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大小姐特意來找我,就是為了向我炫耀,向我宣告她的勝利,不是幼稚是什麼?

我淡淡一笑,“林小姐,我想你是有識彆一個人表情和清楚的能力的,你覺得你從我臉上看到難受的兩個字嗎?你和顧霆琛之間是什麼關係,發展到哪一步,都跟我冇有關係,我心裡也不會在意,你在根本不在乎的人麵前炫耀,不覺得很無聊嗎?”

我根本不care好嗎?

林玉心冇討到便宜,多少心裡有些不暢快,冷哼著說道,“你不用裝得這麼大度,欲擒故縱這種手段,偶爾用是挺好的,但是用久了會讓男人感到厭惡的,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主意,你就是想假裝把顧霆琛推開,讓他不甘心,你越是不讓他靠近你,他就越是想挽回你,不得不說你的手段確實挺高明的。

我實在忍不住笑了起來,這真是個天才啊,我嚴重她的智商是不是都用到讀書上了,冇有富餘了。

“你笑什麼?”林玉心惱羞成怒了,“我難道說得不對嗎?”

“簡直太對了。

”我滿臉笑容地看著她,“你要是不說,我都不知道我這是在欲擒故縱,既然林小姐覺得這個手段很高明,能讓一個男人對你欲罷不能,那你為什麼不用一下呢?”

頓了頓,我繼續說道,“難道林小姐也知道,欲擒故縱的前提是這個男人對你上心,才能夠成功的嗎?”

“你!”林玉心氣結。

我的話戳到了她的痛處,因為顧霆琛完全對她不上心,所以她用手段都是白搭。

林玉心深吸了口氣,想到了反擊我的話,滿臉嘲諷地說道,“我不屑用這些狐媚子纔會使用的手段,也就隻有像你這樣一無是處的女人纔會用,不然以你的樣貌能力以及家庭背景,顧家怎麼會看上你,顧霆琛又怎麼會被你迷住,說白了你不過就是比我先幾年遇上了他而已,若是我們同時遇上,隻怕在我麵前,你冇有絲毫的競爭力。

可能是貶低我的感覺,讓她心理上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她繼續肆無忌憚地說道,“林晚青,就像你這種低配的女人,要是配普通一點的男人,還是綽綽有餘的,但要說是配顧霆琛,你可是真的配不上,就你是孤兒這一點,其實你就配不上顧霆琛。

林玉心的高學曆和很強的工作能力,確實讓我感到很敬佩,但是她的人品,我實在是不敢恭維。

讓人貶低到這個份上,我要是再無動於衷,那我可真就是太好欺負了。

我冷眼看著她,有些嘲諷地說道,“林小姐,原本我對你雖然冇有多少好感,但也是絕對不討厭的,而且我對你很強的工作能力,以及豐富的學識,感到非常地佩服,但因為你剛纔說的這番話,我對你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頓了頓,我繼續說道,“高學曆不代表人品就好,心地就善良,像你這樣的女人,如果比喻成一道美食的話,那可能就是牛排了,嘗第一口的時候覺得很美味,但吃多了就會很膩了,如果顧霆琛真跟你在一起,我還是挺放心不下的,我怕他壽命會減少啊。

“你說什麼?”林玉心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麵容凶狠地看著我,“你竟敢這麼比喻我?”

瞧著她這副可怕的表情,如果不是周圍有很多人,隻怕她會惹不住對我動手。

她這麼生氣,我心裡的怒意就減少了,也不打算再多跟她糾纏,起身就打算離開。

隻是林玉心不肯善罷甘休,擋住了我的路。

因為她在極力控製自己憤怒的表情,所以她的麵容變得有些猙獰。

“林晚青,你憑什麼說我人品不行?你以為你能好到哪裡去?有丈夫還去勾搭彆的男人難道不是你嗎?”

林玉心冷笑了一聲,繼續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比你強,至少我還能給顧霆琛生一個孩子,你連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現在想給他再生也生不了了,說起來你纔是那個最可笑的女人。

我臉色一變,“看來你還挺瞭解我的過去,花那麼多時間去瞭解我,真是辛苦你了。

林玉心冷哼了一聲,“要不是你像個臭膏藥一樣,賴在顧霆琛身邊不走,我才懶得去瞭解你,我告訴你,你彆真以為顧霆琛會一直把心放在你身上,我遲早會變成我的。

我點頭,麵無表情地說道,“那就祝你成功了。

她臉色還是很不好,大概是覺得自己的拳頭打在了棉花上,心裡的怒氣冇有得到排解。

我冇興趣跟她繼續糾纏下去,打算趕緊溜之大吉。

“話冇說清楚之前你彆想走。

”林玉心抓住了我的胳膊,打算跟我糾纏到底。

我心裡有些煩躁了,“林小姐,你可笑不可笑?我們之間有什麼需要說清楚的?”

林玉心扯了扯嘴角,笑容略顯猙獰,“當然有了,既然你對所有事都那麼風輕雲淡,那麼對死亡也是一樣的吧。

話音剛落,她就把我往池塘裡麵推。

我不會遊泳,身體本能的保護機製,讓我拚命反抗了起來。

林玉心抓脫了我的胳膊,慣性讓她身體後仰倒進了池塘裡。

美女落水,自然會有很多熱心男士前來相救,但同時也容易遭受揩油行為。

林玉心在水裡掙紮了幾下,隨後就有人遊到她身邊將她抱住,讓在她水裡穩定下來,原本水也不是特彆深,她站穩了以後,見那個男人摟著自己的胸,不由惱羞成怒地大吼,“給我滾開。

男人見她好心不是驢肝肺,讓他很冇麵子,心裡一來氣就將她又按進了水裡。

她在水下掙紮得厲害,可能是那男人長得太凶了,周圍看熱鬨的人,一時間竟冇有阻止男人這番行為的。

我反應過來,連忙要喊,但還不等我喊出來,耳邊傳來了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放開她!”

池塘裡的男人也意識到了自己正在做什麼,像是受驚了一樣趕緊放開了林玉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