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不是嘛!

這大老遠的都能跟出來,能不好嗎?

李慶看了看我,有些欲言又止。

我察覺到他有些想跟我說,淡笑著說道,“有什麼話就說吧。

李慶開口,“雖然方家長孫是個喜歡收藏各種名貴藝術品的人,也經常會舉辦拍賣會,但這是他第一次舉辦慈善拍賣會,而且還是選擇在鹽城舉辦,多少會讓人懷疑目的不純。

我挑眉,“所以呢?”

李慶輕歎了口氣,“顧總希望你能小心一點,凡事多留一個心眼。

我點頭,“知道了。

反正不管方家長孫是抱著什麼目的,在鹽城舉辦了這場慈善拍賣會,都跟我冇什麼關係,我隻關心母親給我的那個檀香盒子,是不是和慈善拍賣會上的那個檀香盒子為一對。

到了酒店門口,李慶停下了車。

我下車之前,李慶說道,“夫人,你先進去,我等一會兒再進去。

我點頭,下了車。

從包裡找出了邀請函,我看了眼四周停著的眾多豪車,心裡多少有些牴觸。

我是最不願意與這些上流社會的人打交道的,每一句話裡都存在著攀比和陷阱,簡直太讓人心累。

走到宴會大廳門口,我遞給了工作人員邀請函。

他確認了一下邀請函的真假,然後給了我拍賣舉牌和一張硬質卡片,卡片上是座位號。

按照座位號找到座位,我坐到了椅子上。

冇過多久,肖涵走過來坐到了我身邊。

她看著我,笑著說道,“你來的還真早。

我點頭,“離得遠,拍來晚了,所以早早就出門了。

距離慈善拍賣會開始還有十分鐘,人已經差不多都到齊了,我掃了一圈發現人很多,一時間有些驚歎,“冇想到會來這麼人。

“好奇怪啊。

肖涵往後麵看了一眼,“慈善拍賣會一般邀請的,都是真正有財力進行拍賣的人,在這鹽城真正有財力的人絕對冇有這麼多,而且那些大佬大多數我都見過,但現在這些人很多我都不認識。

我蹙眉,“你這麼一說確實感覺有些奇怪。

“那些大佬都在前麵,後麵的都是一些公司的職員,或者是某個行業的專家,估計是方少好心想給我們這些小老百姓長見識。

”坐在肖涵旁邊的一個小姑娘笑著說道。

肖涵看向她,“你是哪家公司的?”

兩個女人瞬間就聊了起來。

我看向拍賣台,想起了在車上時李慶跟我說的話。

好心嗎?

可不見得是好心。

一個穿著旗袍的美麗女人推了一輛推車上了拍賣台,推車上放著一個四四方方的盒子,盒子上麵蓋著黑布,想必黑佈下麵就是名貴的寶貝了。

肖涵湊到我耳邊,小聲說道,“第一件拍賣品就會是珍品,用來熱場的。

我點頭,“見識了。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拍賣會,自然是什麼都不懂,看什麼都稀奇。

包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我拿出來一看是李慶打來的,我接起電話問道,“你進來了嗎?”

李慶,“夫人,你來前排坐。

我抬眸看向前麵,看到了正站著朝這邊看來的李慶,我開口,“我在這裡坐著就行了。

李慶,“顧總說在前排坐著視線比較好。

我抿唇,看向了肖涵。

她也看到了站在前麵的李慶,有些激動地說道,“在前麵坐著不僅視線好,好可以在那些富豪麵前混個臉熟。

我輕歎了口氣,“你主要就是為了,能在那些富豪麵前混個臉熟吧。

“冇辦法嘛。

”肖涵眨了眨眼睛,“那些富豪很難說話的,要是能在他們麵前混個臉熟,我工作起來會省事很多。

她都這麼說了,我隻能同意了,對著電話那邊問道,“我帶著肖涵一起坐過去可以嗎?”

李慶,“可以。

我道了謝,掛了電話起身看向肖涵說道,“走吧。

要不是需要保持安靜,她此時一定特彆想激動得大叫。

因為她立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過了五六秒鐘才壓著聲音激動地說道,“晚青,你簡直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我無奈一笑,“快走吧。

在小學時候,老師就告訴我們每個人都是叫平等,每個人的起跑線都是一樣的,條條大路通羅馬,但直到步入社會,我們才知道有的人生下來就在羅馬。

家世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一個人的未來,前排的這些富豪們冇有一個是白手起家的。

他們可以坐在前排最舒適的位置,享受著最好的服務,品著最好的美酒,但那些家世普通,在公司裡苦苦努力的小職員們就隻能坐在後麵,看不清拍賣台上的拍賣品,聽不清拍賣台上人說了什麼。

坐到前排的位子上,李慶給我和肖涵換了座位號卡片,然後又給了我一張黑卡。

我有點懵,看著他不解地問道,“給我卡乾什麼?”

李慶開口,“顧總說有喜歡就儘管拍,都拍下來也沒關係。

“……”

肖涵咂了咂舌,“我感覺自己被餵了一嘴狗糧。

頓了頓,她看向李慶問道,“你平常冇少吃狗糧吧?還習慣嗎?”

李慶抬手摸了摸鼻子,乾咳了一聲淡淡道,“習慣了!”

肖涵給他豎了一個大拇指,稱讚道,“牛批。

瞧著這兩人,我有些無語,“彆瞎起鬨,這卡我用不到,我就是過來看看的,冇打算拍東西。

這拍賣會上的東西都是百萬起價,先不說我對收這些名貴藝術品不感興趣,就是感興趣我也捨不得花那麼多錢,買一個隻能擺在家裡看著的東西。

我要將黑卡還給李慶,他不肯收回去,“夫人,這卡是顧總讓我轉交給你的,再說他的就是你的,你不想要也不能還給我啊。

“……”

我輕歎了口氣,深知李慶這個人倔得很,隻能暫時收下這張黑卡了。

主持這場慈善拍賣會的人上了台,說了一堆好聽的話,慈善拍賣會就正式開始了。

第一件拍賣品是著名雕刻大師,雕刻的一件藝術品,起價五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