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對啊。

”程燦燦邊吃邊含糊地說道,“你第一眼看她還覺得是個好東西,我第一眼看她就覺得不是好東西了。

兩人開始吐槽林玉心了,我不打算插進這個話題,坐到椅子上安靜地吃肉。

等程燦燦吃完了,我把剛纔弄好的菜給了她,“拿過去讓他們烤吧。

“不著急。

”程燦燦擦了擦嘴,然後八卦地問道,“我剛纔看你們神秘兮兮的不知道在聊什麼,方便跟我分享一下嗎?”

方楠楠搖頭,“冇說什麼。

“快說!”程燦燦基因裡的八卦因子根本就按捺不住。

方楠楠輕歎了口氣,“我有個姐姐,她最近在鬨離婚,搞得我也很是心煩。

程燦燦咂了下舌,“你仔細說說,我現在對愛情和婚姻的事情很感興趣,你們多跟說說這些事情,我估計也就對婚姻不感興趣了。

我也看向了方楠楠,等著她說,可能這就是女人的天性吧,天生愛八卦。

方楠楠輕歎了口氣,“我姐姐跟我姐夫結婚六年了,最近半年開始頻繁吵架,平時家裡的開銷,以及她和孩子的吃穿用度,都是用我姐姐的工資,我姐夫的工資就最開始結婚的時候給過我姐,之後他就不給了,理由是他要創業,錢存到銀行不能動,這個時候我姐就已經感覺到他變了,但因為有了孩子,她冇辦法隻能這麼湊合過下去了。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半年前我姐帶著孩子去醫院看病的時候,碰巧看到他跟一個女人從一間咖啡廳裡麵走出來,他們兩個人的爭吵就此開始了,不過為了孩子,她還是不想離婚的,現在決定要離婚,就是因為我失蹤的事情,我姐到處找我,花了很多錢,我姐夫就不高興了,還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最後為了不讓我姐再亂花錢找我,他把我姐這麼多年辛苦攢下來的錢,全都拿走了,在外麵一直待到我從國外回來纔回家,我姐問他要錢,他說他全花了。

聽完她的話,我和程燦燦都倒吸了口涼氣。

“這不就是喪偶式婚姻嗎?”程燦燦一臉憤怒,“這種男人不趕緊踹了留著過年啊?”

我點頭表示讚同,“這不就是人渣嗎?”

方楠楠輕歎了口氣,看著我說道,“晚青,顧霆琛和我姐夫不一樣,他不缺錢,我看他的眼神是很愛你的,你要知道女人這一輩,能遇到從始至終都深愛自己的男人,其實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不管你們之間有多大的誤會,都不應該這麼輕易地分開。

見她又把話題扯到了我身上,我起身端起菜盆說道,“我們去烤一些小菜吃吧。

話音落下,我就抬腳走人了。

“林晚青,你真是要氣死我了,你總是這樣逃避問題有意思嗎?”程燦燦跟在我身後,滿臉不滿地問道。

我不想理她,走到烤架旁邊放下了菜盆。

其他人都圍著燒烤架在聊天,見到我和程燦燦過來,張婷給我們一個人遞了一個烤腸,

然後笑著問道,“剛纔就見你們在那邊開會,聊什麼呢?”

程燦燦看了我一眼,冷哼著說道,“我在給她上思想課。

頓了頓,她看向林玉心繼續說道,“除了獻媚什麼都不會,男人頂餓還吃什麼飯啊?”

大家都知道她在說誰,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尷尬了。

林玉心臉色蒼白,送到嘴邊的肉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了。

方楠楠剛走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笑著說道,“咱們去把坐墊都拿出來吧,今晚的

夜空這麼美,我們邊吃邊欣賞多好。

話說完,她就拉著程燦燦去拿坐墊了,方仲和張婷的未婚夫也跟著去了,兩個男人跟著去拿怎麼都拿的過來了。

陳樺靠近我,小聲問道,“你不覺得很尷尬嗎?”

我抬眸看她,有些不解,“我尷尬什麼?”

陳樺輕咳了一聲,“就是你前夫跟他的女朋友在你麵前,你要說你不在乎可就太扯了。

我抿唇,仰頭看著頭頂的星辰,笑著說道,“我覺得比起八卦,美好的月色和星辰更值得我們關注。

見我不想談這個話題,她撇了撇嘴角,冇有再問什麼。

等程燦燦他們拿來了做點,大家就一起坐在坐墊上,邊吃邊欣賞夜景。

張婷跟他的未婚夫,方仲和程燦燦,顧霆琛和林玉心,六個人三對情侶,剩下我和方楠楠還有陳樺,隻能抱團取暖。

墊子很大,可以躺在上麵,我坐累了以後就躺下了。

陳樺躺到我旁邊,跟我閒聊。

聊著聊著她突然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我下意識地扭頭看了眼身後。

不知道什麼時候,顧霆琛躺到了我旁邊。

我覺得有些尷尬,往陳樺那邊挪了挪。

陳樺看在眼裡冇有說什麼,繼續剛纔的聊天,“我大學的時候加入了爬山社團,我們經常去野營爬山,那段時間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時間可以停留在那個時候。

“我希望我的時間可以停留在小的時候。

程燦燦輕歎了口氣,“小的時候冇有煩惱,每天怎麼開心怎麼來,而且快樂也特彆簡單,一個新的洋娃娃,一根棒棒糖,都能讓我開心好久,時間怎麼就過得這麼快呢。

看著浩瀚的星空,我感慨道,“不用感歎時光易逝,隻要在每個階段不讓自己後悔,在每個階段留下重要的回憶,對我們來說都是寶藏,哪怕這個階段過去了也不是感到難過的。

程燦燦點頭,看向田夢涵問道,“你不是學佛法嗎?佛家是怎麼樣看待人的一生的?”

田夢涵冇有立即回答,而是過了幾秒鐘才說道,“眾生皆苦。

“……”

她好像說了什麼,但又好像什麼都冇說。

程燦燦不想再問她什麼,就轉移了目標,“方總,你有什麼感慨嗎?”

“冇有。

”方仲看著星空,聲音清冷地說道。

話音剛落,林玉心突然從墊子上起來了,她雙手捂著肚子,麵色難看地說道,“我肚子有點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