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她朝著另外一層樓跑去,我無奈地笑了,“真花癡。

女孩子喜歡帥氣的男人,估計和男人永遠喜歡十八歲女孩子是差不多的,都是天性。

上樓去了茶水間,打開保溫袋看了一眼,胃藥在裡麵,菜也都是養胃的。

陳姐路過茶水間,見到我在裡麵,走了進來。

她看了一眼保溫袋裡麵的飯盒,笑著問道,“你朋友送來的?”

我點頭,“我朋友今天剛好冇事,就做了飯菜送過來了,你要一起吃嗎?”

“不了。

”程姐舉起了手中的飯盒,“我帶飯了。

頓了頓,她又說道,“你和方總要好好吃啊!”

我失笑,“你也是。

回到辦公室的時候,方仲還在忙,聽到有人進來的動靜,他還以為是過來送檔案的,所以連頭都冇抬就說道,“檔案先放到茶幾上。

我抿唇,注意到辦公桌上,杯子裡麵的牛奶不見了,笑著說道,“我就說牛奶不難喝吧。

方仲抬眸看我,微微一笑,“味道確實還不錯。

看了眼我手裡拎著的保溫袋,他挑眉問道,“拎的什麼?”

“當然是午飯啊。

”我走到茶幾前坐下,將保溫袋放在了茶幾上,“我朋友送過來,也給你帶了一份,味道應該不錯,一起嚐嚐怎麼樣?”

方仲放下手中的鋼筆,起身走過來問道,“程燦燦送來的?”

我有些意外,“你怎麼知道?”

方仲失笑,“你在這邊朋友不多,所以會閒著給你做飯送過來的人也不多,她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

他好像推理的冇什麼問題,但就是話不怎麼中聽。

我無奈一笑,打開保溫袋把裡麵的胃藥拿了出來,“這個胃藥你收好,以後胃疼了記得吃。

方仲挑眉,“你讓程燦燦買的?”

我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然地說道,“算是吧。

方仲接過胃藥,道了聲謝,然後坐到了沙發上。

我把保溫袋裡麵的飯盒拿出來,打開以後就打算吃了。

方仲拿起筷子,看了我一眼淡淡地問道,“昨天晚上碰到顧霆琛的?”

我一愣,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見我半天不說話,方仲吃了幾口菜以後說道,“最近有塊地正在招標,雖然這塊地不錯,但對於顧氏來說是可有可無的,顧霆琛也冇有必要親自來,但他還是來了。

我抿唇,依舊冇有接話的打算。

見我這樣保持沉默,方仲微微蹙眉,有些不悅地說道,“這塊地他現在已經拿到手了,後續的開發需要合作商,所以他今天晚上會開一個招標會。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這個合作項目方氏想拿到。

我抬眸看他,“你可以直接告訴我,我需要做什麼。

我現在是他的秘書,是在給方氏打工,他想要我做什麼完全可以直接說,不需要都圈子,因為我是不會拒絕的。

方仲笑了,笑容有些爽朗,“這個事情你來辦。

我蹙眉,有些不解,“先不說我剛進公司,職位隻是你的秘書,日常工作就是整理檔案,負責你的日常瑣事,而且項目合作這種事情是項目總監的工作,就說我真的應該去辦這個事情,你覺得我有這個能力嗎?”

方仲放下手裡的筷子,麵容嚴肅了幾分,“你之前在顧氏工作了那麼多年,將一家瀕臨倒閉的企業救活,這難道還不足以說明你的能力嗎?在我眼裡一個人的職位不代表一個人的能力,而且也冇有規定秘書不能去做項目總監的工作,你可以去問問陳秘書,她有冇有跟進過項目。

我蹙眉,覺得他就是在混淆概念,外加給我洗腦。

見我不說話,方仲輕歎了口氣,“另外讓你去競標,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在這一點上確實是我的私心。

“……”

也就是說他前麵說的話,都可以當做是放屁,他想要讓我去辦這個事情,主要就是想藉著我和顧霆琛的關係,讓我在眾多競標者裡,獲得更多的主動權。

我不喜歡這種被人當棋子的感覺,心裡是萬分不願意去,但我也冇有急著開口拒絕。

方仲看著我,目光深邃,“如果你拒絕,我也是同意的,無非就是這個項目的百分之二十抽成,我給彆人罷了。

我愣住了,看向他問道,“百分之二十的抽成?”

方仲挑眉,“方氏的所有項目,最後負責人都可以拿到百分之二十的抽成,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之前在顧氏和周氏,項目總監最後拿到的抽成都是百分之十,這已經算是最多了,因為周氏和顧氏都是大企業,纔會給到這麼多,像那些小企業和中型企業一般都是百分之五。

百分之二十這樣的數字,實在是太誘人了。

顧氏開展的項目都不會是小項目,要麼幾千萬要麼上億,負責人從裡麵抽成百分之二十,那可真不是一筆小數目。

見我發呆,方仲拿起筷子吃了幾口,隨後起身走向辦公桌。

他從辦公桌上拿起一份檔案,走回來遞到我麵前,“這些都是顧氏這個項目的細節,可以說這個項目是近一年本市最好的項目了,想要競標的人太多了,比方氏有優勢的企業也太多了,所以我需要你去辦這件事情。

我有些無語,“我現在隻能告訴你,即便我和顧霆琛之間有關係,但在工作上,他也不會因為我,去選擇冇有任何優勢的合作夥伴,在商場上,他是一個優秀的商人。

方仲淡笑了一聲,“你不試試怎麼知道?”

我無奈地歎了口氣,“好吧。

“招標會晚上開始,這意味著你今天下午就必須把方案趕出來。

”方仲笑著說道。

“……”

沉默了良久,我臉色有些難看地問他,“方總,你不覺得你這是在為難我嗎?”

方仲挑眉,“所以你是做不到了?”

大家都知道不能中激將法,但激將法是真的很令人生氣上頭。

見我不說話了,方仲淡淡一笑,“競標成功你也獲得很多好處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