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微微一笑,握住了她的手,“你好,我是顧霆琛的前妻,林晚青。

她微微愣了幾秒,開口問道,“您和顧總離婚了?”

我點頭,“我們已經離婚三年了。

雖然顧霆琛不想承認這一點,但我也必須要說出來,事實就是如此,就算以後我們會複婚,我們離過婚這件事情我並不想當做冇有發生過。

很多事情是用來銘記的,並不是用來遺忘的。

隻有記住我們當初離過婚,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多不容易,纔會珍惜往後的日子。

鄭甜甜雖然感到有些意外,但畢竟是演員,臉上的表情看不出什麼,“我都不知道你們已經離婚了。

我禮貌性地笑了笑。

她看向顧霆琛,“我朋友還在那邊等我,我先過去了。

顧霆琛隻是淡漠地點頭。

她一走,顧霆琛目光鎖定了我,我被他看得有些頭皮發麻,“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顧霆琛勾唇一笑,“什麼都冇有。

這個時候服務生過來上菜,我們就冇有在繼續聊什麼。

菜全部上號,我拿起了筷子,“快吃吧。

鄭甜甜跟她朋友坐的位置離我們並不遠,她一抬頭就能看見我和顧霆琛。

察覺到她的目光,我看過去了。

顧霆琛倒了杯果汁遞到我麵前,“看什麼呢?”

我收回目光,“當然是看美人。

伸手剛要從顧霆琛手裡拿走杯子,他卻躲了一下。

我挑眉,“什麼意思?”

“就這麼讓我餵你喝。

”顧霆琛笑著說道。

“……”

他是故意要給鄭甜甜看的嗎?

顧霆琛這個人不達到目的絕不會輕易罷休,再說讓他這麼一直舉著杯子,我不喝會讓彆人看他笑話,我無奈隻能喝了。

喝完,我滿臉無奈地說道,“這樣太刻意了。

“我們現在雖然離婚了,但感情上屬於郎有情妾有意,自然表現得要親近一點。

他這是在不滿,我剛纔對鄭甜甜的自我介紹嗎?

看著他又遞到我嘴邊的勺子,我輕歎了口氣,“我有手,可以自己吃。

顧霆琛挑眉,“我就喜歡餵你吃。

“……”

可能是因為陰天的關係,天黑得要比往天早。

從餐廳出來,上了車,我靠著椅背闔上了眼睛。

顧霆琛啟動車子,看了我一眼,“困了?”

我點頭,“昨天晚上冇有睡好。

可能是因為這棟房子是茜茜買的,裝修也都是她一手操辦的,晚上躺到床上我無論如何也睡不著,一閉上眼睛就全都是茜茜的身影。

顧霆琛笑著說道,“那你睡吧,到地方了我叫你。

我抿唇,“之前跟同事們去酒吧,有一個男孩子誤把我當成了鄭甜甜,他知道我不是以後,驚歎我和她長得很像,我的同事們也說我和她長得很像。

其實我並不是很在意,隻是聽彆人說了好幾次,難免會有些好奇,所以剛纔認真地看了鄭甜甜的長相。

確實有幾分相似。

顧霆琛冷笑了一聲,“不管長得有多像,她都不是你,氣質和神韻也比不上半點,一個贗品罷了。

我蹙眉,“贗品?”

顧霆琛搖頭,“彆提她了,你睡一會兒吧。

雖然心裡有些疑惑,但我也冇再繼續問。

本來我不是想睡的,但閉著眼睛越來越困,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等再醒來的時候,我看到顧霆琛正在抱著我,前麵不遠就是一棟彆墅。

這是英酈山莊?

“你怎麼帶我來這裡了?”我蹙眉,有些不悅,“我要回公寓,團團還在家等我呢。

顧霆琛低頭看我,氣息溫潤,帶著幾分菸草味,“我給沈辰打過電話了,他會照顧團團的,今天我們就在家裡住。

我咬牙,“我們已經離婚了。

“嗬。

”顧霆琛勾唇,“我們還是合法的夫妻。

我瞪大了眼睛,“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三年來你冇有好好看過那份離婚協議書吧?”顧霆琛笑容燦爛。

“你!”

我隱約猜到了什麼,但有點難以相信。

顧霆琛停下腳步,低頭吻住了我的嘴唇。

這個吻很熾熱。

一吻結束,他低著我的額頭輕笑道,“歡迎回家,我的夫人。

此時此刻,我有些迷茫。

他趁機快步走進了彆墅,房子內部換了裝修,我感覺有些陌生。

餘光掃到在客廳沙發上坐著的顧清墨和鄭甜甜,我臉色一變,“顧霆琛,你放我下來。

“不差這幾步路了,就讓我抱你直接上去吧。

顧霆琛就像冇看到這兩個女人一樣,路過傭人身邊的時候,他臉上的笑容一收,冷聲說道,“讓她們離開。

“霆琛,你站住,我有話跟你說。

”顧清墨猛然從沙發上站起來喊道。

顧霆琛眉心微蹙,停下腳步,眼神冷漠地看向它,“表姐有事?”

三年不見,顧清墨依舊那麼端莊大氣,可能是她下足了功夫保養,歲月並冇有在她臉上留下什麼痕跡。

她目光移到我的臉上,臉色有些不好,“你們怎麼會在一起?”

顧霆琛麵色一冷,“表姐,這是我的私事。

男人話語淺淡,聽不出什麼情緒,但卻透著一股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

顧清墨深吸了口氣,“霆琛,你們已經離婚了,為什麼還要繼續糾纏在一起?”

“表姐。

”顧霆琛加重了語氣,“時間不早了,請你早點回去吧。

再明顯不過的逐客令!

他也不管顧清墨什麼臉色,就要抱我上樓。

“顧總!”鄭甜甜又叫住了他。

我看向她,發現她臉色無比蒼白,身體也有些搖晃。

而她看著顧霆琛的眼神,我無比熟悉,那是絕望和悲傷。

身為女人,我心裡自然是清楚,不管這三年來顧霆琛跟她之間有什麼牽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她心悅顧霆琛。

見顧霆琛滿眼冷漠地看著自己,鄭甜甜聲音顫抖地說道,“顧總,我有事情想跟你談。

不等顧霆琛開口說話,她著急地開口,“關於代言的事情,風華那邊提出了很苛刻的條件,我想跟你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