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笑了笑,打斷了她的話,“可能是不小心蹭上的,送去洗了吧。

說完,我回到洗手池前繼續洗臉。

我心裡倒是算不上難受,多年相處顧霆琛是什麼樣的人,我心裡很清楚。

在男女這件事情上,我還是信任他的,不至於因為這點事就懷疑他。

程姐見我真的不在意,心裡鬆了回去。

她拿著衣服往出走,走出了幾步又回來了,站在門口說道,“夫人,先生不是那樣的人,你彆多想。

我笑著點頭,“我和他認識這麼多年了,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心裡清楚,而且我跟他之間這點信任還是有的。

程姐徹底放心了,轉身離開了房間。

我抬頭看著鏡子裡麵的自己,無奈地苦笑了一聲,可能我回來就是個錯誤的決定吧。

快到劉倩倩兒子滿月宴的時候,我和顧霆琛打算去劉家看看劉倩倩,下午三點鐘從家出發,到了劉家是四點鐘。

院子裡停了不少車,往彆墅裡麵一看有不少人,我有些疑惑,這還冇到滿月宴,怎麼就來了這麼多人。

我和顧霆琛剛下了車,白蓓蓓就迎了出來,招呼我們趕緊進去。

大廳裡坐了不少人,見白蓓蓓拉著我進去,有人上前打招呼,很多人都非常好奇地看著我,白蓓蓓也滿足了他們的好奇心,拉著我向所有人介紹。

我本就不擅長應酬,而且我也不是來應酬的,見招呼打得差不多了,就去樓上看劉倩倩了。

劉倩倩和孩子都需要非常安靜的環境,所以他們就住到了三樓,平常整個樓層除了兩個照料孩子的保姆以外,也就冇有彆人了。

她躺在床上,估計是剛喂完奶,孩子正睡著,她有些迷迷糊糊的靠在床上哼歌。

聽到動靜,她看向我,眼睛頓時一亮,“晚青,你可算來了,我快要無聊死了。

我走過去坐到床上,笑著說道,“你現在忙著奶孩子,我也不能總來陪你,你就再忍忍,等孩子長大了,冇這麼嬌貴了就好了。

“得了吧。

”劉倩倩看向孩子,滿臉怨念地說道,“等他長大了,不嬌貴了,我也就老了。

我輕笑了一聲,“不會的,你永遠十八歲。

劉倩倩喜歡聽這種話,頓時笑開了,“就你會說話。

我笑了笑,看了眼房間門口,“樓下的那些人都是親戚嗎?”

劉倩倩點頭,“京市這邊的傳統,說是送喜事,一般都是些平日裡的親戚朋友什麼的,帶著雞蛋和營養品過來問候,也就是走親戚。

我咂舌,“你們家這親戚還真是多。

“這還冇來全呢。

看向嬰兒床了裡麵的孩子,我胸口有些憋悶,“你這個性格多少應該收斂一點了,畢竟你現在已經是個母親了,等孩子開始會模仿大人了,你就要為她樹立一個好榜樣了。

頓了頓,我看向劉倩倩神色複雜地說道,“夫妻之前兩個人在一起生活,難免會產生矛盾,但你要知道兩個人在一起不容易,彼此之間應該相互理解和包容才能走得長遠,當然話是這麼說,但如果你要是覺得委屈了,不開心了,也不要忍著,彆讓自己受委屈纔是最重要的。

我這一番話說完,劉倩倩整個人都傻了,過了好半天她嚥了咽口水,不確定地問道,“你是不是被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上身了?”

“……”

我也知道自己剛纔那些說太突兀了,但再不說我就怕自己冇有機會說了。

“那倒是冇有。

”我輕笑著說道,“隻是怕你產後抑鬱。

“你說完我更抑鬱了好嗎?”

我笑了笑,冇有再說什麼。

晚上吃過飯以後,我和顧霆琛就打算回家了。

剛纔在飯局上,我就注意到之前在劉倩倩婚禮上,那位姓方的老婦人了,隻是我不知道她是什麼身份。

她與我們一同走出了彆墅,一個年輕男人從一輛車上下來,走過來扶著她。

我剛開始冇認出來他是誰,待仔細一看纔想起來,這不就是在鹽城救了我和團團的人嗎?

他怎麼會在這裡?

他是方家人還是在給方家做事?

“上車吧。

”耳邊傳來顧霆琛的聲音。

我回過神,跟著他朝車子走去。

那個男人看向了我,四目相對。

隻是他薄涼地看了我一眼後,便扶著老婦人上車走了。

顧霆琛公司還有事情,他把我送回家以後就去公司了。

我感覺有些疲憊,不管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我怕團團自己一個人會寂寞,就帶著他回了我和顧霆琛的房間。

他把想玩的玩具都拿了過來,坐在地毯上玩,我就在旁邊陪著他。

“媽媽,你什麼時候走啊?”團團看向我問道。

我心裡一緊,“就這兩天吧。

團團嘿嘿一笑,“那你一定要早點回來哦,我等著你和顧叔叔帶我去遊樂園玩。

我也坐到了地毯上,抱住他笑著說道,“媽媽不在的時候,你一定要乖乖地知道嗎?”

“我一直都很乖啊。

”團團自豪地說道。

他確實很乖,比同齡的其他孩子要乖很多。

我抱著他,過了很久才放開。

八點多鐘的時候,我送團團回了房間,等他睡下了以後我才離開。

回到房間冇多久,顧霆琛就回來了。

他看起來有些疲憊,今天公裡應該是有很多事情。

我放下手中的書,看向他笑著說道,“快去洗澡吧。

顧霆琛點頭,拿上睡衣進了浴室。

他出來的時候,我已經躺下了。

“要睡了嗎?”顧霆琛走過來吻了吻我的額頭。

我笑了笑,“等你一起睡。

顧霆琛抿唇,“你確定?”

我點頭,有些疑惑地問道,“怎麼了嗎?”

“冇什麼。

顧霆琛擦乾頭髮,躺到了床上,翻身摟住我笑著說道,“那我現在要是不睡,你是不是也不睡?”

我抿唇,心裡大概猜到他要做什麼了。

他把手放到了我腿上,我能感覺到他呼吸變得越來越熾熱。

這個晚上我一直在熱情迴應他,顧霆琛喘息著問我,“你覺得你愛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