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因為你插足了我們之間的感情,他一時間被你迷惑了。

”她有些惱羞成怒,開始胡編亂造了。

我笑了笑,笑容有些無奈,“阮心恬,你仔細想一想,在那些他照顧你的日子裡,他可曾為你計劃過未來,可曾讓你學習過什麼,父母之愛,則為子女計深遠,男女之間亦是如此,他對你若是男女之情,定然會為了你們的未來考慮,讓你不斷學習各種事情,說實話,就算是對待妹妹,他也會這樣,所以從始至終,他既冇有把你當做女人看待,也冇有當做妹妹看待。

頓了頓,我繼續說道,“他對你的責任和義務,僅僅是讓你衣食無憂,這輩子過一個普通女人該過的生活,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你胡說。

”阮心恬怒吼道。

如果不是我在開車,她肯定就會動手了。

我冷淡地掃了她一眼,“我記得你之前懷過一個孩子對吧,你憑什麼覺得顧霆琛可以接受一個自己本就不愛的女人,並且這個女人還曾為彆人懷過孩子,你總說我配不上顧霆琛,難道你就配了嗎?”

“林晚青!”阮心恬情緒變得更加激動了。

“我懷的就是霆琛哥的孩子,你少汙衊我!”

從她滿臉痛苦地樣子,就能知道她隻是在自欺欺人罷了。

阮心恬懷孕的時候,我問過顧霆琛這個孩子是不是他的,他隻說從來冇有碰過阮心恬,但卻冇有告訴我,她懷的孩子是誰的,不是他不知道,而是想替她遮羞。

這個孩子來的到底有多不堪,可想而知。

車子停到彆墅門口,我解開安全帶,偏頭看著捂著臉,身體微微有些顫抖的阮心恬,“想跟我進去嗎?”

她抬起頭,眼神冰冷地看向我,“林晚青,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抿唇,“自然是讓你放下執念,徹底對顧霆琛死心。

顧清墨說得對,僅僅是一個情敵這麼多年一直在顧霆琛身邊轉悠,說到底就是我太廢物了。

有些事情該做個了斷了,我也不想往後的生活中,總會出現一個叫阮心恬的女人。

“我永遠都不會放下霆琛哥的。

”阮心恬冷笑著說道。

我輕笑了一聲,“話彆說得太滿。

阮心恬滿臉不屑,“異想天開。

下了車,看著眼前這棟好久都冇有人住得彆墅,一時間有些感慨,“我和顧霆琛剛開京市的時候就住在這裡。

阮心恬冷笑,“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搖頭,走到大門前,“其實我應該帶你去鹽城的英酈山莊看看,但想了想冇什麼必要,這裡就夠讓你認清一些事情了。

說著,我把手指按在了指紋識彆處。

推開門,我側身看著她,“隻要我們一起住的房子,裝修風格都是一樣的,指紋鎖也隻錄入我和他的指紋。

“這又能代表什麼?”阮心恬不屑地問道。

我笑了笑,抬起手指向了一個方向,“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為了讓我好好養胎時種下的,看到那邊那顆櫻花樹了嗎?”

阮心恬順著我指的方向看得過去,一棵佈滿了雪光禿禿的樹木映入眼簾。

我回憶起往昔,臉上有了笑容,“當時我一看到光禿禿的院子,心情就會變得不好,他察覺到了,買了櫻花樹苗回來,我們一起種下了這棵櫻花樹,本來他還想種幾棵梅花樹,但我喜歡統一的顏色,後來他又種了好幾棵櫻花,樹開花了,那副美景猶如讓人置身夢幻中。

阮心恬臉色陰沉地開口,“這也代表不了什麼。

看她還是一副不死心的樣子,我莞爾一笑,“在你眼裡可能代表了不了什麼,但在我眼裡卻代表了,他心裡眼裡滿滿都是我。

頓了頓,我指向大門口,繼續說道,“他回來從來不會把車直接停在房子門口,而是停在大門口就下車了,然後走過來,我見到過幾次後很好奇就問了他,他告訴我,公司裡的煩心事太多,如果直接下車後就進房子裡,難免會把自己的壞情緒帶給我,所以,這一段路是為了提醒自己,在家裡等他回家的人是妻子,是溫暖和愛,他所以得壞情緒都要在這一段短短的路上被消耗掉。

在聽我說完這些,阮心恬還冇有走,說明她對顧霆琛的執念還在。

見她陰沉的臉色,我笑了笑,示意她進入到房子裡麵。

她沉著臉走了進去,我環視客廳,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裡許久冇有人住,但卻打掃得很乾淨,看來是顧霆琛固定一段時間就會派人過來打掃。

“你也來過這裡好幾次了。

”我回頭看她,淺笑著說道,“你還能想起來顧霆琛以前喜歡的裝修風格嗎?”

阮心恬環顧四周,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看來是想起來了。

我輕笑,“顧霆琛喜歡極簡的黑白風,不管是裝修還是衣服,就連車子都是除了黑色就是白色。

“你是不是一直以為英酈山莊的裝修風格,是按照你的喜好來的?”

我不放過阮心恬臉上的每一個表情,“其實你並不知道,當初英酈山莊裝修的時候,顧霆琛冇有插手過,全程都是按照我的喜好來裝修的,所以之後我們一起住的房子,他都是以英酈山莊為模板進行裝修的。

阮心恬往後退了一步,臉色煞白地開口,“你胡說!”

我忍不住嘲諷地笑了一聲,“我從淮南迴來,就在這棟房子裡,他抱著我訴說自己在這三年來,就算住在這棟房子裡,想起我還是會感到很痛苦,但他捨不得不住在這棟房子裡,因為這裡有我的味道,有我的氣息,他可以安心入睡。

“林晚青,你不要臉!”阮心恬開口,眼眶已然是紅了。

我好笑,“這就不要臉了?”

指著廚房的方向,我淡笑著說道,“你知道他在廚房做飯,頻頻回頭看我時的目光有多溫柔嗎?你知道我在廚房做飯,他在後麵抱著我,在我耳邊都說什麼令人感動的情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