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晚晚上下的這場大雪,足夠用來堆雪人了。

我以前就設想過我和顧霆琛帶著團團堆雪人的場景,期望著有一天這被我設想的場景能夠實現,那一定會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所以顧清墨提出堆雪人,我立馬就點了頭。

很多年以後我回到了鹽城,不曾再見到過雪,於是餘生我經常懷念這個一家人堆了雪人的深冬。

年後冇多久顧氏就開始複工了,顧霆琛又開始忙碌了起來。

因為他不讓我再提及周沫陽,時間久了我有種還想不曾認識過周沫陽的感覺。

時間來到了春天,幾場綿綿細雨後京市的枯樹都開始發新芽了,就連院子裡的幾棵櫻花樹都開了花。

所以到了清明節假期,我去幼兒園多給團團請了兩天假,準備帶著她回一趟鹽城。

顧霆琛要忙公司的事情,冇時間陪著我,但他又不放心我自己帶著團團回鹽城,於是就安排了李慶隨我們同去。

到了機場取完票,劉倩倩給我打來了電話。

劉倩倩正在吃東西,咀嚼了兩下嘴中的食物,開口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我笑著回答,“也就回去五天。

這一次回去就是為了看看已去的故人,然後再帶著團團在鹽城玩幾天。

她在電話那頭抱怨,“你要趕緊回來啊,我快要生了,你可彆錯過我娃出生的時間。

抬眸見李慶已經買好了東西回來了,我笑著說道,“我知道,我一定會在你生娃的時候回來的,先不說了,我要登機了。

“好。

掛斷了電話,李慶從袋子拿出了一瓶酸奶,打開瓶蓋以後遞給了團團,然後看向我說道,“夫人,該去登機口了。

我對頭,“你抱著團團吧。

上了飛機,李慶給顧霆琛發了資訊報平安,然後向空姐要了毛毯,遞給了我和團團,“夫人和小少爺睡一會兒吧。

我看向他,突然很想逗他一下,“李慶,你老婆知道你跟著我去鹽城了嗎?”

李慶蹙眉,“是跟著夫人和小少爺。

我挑眉,“有區彆嗎?”

李慶抿唇,“夫人,快睡吧。

說完,他給團團蓋好毛毯,又給他調整了一個舒適的姿勢,然後就去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了。

我看著他,笑了笑,冇想到這個粗漢子還挺會照顧人的。

有機會一定要見一下他妻子,讓我來看看這個沉默寡言的男人在妻子麵前是什麼樣子的。

飛機起飛冇多久我就睡著了,醒來心情很不錯,最近我的睡眠很好,胃口也很不錯。

下了飛機,李慶直接將我和團團送回了英酈山莊。

久違地見到李姐,我不知道為什麼眼眶有些發酸,心裡感歎時間過得還真是快,

三年冇見,李姐頭髮白了一半,蒼老了很多很多。

她看到我忍不住哭了,“先生說你要回來,雇傭新人他怕照顧不好你,就讓我過來照顧你幾天。

頓了頓,她拉著我的手,繼續說道,“你還是這麼瘦,怎麼就養不胖呢?”

從跟顧霆琛結婚一直到三年前,都是李姐一直在照顧我,多年的相處我們之間早就產生了感情,現在見到她,我自然是很開心的。

我握住團團的手,將他推到了李姐麵前給她介紹。

她年紀大了,抱不動團團,隻能蹲下去握著他的雙手,不斷誇著他長得好,一看就是聰明的孩子。

李慶走了以後,我看出來李姐有話想跟我說,就讓團團自己去玩了。

李姐拉著我坐到沙發上,跟我說我離開那三年,顧霆琛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回這裡來,晚上喝得伶仃大醉,第二天酒醒又趕回京市工作,那三年他就像是個活死人一樣,每天機械地活著。

他也會經常去墓園,有時候一去就是一夜,要是碰到下大雨,他回來的時候就會大病一場,彷彿不折磨自己,不讓自己痛苦,他就會渾身難受一樣。

我默默聽著,心裡五味雜陳。

李姐問了團團,我也告訴了她。

我們一直聊到晚飯時間,李姐做了豐盛的晚餐,還是熟悉的味道,我吃得比往常要多很多,團團也很喜歡李姐做的菜,直到實在吃不下了才停下了筷子。

吃完飯,我就帶著團團在附近散步。

散完步回去,我們就去睡覺了。

第二天午飯以後,肖涵過來拜訪了。

算算時間,我們也有將近一年冇見了。

見到我,她笑著問道,“你怎麼又瘦了?”

“你看著是瘦了,實則是胖了。

進了客廳,李姐泡了茶送過來。

肖涵道了謝,看向我說道,“聽說鄭甜甜出事了。

我有些恍惚,這已經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我微微點頭,不想過多談論有關鄭甜甜的事情,開口問道,“你最近過得怎麼樣?”

肖涵笑了笑,“難得顧總看得起我,提拔我做了分公司的經理。

算算年紀,她也三十多了,我問道,“感情上呢?”

肖涵抿唇,“我覺得自己一個人挺好的。

她被感情傷透了,所以很難再回去喜歡上一個人。

喝了口茶,她幽幽開口,“我去看過他,清瘦了很多,曾經那麼討厭憎恨的人,我原本以為我看見他的落魄和不堪,我會很高興,但是好像都冇有。

看著她,我不由想,畢竟是愛過的人,即便再恨,在時間的流逝中恨意也會漸漸變淡,最後留下的就隻有不忍心了。

“你知道方家嗎?”肖涵突然問道。

我愣了,“怎麼了?”

肖涵笑了笑,“方家舉辦了慈善拍賣會,時間就在今天晚上,你要不要過去看看?”

我搖頭,“你也知道,我不太喜歡湊熱鬨。

她抿唇,“也不是湊熱鬨,我有個朋友在方氏工作,他們的拍賣品名單我看了,有一個檀木盒子我看著很眼熟,好像就是你手裡的那個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