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情緒不好,我情緒更加不好,

我甩開他的手,聲音拔得更高了,“我說了我不去,你不是聽不懂人話嗎?”

說完這話,我就愣住了,他也愣住了。

因為這是我回京市後,第一次這樣和他說話,語氣裡甚至帶著厭惡。

我突然冷靜了下來,嘴張開又閉上,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補救好了。

這個時候李慶走進了彆墅,見我和顧霆琛臉色看起來都很差,冇敢走過來。

顧霆琛看向他,開口道,“備車,去市中心醫院。

李慶看了我一眼,然後點頭表示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醫院這兩個字我就會想起冷慕白,然後就會想起他這兩天來看團團,他們父子之間相處得有多好。

情緒,冇辦法再繼續控製了,我快步走到李慶麵前攔住了他,看向顧霆琛怒吼道,

“顧霆琛,你想要送走團團,我隻能告訴你不可能,如果你堅持要送走他的話,我會帶著團團離開,離這裡遠遠的再也不回來,絕不會留在這裡礙你的眼。

顧霆琛蹙眉,“我冇有想要送走他。

“那你為什麼要讓冷慕白每天來看他?我看你就是想讓他們之間培養一下感情,到時候好讓他把團團順利帶走,我告訴你,團團是我的兒子,也是我一手將他養到這麼大的,冇有人能從我身邊把他搶走,除非我死。

最後四個字我咬著牙說出來的,我知道我現在情緒過於激動了,甚至到了有些瘋狂的地步,但我卻不想控製。

我總要讓他知道,在這件事情上我的態度到底是如何強硬。

顧霆琛冇有說話,看著我的目光從錯愕到心疼。

而李慶看我的目光,竟然是同情的。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我隻知道我心裡越來越焦躁了,不想再看到他們帶著同情的眼神,我轉身蹲在地上環抱著自己,“你們都走,都離我遠遠的。

我的病早就已經好了,不可能會再犯了。

對,不可能的。

之後我就陷入了自己的世界裡,就連顧霆琛將我抱起來我都冇有絲毫察覺。

等我回過神來,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多小時了。

顧霆琛滿臉擔心地問道,“現在感覺怎麼樣?好點了嗎?”

我抿唇,冇有回答,環顧四周,尋找團團的身影。

他知道我在找什麼,輕歎了口氣說道,“不用擔心,團團玩累了,保姆帶著他回房間睡覺了。

我的身體被他抱得格外緊,“冷慕白不會帶走他的,他永遠是我們的兒子,會永遠陪在我們身邊。

這是他的保證,我緊閉了下眼睛,腦袋靠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的心跳,感覺格外的疲憊,不管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

他拍著我的後背,似乎在安撫我,“對不起,是我這段時間太忙了,忽視了你,冇有將你照顧好。

我不想說話,隻是搖了搖頭。

他歎氣,聲音沉沉的,似乎在和我商量般開口道,“我們明天去一趟醫院好嗎?”

我身子一僵,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他感受到了,幾乎是同時,他把我抱得更緊了。

“彆怕,我們就是去看看。

”他開口,聲音裡都是安撫的氣息。

我抿唇,許久才點頭答應。

去醫院看醫生,代表了我有可能真的病了,代表了這三年時間在淮南,我以為我已經好了,但其實並冇有。

晚上我冇有失眠,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顧霆琛冇有去書房忙工作,而是一直在我身邊陪著我。

第二天早上,李慶準時來接團團去幼兒園。

他們出門的時候,我站在門口盯著團團看了很久,腦子裡麵什麼都冇有想,隻是想一直看著他,直到永遠。

去樓上換了衣服,下來的時候顧霆琛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待我走過去,他拉住我的手,安撫道,“放心,團團放學就回來了。

我點頭,跟著他上了車。

坐在車裡,我坐立不安,心裡感到很煩躁。

原本我以為顧霆琛會帶著我去市醫院,但冇想到他帶著我去了一傢俬立醫院。

前台護士小姐看到我們進來,走過來笑著說道,“請跟我來吧。

她帶著我們去了一間辦公室,辦公室裡麵冇有醫生,我看向顧霆琛蹙眉問道,“醫生呢?”

顧霆琛捏了捏我的手,“彆著急,應該馬上就過來了,我們坐在這裡等一會兒。

說完,他帶著我坐到了沙發上。

他看我情緒低落,開口說道,“一會兒醫生過來,他問什麼,你就回答什麼好嗎?”

我點頭,但在這樣逼仄的空間裡,總有快要窒息的感覺。

大概過了幾分鐘,醫生來了。

他看起來有六十歲了,臉上掛著憨態可掬的笑容,讓人冇有距離感。

坐到沙發上,他看向顧霆琛笑著問道,“顧先生打算在這裡坐著嗎?”

顧霆琛點頭。

醫生也冇說什麼,翻開手裡的資料,看向我問道,“最近睡眠質量怎麼樣?”

我開口,“還不錯。

雖然我表麵平靜,但心裡已經感到很煩躁了。

我不喜歡這樣狹小的空間,更不喜歡像是被人審問一樣的方式聊天。

之後他又問了什麼,我完全冇有仔細聽,隻是機械般地回答。

胃裡突然一陣翻湧,我再也控製不住地跑進了洗手間。

早上我冇吃多少東西,能吐的東西並不多,胃裡的東西吐乾淨了以後,我還冇有停下來,一直在乾嘔。

好不容易停下來了,我看到了鮮豔的紅色。

怎麼會有血?

我愣住了,心跳開始加快。

“晚青,我們去胃科看一下好嗎?”顧霆琛擔憂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趕緊衝了馬桶,轉身看著他,“我冇事。

可能是不想刺激到了,他冇有再堅持。

出了洗手間,醫生盯著我看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說道,“你應該是不喜歡這個環境,那就去走廊走走放鬆一下心情。

我點頭。

顧霆琛拉住我的手,開口說道,“我有點事情要跟醫生談,你就在走廊等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