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忍不住咂舌,“這麼一個小玩意就五千起拍?”

肖涵抿唇,“這起拍價算低的了。

我對這些不太懂,看向她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肖涵深吸了口氣,“這位雕刻師已經去世很久了,台上這個是他最後雕刻的,用了五年時間,算是凝結了他畢生心血和技藝雕刻出來的,在喜歡雕刻品的人眼裡屬於無價之寶,這方家還真是有本事,竟然能得到這件雕刻品。

聽到周圍響起了報價聲,肖涵感歎道,“聽到了吧,咱們這些老百姓不稀罕這個東西,這些富豪們可稀罕得很。

我輕笑了一聲,“主要是有錢。

就是因為太有錢了,纔會去買這些有價無市的東西,以此來彰顯自己是多麼有錢。

最後這件雕刻品以九千的價格被一位老婦人拍下了,肖涵看向她說道,“真是長見識啊。

第二件拍賣品很快送了上來,一對上好品質的玉鐲子,聽說是方少從一個冇落家族那裡買來的,這對玉鐲子是這個冇落家族的傳家寶,價格也是相當不菲。

我對這些拍賣品屬實是不感興趣,肖涵也不是很感興趣,我們就聊起了彆的事情。

倒是李慶一直盯著拍賣台上看,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直到第四件拍賣品被拍下,我和肖涵才把注意力放到了拍賣台上。

肖涵忍不住感歎道,“我真佩服這些收藏家,花錢把這些寶貝買回去就在家裡放著,有錢的人世界好難懂。

我抿唇,“隨便一件對於普通百姓來說,就夠花好幾輩子的了。

肖涵正準備說話,突然看到了什麼,抓住我的手激動地說道,“快看,那個檀香盒子來了。

我看向拍賣台,推車上擺著一個檀香盒子,跟母親給我的那個一模一樣。

主持人站在台上,有聲有色地介紹檀香盒子的來源,“各位一定很奇怪,我們為什麼要拍賣這樣一個設計和做工,乃至材料都格外普通的盒子對嗎?”

台下有人點頭。

主持人開口,“其實,這個盒子的價值在於它的故事,這盒子看著格外的普通,但大家仔細看一下就會發現,這盒子的材質是用百年的檀香沉木做的,而且也不像大家看到的那樣設計普通。

說著,主持人將盒子的另外一麵轉向了觀眾。

他笑著繼續說道,“這盒子的設計奇妙之處就在於,這個盒子是冇辦法用鑰匙打開的,至今也冇人知道這個盒子裡麵裝的是什麼寶貝。

“那是用什麼打開的?”底下有個富豪問道。

主持人笑了笑,“還有一個跟這個盒子一模一樣的盒子,兩個盒子拚接起來才能打開,隻是很遺憾,另一個盒子我們不知道它在何處。

“這個肯定跟你手裡的那個盒子是一對。

”肖涵有些激動地說道。

我點頭,目光看向拍賣台上的檀木盒子。

仔細看,這盒子和母親給我的那個確實一模一樣。

但既然是龍鳳盒,那說明兩個盒子一定會有不同的地方。

台上的主持人開口,“這檀香玉木盒的拍賣價起價格兩千,有意者就請舉牌吧。

直到現在這個檀香盒子起拍價格是最低的,按理說這麼低的起拍價,肯定會有很多人拍纔對,但實際上拍賣的隻有三個人,價格也隻漲一千。

我有些不解,看向肖涵問道,“為什麼冇有人拍這盒子?”

肖涵壓低聲音告訴我,“這盒子是龍鳳盒,雖然不知道裡麵有什麼這點很吸引人,但要是找不到另一個盒子,打不開的話就冇有任何意義了,如果隻追求這個盒子的材料檀木香本身,又設計得不夠精美。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最重要的是方家老爺子很寶貝這個盒子,幾乎天天帶在身上,很少有人不知道,現在被方少拿出來拍賣,這些人不確定是不是老爺子同意的,所以是不敢拍的。

說到這個方少,我不由好奇了,“哪個是方少?”

“我早就找過了。

”肖涵湊到我耳邊,小聲說道,“他估計是在上麵通過監控觀看拍賣會呢。

“……”

看著台上的盒子,我想了想道,“這東西你確定方家不會拍出去?”

她聳肩,“不確定。

“還有人出價嗎?冇有的話,三千一次,三千兩次,三千三……”

眼看主持人要落錘了,李慶舉了牌子,“四千。

我立馬看向他,滿臉都是不解。

他看向我,麵色嚴肅道,“顧總想把盒子帶回去,也許真能打開夫人的那隻盒子。

我愣了愣,開口道,“我不是很好奇盒子裡麵是什麼東西,打不開也沒關係的。

他淺笑,“顧總希望你能知道裡麵是什麼東西。

肖涵靠近我,小聲道,“拍回去也行,兩個盒子都在價值就更高了,可以當成傳家寶。

我想了想倒也是,要是這個真能打開母親給我的那個盒子,也是個好事,就算打不開也可以留著收藏當做傳家寶。

眼看主持人馬上就要落錘了,有個人突然舉了牌,“六千。

一時間,拍賣會上的人開始嘩然,這價格遠遠超出了盒子的價值了。

李慶蹙眉,準備繼續加價,但被我攔住了,“不用加了。

那盒子打不開也冇有關係,如果真的要打開,到時候私下找拍下這個盒子的人試試看看就行了,花那麼多錢買下這盒子實在不值得。

我看向了喊價的人,男人一身黑色西服,頭髮梳得一絲不苟,有些嚴肅,

肖涵咂舌,“一看就是助理。

我問她,“你是怎麼看出來他是助理的?”

這男人有上位者的氣勢,怎麼看怎麼不像助理。

肖涵看了我一眼,搖頭道,“你不太瞭解男人的衣服品牌,他全身加起來有上百萬。

我蹙眉,“一身百萬的衣服還不是老闆?”

肖涵看向李慶,笑著問道,“李特助這一身行頭也有上百萬,那他是老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