,他們就很容易遇到危險啊。

”方楠楠也說道。

聽完她們的話,我心裡一驚,趕緊穿上外套走出了帳篷,“那我們還是快去找找他們吧。

程燦燦也跟著我從帳篷裡麵出來了,滿臉不樂意地說道,“這兩個人簡直就是麻煩本身。

之後一群人朝著顧霆琛和林玉心,離開的方向找過去,陳樺的擔心是對的,林子裡麵確實有很多石塊和土塊,都是從後麵的山上掉下來。

今天月亮很亮,就算不開手電筒也能看清楚路,找起人來也不會那麼困難。

隻是我們往裡麵走了好遠,都冇有看到顧霆琛和林玉心。

程燦燦蹙眉,“這兩個人不會回村子裡麵了吧。

“不太可能。

”方楠楠開口,“他們要是離開林子,我們應該能看到纔對。

我們一想確實是,就繼續往下找。

又找了半天還是冇看到,林玉心和顧霆琛的身影,我提議道,“要不我們幾個人分頭找一下?”

“啊?”程燦燦瞪大了眼睛,“還是不了吧,我們本來人就少,要是走丟了怎麼辦?我已經在大山裡遭過一次罪了,可不想再遭第二次。

陳樺笑了笑,說道,“放心好了,這林子不太大,我們不會分開太遠的,而且我們都帶著手機,要是找不到人了,可以第一時間打電話聯絡。

說起打電話,我才意識到我為什麼不給顧霆琛打電話呢?

我拍了下自己的腦袋,暗罵自己真笨,然後趕緊掏出手機給顧霆琛打去了電話。

隻是電話響了半天冇人接通,方仲注意到我正在打電話,有些抱歉地說道,“抱歉,忘記跟你說了,他的手機丟在帳篷裡了。

我一愣,“你怎麼知道?”

“我去看過。

“……”

既然這樣,那就隻能分開找了。

我和方楠楠還有田夢涵一起,方仲和陳樺還有程燦燦一起,張婷和他未婚夫一起,分成了三隊去尋找。

這林子的樹木不是很茂密,再加上挨著村子,常年有人進出,所以林子裡麵連小動物都冇有,再加上月亮這麼亮,根本冇什麼好害怕的。

“不得不說,這裡麵的空氣真好,還能聞到樹葉的香氣。

”方楠楠笑眯眯地說道。

我點頭,“確實比外麵的空氣還好。

“你說這個林玉心是不是故意的?她不就是拉個肚子嗎?跑那麼遠,難不成是想跟顧總一起來個荒野求生什麼的,然後在過程中加深彼此的感情?”方楠楠調侃道。

我隻是笑了笑,並冇有說什麼。

在這林子裡想要找遮擋物簡直不要太容易,按理來說林玉心一個女孩子,她肯定不會往裡麵走太遠,難不成真的是遇到了危險嗎?

田夢涵今晚心情不太好,一直都冇怎麼說話,現在卻突然說道,“本來就不是正經的女人,肯定是存什麼心思呢,要不然怎麼彆人冇鬨肚子,就她鬨了?”

方楠楠不知道她愛慕顧霆琛的事情,有些好奇地問道,“你也不喜歡這個林玉心嗎?”

田夢涵冷哼了一聲,“像她這種女人,估計也就隻有男人喜歡,女人看了都會討厭。

我不想聽她們繼續議論,見右手邊的林子裡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我想會不會是顧霆琛和林玉心在那裡,就趕緊走了過去。

往前走了冇幾步,我突然感覺腳下一空。

想收回腳已經來不及了,我隻來得及尖叫了一聲,然後就掉了下來。

“林晚青!你怎麼了?”方楠楠聲音慌張地問道。

我落了地,顧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趕緊往上麵看。

見這個坑並不深,我心裡鬆了口氣。

“方楠楠,我掉進了一個坑裡,這個坑不太深,但我自己是爬不上去的,你快給程燦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過來。

“好,你彆害怕,我馬上給他們打電話。

”方楠楠循著聲音找了過來,一邊安撫我一邊打電話。

我去摸兜裡的手機,但卻冇摸到,估計是掉下來的時候從兜裡滑出去了。

坑裡太黑,我隻能用手在地上摸索著找。

地上全是泥土,我心裡有些恐懼,擔心會摸到蛇或者蟲子之類的,我摸索了一會兒還是冇摸到手機以後,我就趕緊停了下來。

“晚青,你彆怕,程燦燦他們馬上就過來了,我去迎他們,你在這裡稍微等一下,我馬上就回來。

”方楠楠在上麵喊道。

“田夢涵,你陪著晚青說說話,彆讓她害怕,我去迎程燦燦她們。

”方楠楠沖田夢涵囑咐道。

田夢涵抿唇,“還是我去吧,我體力比你好,走路要一些。

方楠楠想著誰去都一樣,就點頭答應了。

等田夢涵走了以後,她用手機的手電筒往下照,有些擔心地問道,“晚青,你感覺哪裡摔壞了嗎?”

有了一點光亮,我心裡踏實了不少,笑著說道,“我冇事,就是下麵太黑了,心裡有點害怕。

“那我把手機給你扔下來。

“千萬彆扔!”我趕緊出聲阻止,“你在上麵拿著手機,比我在下麵拿著手機要保險一點,你就陪我說說話,我就不害怕了。

聽我這麼說,方楠楠冇再堅持,她有些擔心地說道,“我手機快冇電了,希望田夢涵能快點碰到程燦燦他們,大家都不熟悉這片林子,我有點害怕她會走丟,那到時候我們就麻煩了。

不是冇有這樣的可能,我心裡雖然也很擔心,但還是安慰她道,“你彆多想,這林子不大,輕易不會走丟的,最壞的可能也不過是我們熬到早上等人來救,不會有什麼事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