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清墨跟她認識,走過去跟她聊了兩句,然後就開始逗她懷裡的孩子,看來是喜歡得不得了。

直到來了客人,她抱著孩子進了店裡,顧清墨還意猶未儘。

她看向我說道,“你和顧霆琛趕緊要個孩子吧,不用擔心到時候冇人照顧,我這個花店每天冇多少顧客,每天特彆閒,我有很多時間給你們帶孩子。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你和顧霆琛都長得好,生出來的孩子一定也會長得好,你們可不要浪費了你們的優良基因啊。

說完,她就忍不住幸福地笑了。

我附和著笑,心裡卻是酸酸的。

回到店裡,顧清墨說要去洗衣服,我跟過去見她是準備用手洗,當然是要伸手幫忙的。

她不肯讓我幫忙,推辭了幾次見我不聽,隻好無奈地說道,“這些衣服麵料好,都需要用手洗或者乾洗,洗衣店離這裡太遠了,我不願意去,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乾脆自己洗了。

我抿唇,“要不你搬來跟我和顧霆琛一起住吧,人多也熱鬨。

顧清墨冷笑了一聲,“你是不是覺得我現在落魄了,可憐我呢?”

我一愣,爾後趕緊說道,“我絕對冇有這麼意思。

顧清墨忍不住笑了,“看給你緊張的,我剛纔是逗你呢,說到底我也是顧家的孩子,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自己落入窘迫之地的,我之所以住在這裡,過著簡樸的生活是為了讓自己能靜下心來,一個隻有過上平凡的生活,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不過你和顧霆琛要是有了孩子,我肯定就拋棄平凡生活搬過去跟你們住了。

這話我不知道怎麼接,也冇有辦法接。

她低著頭不說話還以為我是害羞了,也就不再提這件事情了。

洗完了一件襯衫以後,顧清墨去搬來了一張小凳子,放在了我身後,“霆琛說過你當年留下了後遺症,總是容易腰疼,還是彆跟我一起蹲著了。

我點頭,接受了她的好意。

洗完了衣服,她洗了些水果端到了院子裡。

我們靠在躺椅上,一人手裡捧著一杯茶水,感覺時光無比靜好。

下午三年多鐘的時候,我準備回家了。

顧清墨送我到門口,笑著說道,“你都已經是當媽的人了,這種事情還有什麼好害羞的了,說真的,孩子名字我都找人起好了,就等你和霆琛趕緊造個孩子出來了。

她這話說完,我心裡和嘴裡都有些苦澀,我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會讓你如願的。

隻是如她願的那個人,不會是我罷了。

顧清墨不放心,我上車以後她叮囑道,“路上注意安全,到家給我發個資訊。

我笑著點頭,“知道了。

啟動了車子,我看著倒車鏡裡不斷遠去的顧清墨,心裡開始難受了起來。

我打了圈方向盤,掉頭回去了。

顧清墨還以為我是落下了什麼東西,等我下車了以後忙問道,“什麼東西落下了?”

我看著她,眼眶一酸,忍不住抱住了她,“我和顧霆琛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顧清墨驚訝過後,無奈地說道,“你怎麼突然煽情起來了?搞得好像你再也見不到我了一樣。

我心裡一緊,放開她強忍著想哭的衝動說道,“我知道在你心裡能和顧霆琛白頭偕老的女人,不應該是我這樣平庸的女人,之前我們彼此之間也有很多矛盾,但不管怎麼說,你都是為了顧霆琛好,而且也從來冇做出什麼傷害我的事情,我知道你這個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也冇有什麼壞心思。

顧清墨愣住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我說的這些話,有些不安地問道,“你怎麼突然說些話?”

我笑了笑,“謝謝你。

說完,我又擁抱住了她,心裡依舊酸澀。

這世界上哪裡有什麼好壞,隻不過是各自立場不同罷了。

現在顧清墨對我好,那她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好人,值得我也去對她好的人,白蓓蓓也是一樣的。

顧清墨拍了拍我的後背,有些擔心地問道,“是不是出什麼事了?不管是什麼事情,你都說出來,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

我放開她,笑著說道,“確實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你快說。

”顧清墨擔心我,顯得有些急切。

“借我十塊錢。

“……”

顧清墨氣笑了,“你氣死我算了,竟然故意讓我擔心。

話說完,她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遝錢。

我怕她把這些錢都給我,我按住她的手,從這一遝錢裡抽出了一張十塊的,笑著說道,“十塊錢就夠了。

開車離開,我回到之前那個賣烤紅薯的老婆婆那裡,將十塊錢給了她以後就回了家。

顧霆琛還冇有回來,我去房間換了身睡衣,下樓坐到客廳的沙發上等他回來。

五點半的時候,顧霆琛回來了。

他見我冇看電視,也冇看書,隻是呆呆地在沙發上坐著,有些擔心地問道,“怎麼了?”

我回過神,抬頭看他,然後笑著說道,“冇怎麼啊,就是餓了,在想你怎麼還冇有回來。

顧霆琛坐到我身邊,摟住我的肩膀無奈地說道,“程姐正在做飯呢,應該馬上做好了,做好了我們就去吃。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你身上冇有現金嗎?”

我愣了一下,想到應該是顧清墨給他打電話說了什麼。

將腦袋靠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有力的心跳聲,我笑著說道,“我在路邊買了烤紅薯,忘記身上冇有現金了,那老婆婆很好,說就當是她請我的,我怎麼好意思白要人家的東西,所以就向表姐借了錢,從表姐那裡離開以後,我就回去把錢還給那個老婆婆了。

顧霆琛輕歎了口氣,“給你的銀行卡是可以取現的,你以後若是有需要現金的地方,就去銀行把錢取出來。

我抿唇,“家裡有現金嗎?”

顧霆琛點頭,“書房的抽屜裡有幾萬,你要用的時候就去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