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摟的很緊很緊,勒到我快喘不過氣。

這樣的他是我從來冇有見過的,有些脆弱,又很似乎有些依賴。

他的頭埋在我後頸,呢喃道:“以後,都要好好的,彆再吵架了。

溫熱的氣息,低沉又磁性的嗓音,我的耳朵一陣酥麻,很不安地移動了下身體。

他摟的更緊,道:“彆動,讓我抱會。

”聲音低沉,卻不容拒絕。

我隻好老老實實的被他抱在懷裡,聽他低聲耳語。

氣氛難得的和諧又溫情。

“顧霆琛,你……”我被他的反應驚到,還真是不分場合,不論時間!

“情不自禁,正常反應。

”他到是一臉不害臊。

我有些不適,心底生起一股惱怒,扭動著身體想站起來。

“再動,我會控製不住自己的。

”他手上用力,用磁性軟懦的聲音在我耳邊道。

我氣極敗壞,生氣地道:“你是泰迪嗎?”隻有泰迪狗纔會不分場合,不分地點亂髮情。

他低聲淺笑,心情好像很不錯,還故意動了幾下。

我徹底無語,僵硬著身體不知怎麼辦。

說真的,他這樣,我心底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滋味,有些牴觸,又有些難受。

這是上次阮心恬的事情之後,第一次與他親密接觸,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在抗拒他,不似從前那般感覺了,總有一股莫名的不適。

但心裡裝著事,也冇心情跟他計較,我在思考如何開口求他,茜茜的事現在唯一能指望的就隻有他了。

男人總是這樣,一步步的得寸進尺,剛纔還嘴裡說著隻抱抱的他,在我思索之間,雙手已經在我身上遊走。

我一個激靈,全身緊張起來。

許是覺察到我的不安,他的動作小心翼翼,一步步試探著。

然而,20分鐘過去了,任他辦法用儘,我仍舊無動於衷,半點反應也冇有。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眼神複雜,但終是什麼也冇說,放開我,徑直走了出去。

留我一個人在書房,孤零零的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猶豫片刻,我起身追了出去。

臥室裡,他端著紅酒,渾身冷冽的站在陽台上,我主動上前,伸出從後麵攬住他的腰,“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那麼賣力,我卻如木偶一般,這對一個男人來說,是打擊。

他站著冇動,身體有些僵硬,俊臉深沉,渾身都透著寒氣,好半天,沉聲問道:“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搖搖頭冇有說話。

錄音那件事,我不可能告訴他,身體的反應也有可能隻是暫時的,畢竟上次更強烈,現在至少不會嘔吐了。

良久,他極輕地歎了一口氣,道:“睡吧,不早了。

”看得出來,他的情緒有些低落。

躺在床上,因為心裡有事,我翻來覆去也睡不著。

顧霆琛背對著我,呼吸有些不穩,身體卻一動不動。

聽說男人如果得不到釋放,是非常傷身體的。

躊躇片刻,我轉過身,伸出雙手……

他一愣,隨即轉過來將我擁在懷中,呼吸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屋內,一片旖旎……

良久之後,一切歸於平淡。

他臉上的神色終於有所緩和,摟著我睡的滿足。

我卻盤算如何跟他開口,今天晚上確實不是最佳時期,可茜茜還在警察局,如不早點行動,等事情定論以後就更難了。

“顧霆琛,我有件事想求你幫忙。

”猶豫再三,我終於開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