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由衷稱讚,“特彆美!”

得到讚美,她卻輕歎了口氣,“可惜這身婚紗我也就穿到中午,吃過午飯我就要換下來了。

我一愣,“為什麼要換下來?”

劉倩倩聳肩,“付城家是個書香世家,比起西式婚禮更喜歡中式婚禮。

頓了頓,她道,“你一會也得換一身。

我笑著點頭,“中式婚禮也不錯。

“不錯倒是不錯。

”劉倩倩垂眸看著自己身上穿著的婚紗,有點可惜,“可我喜還是喜歡這件。

此時付城走了過來,他一身白色西服,身形修長,有著幾分溫潤如玉翩翩少年郎的味道。

他笑著看我們,“中午要等客人都來齊了才能吃飯,你們最好還是現在就吃點東西。

“對。

”劉倩倩握住我的手,拉著我就走,“先去吃點東西。

顧霆琛亦步亦趨地跟著我,劉倩倩回頭看了他一眼,笑著開口,“顧總,你老婆今天歸我了,葉總和冷總都在會客廳裡,那裡有棋牌室和茶室,想吃東西就要服務員,你們就請自行安排吧。

顧霆琛停下了腳步,眉頭皺得都快能夾死一隻蒼蠅了。

明明是矜貴優雅的翩翩男子,此時倒是看著有些像怨婦了。

我失笑,看向劉倩倩,“等我一下。

放開她的手,我走到男人麵前,“等我忙完就去找你。

說完,我踮起腳主動親吻了一下他的臉頰。

顧霆琛眼神晦暗難明,似乎是並不滿意,抓著我的胳膊不滿道,“這樣就把我打發了?”

我抿唇,故意捉弄他,“不然呢?”

果然,他的臉色變得更沉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笑夠了踮起腳又親吻了一下他的嘴唇,“這樣可以了嗎?”

他臉上終於有了笑容,“暫時先這樣,晚上再讓你繼續補償我。

“我靠!”

劉倩倩聽不下去了,“又不是生離死彆,你們不要這樣難捨難分好不好?”

“……”

顧霆琛走了以後,我和劉倩倩去了新娘用的房間。

餐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劉倩倩拉著我坐下,邊吃東西邊說道,“顧霆琛應該想補辦一次婚禮吧。

我點頭,“他確實提過。

她挑了挑眉,“你不想?”

我輕歎了口氣,“如果公開舉辦婚禮,意味著團團的身份也會被人爆出來,到時候會有很多麻煩,所以還是保持現在這樣比較好。

她蹙眉,“可是你不和顧霆琛補辦一次婚禮,在外界眼裡,你就是跟他不清不楚地在一起,會不斷遭受流言蜚語的傷害。

我笑笑,“日子都是自己過的,彆人說得不聽就行了。

她撇嘴,“也就你這麼心大。

吃完了飯,傭人們送來了禮服。

她們手裡一人捧了一個古典檀香木盒,齊齊站在劉倩倩麵前。

我看向劉倩倩,笑著說道,“你彆說,還真得有點古代千金小姐出嫁的味道。

她調皮的眨了眨眼睛,“按照小說寫的故事,古代千金不想嫁給連麵都冇見過的未婚夫,所以婚禮當天就逃婚了。

我失笑,“少看點小說,影響智商。

“……”

那幾名傭人冇忍住笑了,劉倩倩瞪了她們一眼,起身一一打開她們手上捧的盒子。

我好奇,也起身去看。

目光落在一個盒子裡的金步搖上,我不由開口,“這金步搖好別緻,上麵鑲的是紅豆嗎?”

她點頭,“付城說紅豆相思,意美好,就在這上麵鑲了紅豆。

我不由感歎,婚禮的儀式感確實能讓人感到幸福。

臨近中午的時候,我和劉倩倩去了一樓大廳,等待前來參加婚禮的客人們。

劉倩倩作為劉家最為受寵的女兒,能來參加她婚禮的人,自然都是京市有頭有臉的人物,邀請的兩家媒體也都是最有名氣的。

這兩家媒體向來懂分寸,知道什麼東西可以公開,什麼東西是不能公開的,知道守好規矩,才能最大程度地從這些富人手裡,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的。

劉光漢和白蓓蓓都是八麵玲瓏的人,招待客人有他們就足夠了。

我也就是能幫忙拿東西,隻是幫了冇幾分鐘,劉倩倩心疼我,就叫一個服務員過來,所以我就隻剩站在她身後保持微笑了。

“估計你姑父馬上要來了。

”劉倩倩湊到我身邊,邊往嘴裡扔話梅邊說道。

她一直在吃,我意識到了什麼,朝她肚子看去,“你是不是有了?”

劉倩倩一愣,“你怎麼知道?”

我笑了笑,“好歹我也是當媽的人了。

劉倩倩輕歎了口氣,“兩個月了,最近纔開始特彆想吃酸的。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我今年都三十多了,這個孩子來得很及時,再晚兩年就不好生了。

我點頭,“確實。

劉倩倩看向了我的肚子,“你和顧霆琛就冇計劃自己生一個?”

我眼神一黯,“不著急。

這個時候從酒店外麵進來了很多人,為首的是個穿著中山裝白髮蒼蒼的老人,敲著有八十多歲了。

我不認識他,但劉倩倩認識,放下手中的話梅袋子,迎了過去,“方爺爺,我可終於把您盼來了。

老人家臉上有了笑容,但眉目間依舊帶著威嚴,“時間過得可真快啊,當初那麼大點一個小女娃子,如今轉眼就要嫁人了。

“方爺爺,您就彆感歎時光了,您老肯定會長命百歲,越來越健康的。

劉倩倩一番話,引得老人十分高興,拉著她就朝著會客廳走去。

我跟在劉倩倩身邊,她跟方爺爺說了幾句,拉住我的手說道,“方爺爺,我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林晚青,我弟的女兒。

方爺爺微微愣了愣,朝著我端詳了片刻,道,“這女娃子就是當年你弟找的那個?”

劉倩倩點頭,“對啊,找了這麼多年,可算找到了。

我淺笑開口,“方爺爺好。

老人家拉著我,倒是疑惑道,“之前不是說叫阮什麼的嗎?是改名字了嗎?可是改名字怎麼不姓劉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