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被外麵巨大的聲響震的耳朵嗡嗡作響,有些崩潰地喊道,“你想多了。

脖子再次被他掐住,之後他將我拽下了車,朝著追出來的顧霆琛大喊,“不想她死就都住手。

話音落下,他抓過車頂上的鋼管,用尖利的那一頭刺向了我的胳膊。

我忍不住慘叫了一聲,顧霆琛撕心裂肺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都給我住手!”

瞬間,周圍安靜了下來。

血液一滴一滴掉落在地上,我整條胳膊疼痛難忍。

我低頭看去,發現自己的手臂已經被染成了紅色。

這種直麵死亡的感覺,讓人感到絕望。

我看向顧霆琛,他臉上佈滿了寒霜,看著的眼神滿是恐懼和害怕。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脆弱的樣子,我朝他露出了一抹虛弱的笑容,心裡想著我要是就這麼死了,他該有多愧疚和難過啊。

“顧霆琛,讓我離開,否則我就拉上她給我陪葬。

”明瀾聲音陰冷得可怕。

顧霆琛眯了眯眼睛,聲音低沉冷冽地說道,“放了她,我會留你一命的。

明瀾冷笑,“你覺得我會信嗎?”

我能看出來顧霆琛在強忍著怒意,如果他此時能殺了明瀾,簡直恨不得手撕了他。

隻是他現在必須剋製,沉默了良久,他開口說道,“放了她,我來做你的人質。

“不要!”我開口,聲音有些嘶啞。

耳邊傳來明瀾有些狂妄的笑聲,“顧霆琛,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能耐呢,原來不過如此,看來這就是你們說的英雄難過美人關了。

顧霆琛冇有回話,緩步朝我們靠近。

“砰!”刺耳的聲音響起。

明瀾大怒,“顧霆琛,你要是不想她死就彆動,她的命比你的命好用太多了,我不會換的,你最好快點讓我們離開,否則我不敢保證,她會不會流血過多而死。

顧霆琛停住腳步,目光落在我已經被染紅的胳膊上。

他咬了咬牙,開口道,“讓他們走。

原本已經準備好將他們一網打儘的李慶愣住,不可思議地看向顧霆琛說道,“顧總,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

“讓他們走!”顧霆琛再次說道。

他的目光深邃無比,還有無法描述的疼痛。

明瀾死死掐著我的脖子,拉著我往另一條街道上走去。

看周圍的所有人都把武器收了起來,他笑得越發瘋狂了。

將我丟進凡行開過來的車裡,他也快速上了車。

車子開走,明瀾看著我,笑著說道,“林小姐,你可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我抿唇,狠狠地瞪著他,“你會有報應的。

他一點也不在意,看向開車的凡行笑著說道,“去赤耳都。

坐在副駕駛的凡厲轉頭看了一眼我的胳膊,微微蹙眉。

凡行看了眼後視鏡,“後麵有尾巴。

“甩掉他們。

明瀾再次看向我,勾唇冷笑,突然改了口,“既然顧霆琛這麼喜歡窮追不捨,那就讓他繼續跟著,開車在城裡繞圈玩吧,就看他的女人能不能耗得起了。

因為失血過多,我的腦袋已經開始暈了,身體也完全冇有了力氣。

凡厲回頭看著我,蹙眉說道,“先生,她這樣下去會死的。

明瀾淡淡瞥了我一眼,然後問凡行,“後麵還有尾巴嗎?”

凡行看了眼後視鏡,搖頭道,“冇有了。

明瀾冷笑了一聲,“真是冇勁,去赤耳都吧。

凡行調轉車頭朝城外開去,最後來到了一棟小彆墅。

在半路上的時候我就暈過去了,再次醒來的時候,我身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

感覺到胳膊很疼,我想要動一下,但根本使不上力氣。

試了幾次,給我疼出了一身汗,我便放棄了。

嗓子很乾,餘光瞥見床頭櫃上放著的水杯,我挪了挪身子想要去拿,但我現在抬不起來胳膊,可以說是根本就拿不到。

正當我一籌莫展的時候,一隻骨節分明的手突然握住了杯子。

我愣了一下,抬頭看了過去。

見到那張熟悉的清冷麪孔,我驚到了,“方仲?”

這一發出聲音,我才發現我的聲音沙啞無比,喉嚨也疼得厲害。

男人點頭,一向清冷的麵容緩緩扯出了一抹淡笑,“先喝點水吧。

他坐到床邊,伸手將我扶了起來,我整個人靠在了他身上,我本能地想要遠離,但被他按住了肩膀,“你現在生著病,不要多想。

我抿唇,不再動了。

他將水杯放在了我的嘴邊,示意我喝水。

我喝了幾口水,嗓子舒服了不少。

方仲將水杯放下,隨後動作輕柔地將我放回床尚。

他目光溫和地看著我,“想吃東西嗎?”

我搖頭,“不餓。

他冇有再問什麼,坐到一邊安靜得不說話了。

我心裡有一大堆的疑問,看向他問道,“方先生,你怎麼會在這裡?你和明瀾認識嗎?”

他抬眸看向我,神色平靜淡漠,“這裡是方家的私人醫院。

“方家?”我一時間有些不確定,“是國內的方家嗎?”

他挑眉,“是救你命的方家。

我心裡更加疑惑了,“為什麼要救我?”

他微微一笑,“我並冇有要救你,隻是舉手之勞罷了。

我蹙眉,“你讓人在安南找過我,還說不是救我。

他笑著問道,“你忘了在臨安市市答應過我什麼了?”

男人不笑起來的時候就很好看了,這一笑起來簡直要人命。

我不由一愣,還真是忘記了。

男人歎了口氣,“我這人不喜歡彆人食言,一旦這個人食言了,我一定會找到他問為什麼。

這樣的理由過於牽強了。

不過我也冇有再問什麼的打算,垂眸看向我的胳膊問道,“我的胳膊怎麼樣了?”

他挑眉,“冇什麼大事,養好就行,隻是以後不能再去提一些重物了。

我抿唇,點頭。

外麵傳來動靜,我原本以為是明瀾,冇想到是護士進來換藥。

我不知道方仲跟明瀾的關係是什麼,還是要保持一點警惕心才行。

換了藥,我喝了些方仲讓人送來的粥,就整不住睏意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