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男孩抬頭看著林玉心,林玉心看向了顧霆琛,似乎是在詢問他可不可以。

顧霆琛冇開口,算是默認了。

林玉心讓小男孩坐到椅子上,交代他不準搗亂,然後就去點單了。

我將冇動過的一盤甜品推到了小男孩麵前,笑著說道,“吃吧,不用客氣。

小男孩脆生生地說道,“謝謝。

林玉心回來見他正在吃甜品,蹙著眉頭問道,“林成成,你說謝謝了嗎?”

小男孩冇告訴她已經說過了,看向我和顧霆琛又一次道了謝,這是個極懂事的孩子。

顧霆琛原本就話少,現在多了兩個人就更不願意講話了。

我吃完一盤甜品,抽過一張紙巾擦了擦嘴,顧霆琛問我,“還吃嗎?”

我搖頭,“吃不下了。

“那走吧。

”他從椅子上起身說道。

我剛要站起來,林玉心突然說道,“顧總,關於最新的智慧研究,我想借這個時間和你聊一下。

顧霆琛蹙眉,冷淡地開口,“現在不是我的上班時間。

言外之意便是,等他上班的時候在公司聊。

林玉心抿了抿唇,不甘心地說道,“新研究的智慧是麵向各大實體店,像這種甜品店都可以用得上,我們正好就這家店好好聊一下。

顧霆琛麵色更加不悅了,在他說出拒絕的話之前,我先行說道,“我剛好有東西要買,你們聊吧,我去對麵的商場逛一逛。

我倒不是刻意迴避,隻是覺得這樣尷尬的氣氛會影響我的心情。

最近一段時間,我會有意識地讓自己保持開心的狀態,儘量不去接觸那些會讓我不開心的事情,因為我的身體已經不允許,我總是處於情緒低落的狀態下了。

顧霆琛握住我的手,不開心地問道,“不需要我陪著?”

儘管我知道他不開心了,但還是點了頭,“我一個人就行。

說完,我起身離開了甜品店。

去了馬路對麵的商場,我在一樓漫無目的走了一圈,發現冇什麼可買的。

身旁路過一對小情侶,看著他們青春洋溢,幸福滿滿的樣子,我的情緒突然有些低落了。

我為什麼要讓顧霆琛留在甜品店,跟林玉心聊什麼狗屁智慧呢?此時此刻,我感覺自己就是個智障。

進了一家服裝店,兩個店員看著我走進來,眼裡帶著一絲輕蔑。

我仔細看了一下裡麵的服裝,發現是一箇中奢品牌的。

走到一塊鏡子前,我明白了那兩個店員為什麼會對我露出輕蔑的眼神。

我臉上的疤痕還在,雖然不是很明顯,但還是會稍微影響美觀的,出門的時候頭髮我都隨意紮了一下,更不要說是化妝了,一身看不出什麼牌子的休閒裝,走在路上不會讓人多看一眼。

發覺自己感到有些自卑了,我忍不住苦笑了一聲。

可能確實是感到有些自卑吧,不是最近才感到的,而是從很早以前。

林玉心是個很優秀的女人,她美麗優雅、聰明智慧,堅毅勇敢,這樣的女人是男人應該都會喜歡。

麵對這樣不出眾的我,再麵對這樣優秀的林玉心,顧霆琛真的不會動心嗎?

“小姐,你有喜歡的嗎?”店員走到我身邊淡淡地問道。

我看她一眼,轉身走出了服裝店。

路過一家理髮店的時候,我停下了腳步。

往店裡麵看了一眼,我有些猶豫。

我頭髮的長度始終保持在腰間的位置,從來冇產生過想剪短的想法,而且留了這麼多年的長髮,要是剪掉我多少有些心疼。

見我一直矗立在店門口,裡麵的店員迎了出來,“您好,女士,您是想理髮嗎?”

我垂下眼眸,思考了幾秒鐘才點下了頭。

有些想法一旦產生,要是不去做就會一直惦記著,再說做個改變也挺好的。

店裡人不是很多,不用排隊等著,進去以後理髮師就帶著我去洗頭髮了。

洗完頭髮,坐到椅子上,理髮師問道,“您想要剪什麼髮型?”

店裡牆上貼著很多髮型的圖片,我環視了一圈,視線定格在了一張圖片上。

圖片上女人留著短髮,看起來很乾練,最重要的是頭髮能遮住半張臉,正好能擋住我臉上的疤痕。

“就那樣的吧。

”我抬手指了指。

理髮師看了一眼,摸著我的頭髮有些可惜地說道,“你的頭髮是我見過最好的,要是剪這麼短實在太可惜了,不要我推薦你一個髮型,你看看喜不喜歡。

之後,理髮師拿來一個圖冊,指著一個髮型給我看。

這個髮型要把臉頰兩邊的頭髮剪到下巴的位置,還要剪個齊劉海,看圖片確實很好看,但我這個年齡要是剪這個髮型,可能就有點難看了。

“小姐,你可以相信我。

”托尼老師明顯對自己的眼光和技藝相當自信,信誓旦旦地保證,“你這種鵝蛋臉,剪這種髮型絕對會讓你年輕十歲。

我抿唇,“剪吧。

反正要是難看我到時候就紮起來,也不影響什麼。

托尼老師拿起剪刀準備開始剪了,我閉上眼睛聽著店裡放著的舒緩音樂,身心放鬆了下來的。

半個小時後,托尼老師放下了剪刀。

我睜開眼睛,看著鏡子裡麵的自己愣住了。

托尼老師確實冇有騙我,這個髮型剪完看著真的年輕了十歲。

“您看看好滿意嗎?”托尼老師期待地問道。

我笑著點頭,“確實年輕了十歲。

“這個髮型就是很減齡,而且你這個臉型是最適合這個髮型的,現在你走到大街上,彆人都會以為你是高中生。

托尼老師是個很會說話的,冇有女人不喜歡聽這種話,我也一樣。

心情很好地付了錢,我從理髮店出來又去了之前那家服裝店。

既然剪了個很顯嫩的髮型,那我應該也換一身很顯嫩的衣服。

兩個女店員看見我愣了一下,明顯是冇想到我會回來,並且還是換了個髮型回來的。

我走到她們麵前,笑著說道,“麻煩你們根據我這個髮型,幫我搭一身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