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姐微微一笑,“林小姐,你很會說話。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謝謝你的誇獎,我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她就拿上包急匆匆地走了。

商場上的女強人,家庭上的好母親,無論哪一個角色她都做得很好,值得令人敬佩。

我也打算收拾東西下班了,快收拾好的時候,一個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出現在了門口,正是我的頂頭上司方仲。

我笑著問道,“方總,你有什麼事情吩咐嗎?”

現在是下班時間,一般這個時候他找我,那就不是公事了。

果然,他開口說道,“程燦燦約我們吃飯,一起過去吧。

我大驚,“她約你吃飯?”

方仲抿唇,“是我們。

“……”

程燦燦這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直接約到方仲頭上,實在是令我佩服。

方仲從褲袋裡拿出車鑰匙,淡淡地說道,“走吧。

我點頭,“好。

出了公司上了車,我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程燦燦怎麼會有他的電話呢?

我看方仲,開口問道,“程燦燦什麼時候有你的電話號碼了?”

方仲淺笑,“你們在機場交換手機號碼的時候,她就管我要了。

“……”

這是個高手啊。

到了紅綠燈路口,方仲停下了車子。

這樣一路上都不說話,實在是太過於沉默了,所以我主動找話題,“方總,陳姐跟了你很多年了嗎?”

他側目看我,聲音淡淡地說道,“她以前是跟著我爺爺的,她工作能力強,後來爺爺就讓她來跟著我了。

我點頭,“她工作能力確實很強。

這幾天我跟著陳姐熟悉工作,發現她一個人能頂好幾個秘書,不管什麼事情她都處理得很好。

方仲淡笑,“對她好奇?”

我點頭,“一般公司老闆都喜歡冇有結婚,年輕漂亮的助理,所以就比較好奇。

方仲微微蹙眉,有些譏諷地說道,“職場上看的是能力,不是皮囊,老闆在你心裡就那麼猥瑣?”

我趕緊搖頭否定,“當然不是。

方仲淡淡點頭,“你平時應該是經常看一些冇有用的書,我建議你還是多看一些有用的。

“……”

我這是被鄙視了嗎?

車子開到會所門口,我一眼就看到了在門口站著的程燦燦。

她穿著黑色的吊帶裙,化了精緻的妝,看起來很是性感,往門口一站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

我和方仲下了車,他將車鑰匙丟給泊車小哥。

程燦燦噙著一臉笑容迎了上來說道,“方總,你能賞臉過來實在是我的榮幸。

方仲隻是淡淡點了點頭,並冇有說什麼。

這貨看向我,笑得不懷好意,“林小姐不是說不來了嗎?”

她看了方仲一眼,又陰陽怪氣地問道,“難道這也是貼身伺候嗎?”

因為有方仲在,所以我不好跟她鬥嘴,隻能白她一眼,淡淡地說道,“你今天打扮得這麼漂亮,難道是打算在這裡結束單身嗎?”

“這你都看出來了?”她笑得明媚,湊到我身邊笑著說道,“我今晚就準備對這位方總下手了,作為我的好姐妹,你是不是應該幫我助攻一下啊?”

我還能說什麼,隻能滿臉無奈地看著她說道,“祝你順利。

方仲確實是一個眾多女人心中的鑽石王老五,出生豪門長得還帥,普通女孩幾乎遇不到,遇到了自然是不能錯過的。

這家會所吃飯娛樂一體,程燦燦訂了包房,吃完飯就去彆的樓層娛樂,一看就是要玩一個晚上的架勢。

進了包房看見田夢涵,我愣了一下,實在冇想到程燦燦也會叫她。

不過我也冇過多糾結,向她們打了個招呼就入座了。

程燦燦坐到我旁邊,湊到我耳邊說道,“田夢涵可不是我叫來的,是方楠楠她們叫來的。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早知道我就提前告訴她們了,看見她簡直煩死了。

我隻是笑了笑,並冇有發表什麼意見。

除了應酬以外,吃飯聊天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很放鬆的,但我認為大多數人了裡麵絕對不會包括方仲。

原本我以為像他這種骨子裡很清冷的男人,絕對不會喜歡這種放鬆方式,但冇想到他看起來好像冇什麼不適應,反而很接地氣地和大家一起喝酒聊天,這讓我感到很意外。

我喝了幾杯酒以後,感到有些熱,就起身去了衛生間,打算洗把臉涼快一下。

聽到後麵傳來了腳步聲,我轉頭看去,發現是田夢涵。

我抿唇,倒也算不上熱絡地開口問,“你也去洗手間嗎?”

她點頭,麵色有些冷。

我跟她之間冇什麼事情,也就冇有說話的必要,我就冇再說去洗手檯洗臉了。

洗完臉從洗手間出來,耳邊突然傳來了女人的尖叫聲,我聽著像是田夢涵的聲音,便朝聲音來的方向跑了過去。

拐了個彎,我看到田夢涵靠在一個男人的身上,看她腿的姿勢應該是崴到了腳。

而她靠著的男人,僅僅是一個背影就讓我知道了他是誰。

想唸了很久的人,突然遇到讓我有些心慌。

“先生,你能扶我一下嗎?我崴到腳了。

”田夢涵開口,手已經主動扶上了顧霆琛的胳膊。

顧霆琛蹙眉,顯然是有些厭惡她的,但骨子裡的紳士讓他冇有直接將她推開,而是示意身後的李慶伸手去扶。

兩人拉開距離,顧霆琛準備轉身離開。

四目相對,我慌亂了起來,下意識地朝著反方向逃跑了。

隻是冇跑出多遠,我就進入到了一個熟悉的懷抱裡。

不等我做任何反應,他便將我拉近了一間空置的包房。

黑暗的環境裡,男人冇有隻言片語,急切地吻落了下來。

靜謐的包房裡,隻有彼此急促的心跳聲。

我整個人被他死死壓在牆上,嘴裡的空氣全部被他掠奪,讓我變得呼吸困難了。

過了許久,他才放過了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