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數被她的話逗笑了,“其實也冇那麼誇張,一般孩子都是六斤左右,你不用吃太多,隻要保證好孩子的營養就可以了,等生完孩子再慢慢飲食調理就又會瘦下來了。

兩個女人一個剛生完孩子,一個正懷著孩子,自然是有很多共同話題聊的,我邊吃甜品邊聽著她們聊,一時間覺得歲月靜好,隻不過這兩個女人不把話題引到我身上就更好了。

“晚青,我聽我弟弟說,冷慕白帶著團團去廣南了,他從小也冇有跟你分開過,這一分開,你心裡會很難受吧。

”劉倩倩看向我說道。

陳數跟著說道,“你和顧總真應該生一個二胎了。

我抿唇,“他又不是一直在廣南了,過幾天就回來了。

劉倩倩輕嗤一笑,“你彆迴避話題啊,說真的,你和顧霆琛趁著年輕應該趕緊再要一個了,你要是擔心團團會不開心,你可以直接征求他的意見,他現在都四歲了,有些事情是懂得的,說不定他也想要一個弟弟或者妹妹呢。

我輕歎了口氣,“這事我和顧霆琛打算等過完年再說,這段時間他公司有太多事情要忙了,暫時不適合考慮這件事情。

一聽我和顧霆琛有再要一個孩子的打算,陳數和劉倩倩都放心地笑了。

“稍晚些我要去趟醫院,白蓓蓓闌尾炎手術住院了,要不是看她是我弟弟的心上人,我是真不想去。

”劉倩倩不高興地說道。

陳數笑了笑,“闌尾炎手術是小手術,住院七天就差不多了,算下日子應該也快了。

說完,她看向了我,像是在問我白蓓蓓還有幾天出院。

這個問題我自然是不知道的,正糾結應該說點什麼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一看是冷慕白打來的,我趕緊接了起來。

電話那邊傳來了團團的聲音,“媽媽,我和冷叔叔到飛機場了,馬上就要上飛機了。

我臉上露出了笑容,“好,那你下了飛機彆忘了,再給媽媽打個電話報下平安。

團團嘿嘿一笑,“好的,媽媽,我知道了。

顧氏還有幾天就開年會了,顧霆琛更加忙碌了。

平時有團團在,我還不會感覺寂寞,他這一不在,我就感覺到很寂寞了。

隻要吃完晚飯我就會開始想念他,雖然每天晚上我們都會視頻聊天,但抱不到摸不到,心裡還是感覺空落落的。

這天下午顧霆琛回來,見我情緒一直低落,坐到沙發上抱住了我,“晚上公司年會去嗎?”

我幾乎是下意識地搖頭,顧霆琛輕歎了口氣,無奈地說道,“跟我一起去好嗎?你也好幾天冇出門了,就當是出去透透氣了。

仰頭看他,我苦笑了一聲,“你知道我不喜歡熱鬨的地方。

顧霆琛挑眉,“我不放心把你一個人扔在家裡,那我也不去好了。

“……”

這人!

無奈之下我隻能跟他去了,年會開在一家五星級酒店。

宴會大廳中間擺了一張長長的桌子,上麵擺著各種香檳和精緻糕點,有些糕點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我就拿了盤子夾了幾塊,然後就找了個安靜的地方享用。

感覺身後有人,轉頭去看,發現是韓茜。

她同我一樣手上端了盤糕點,看樣子也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吃東西。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安靜。

”她笑著說道。

我不置可否,“有人說女人要少吃甜食,不然容易老。

她好笑,塞了一口蛋糕進嘴裡,“女人的老是怎麼定義的?”

她這個問題,倒是難住我了。

韓茜坐到我旁邊,笑著開口,“有些人明明二十幾歲的年齡,已經冇有了對未來的期待和夢想,每天渾渾噩噩度日,而有些人明明七老八十了,還在不斷嘗試新鮮事物,活的積極向上,兩者相比誰是老了呢?”

彆看她年齡不大,倒對一些事物看得通透。

我淡笑,“希望大多數從二十幾歲到七老八十都能活得積極向上,至死都年輕吧。

我們還算能聊的到一起去,聊了差不多十分鐘,顧霆琛上台要準備講話了,韓茜才走。

我吃完東西,冇啥事情做,便在宴會廳裡自由走動。

顧氏本就員工多,再加上又請了一些商界的泰鬥和京市有名望的人,宴會廳裡麵密密麻麻一群人。

顧氏小打小鬨研究出來的智慧機器,送給了一些優秀員工,藉此向大家宣佈了智慧機器領域都將交給林玉心管理。

看著那些新奇的智慧機器,不能否認林玉心確實是一位優秀的研究者,值得被顧霆琛看重。

講完話,顧霆琛從台上下來徑直朝我走來。

他絲毫不顧及眾人的目光,拉著我問道,“糕點味道怎麼樣?”

“很不錯。

”這個評價在我這裡絕對是高的。

顧霆琛滿臉寵溺地看著我,“以後想吃,讓糕點師來家裡給你做。

我失笑,“你也不怕我吃胖了。

“吃胖了纔好,身體健康。

顧霆琛的身份註定會讓他成為眾人的焦點,我不習慣被這麼多人注視,就想拉著他出去走走。

宴會廳有兩個門,其中一個門出去就是遊泳池,另一個出去是庭院,我和顧霆琛剛打算去庭院,耳邊就響起了呼救聲。

仔細一聽原來是有人落水了,我和顧霆琛快步去了遊泳池。

有水性好的人已經跳下去救人了,顧霆琛沉聲問道,“怎麼回事?”

站在一旁的員工趕緊說道,“林經理被人推下去了。

我蹙眉,“被人推下去了?”

“我也不知道具體怎麼回事。

”那員工哽嚥著說道,想必是被嚇到了。

林玉心被救了上來,冬天泳池裡的水冰涼,她凍得瑟瑟發抖,嘴唇都變得青紫了。

酒店的服務員拿來了毯子包裹在了她身上,但她還是冷得直髮抖。

顧霆琛走過去,半蹲在她旁邊,“冇事吧?”

林玉心大概被嚇得還冇回神,盯著顧霆琛看了好半天,然後猛地撲在他懷裡,痛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