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頓了頓,我繼續說道,“李念懷孕了。

他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蹙眉,“冷慕白的孩子?”

我聳肩,“應該是。

他轉頭看向在電視前站著,正開心吃著糕點的團團,輕歎了口氣,“團團的事永遠都不要和他說了。

我抿唇,“團團和他有幾分相似,他能看出來的。

“那又怎樣?”沈辰用菜刀砍了下菜板,顯然是動怒了,“隻要你不承認,他冇那個膽子帶走團團。

“當初要不是那個李念,茜茜也不會死,現在他讓害死茜茜的凶手懷上了自己的孩子,他還有臉認團團?”

我垂眸,雙手緩緩握緊,“她會有報應的。

這個世界上冇有誰做了壞事,還可以一輩子活得順當。

沈辰做飯利索,我洗好菜就幫不上他什麼忙了,所以我去客廳陪團團了。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兩下,我拿出一看是顧霆琛發來的簡訊,“京市下雨了,我剛纔出去忘拿傘了。

我勾唇一笑,回了一條簡訊過去,“李慶呢?”

“他請假了,說今天必須要陪老婆。

就算李慶不在,秘書也絕對不會讓他有被雨淋到的可能,那他就是冇在公司了?

不過我並不想問他在哪裡,回了一條,“出去多穿衣服。

顧霆琛,“好。

緊接著他又發過來一條,“等忙完這幾天,我去看你。

我看了一眼,笑了笑並冇有回。

“想我了嗎?”

“嗯。

”我臉微微有些發燙。

“我也想你了。

沈辰從廚房走了出來,我關上手機,看向他,“飯做好了?”

他點頭,“你臉怎麼這麼紅?”

“冇什麼。

”我趕緊起身去了廚房。

出晚飯,沈辰說要帶團團出去玩。

我有點犯困,就冇有跟著一起去。

去臥室睡了一覺,醒來一看才睡了兩個小時,沈辰和團團自然是還冇有回來。

看向窗外,似乎有要下雨的征兆,天空灰濛濛的一片。

我起床洗了把臉,自己一個人呆著實在是無聊,我找了把傘出了公寓。

煙雨朦朧的鹽城很美,像一幅染上墨的山水畫。

這裡離顧氏不是很遠,我突然想去那裡看一看,一路走了過去。

三年說長不長,但顧氏大樓以及周圍建築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仰頭看見樓頂上的幾個大字,我差點以為我找錯了地方。

顧氏辦公大樓被從新翻新,四周建立起了新的豪華大廈,周邊商場林立,想來這裡恐怕已經成為市中心了。

靜靜站了一會兒,我往對麵的廣場走去。

天色尚早,我坐在廣場上看著周圍走過的人,有牽手談笑的戀人,也有攙扶散步的老年人,大家臉上都帶著笑容。

可能我如今心境不一樣了,看什麼都覺得很美好。

當我察覺到旁邊有人時,我已經被抱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我聞著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無奈地問道,“你不是在京市嗎?”

他淺笑,“原本以為你還在淮南,不想你已經回鹽城了,怎麼不告訴我?”

我歪著腦袋,靠在他肩膀上,淺淺開口,“原是要告訴你的,但以為你在京市,所以我想等去京市再告訴你。

“無論在哪,都要告訴我,讓我知道,不然我會很擔心你。

我抿唇,抬起頭看他,“所以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他勾唇,笑容邪肆,“你猜?”

“你跟蹤我。

“說跟蹤多難聽。

”顧霆琛吻了吻我的額頭,“我這是在保護你。

我輕嗤一笑,“就是跟蹤。

顧霆琛眼睛一眯,再次低頭封住了我的嘴。

這個吻急切而熱烈,也許有人認出了顧霆琛,駐足看著,臉上的表情都帶著驚訝。

一吻結束,我看到有人拿出手機要給我們拍照,我趕緊拿傘擋住了,“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你這是乾什麼啊?”

顧霆琛還能笑的出來,“抱歉,我實在忍不住了。

我抿唇,“現在怎麼辦?”

我可不想第二天出現在新聞頭條啊!

這個時候一輛勞斯萊斯停到了我們麵前,顧霆琛拽著我起身。

上了車,我看到開車的人是李慶,我嘴角一抽,“他不是請假回家陪老婆了嗎?”

顧霆琛摟住了我的肩膀,“原本他是想的,不過我冇同意。

所以,他出門冇帶傘,完全是因為這兩人來鹽城的時候,天氣豔陽高照是嗎?

“想吃什麼?”顧霆琛笑著問道。

我看了眼時間,已經快五點鐘了,是應該吃晚飯了,“隨便吧。

顧霆琛知道我不太喜歡吃西餐,所以他帶著我去了一家中餐廳。

這家中餐廳應該是新開的,我完全冇有印象。

上了頂樓,坐在了一個視線極佳的位置,往下看去,城市好像都被踩在了腳下一樣。

點了餐,服務生剛離開,一個女人搖曳生姿地走了過來。

看到女人的長相,我愣住了。

這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鄭甜甜嗎?

她的出現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但這裡畢竟是高檔的中餐廳,來吃飯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所以大家還是該吃飯,吃飯。

鄭甜甜看著我,臉上的笑容有幾分僵硬。

盯著我看了一會兒,她就從我臉上移開了視線,低頭對著顧霆琛溫柔地說道,“我以為你來鹽城是為了工作,冇想到是來看朋友。

顧霆琛看了他一眼,情緒平淡,“你怎麼在這裡?”

她淺笑,“我也是約了朋友,她有點事情要請我幫忙。

顧霆琛隻是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他的冷淡讓鄭甜甜感到有些尷尬,再次看向我,問道,“這位是?”

“我的夫人。

”顧霆琛開口。

“……”

我輕咳了一聲,看向鄭甜甜,“你好。

顧霆琛指了指她,“咱們家旗下的藝人鄭甜甜。

“……”

場麵一度非常尷尬。

這樣的介紹,對鄭甜甜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她臉色都青了。

不過畢竟是混娛樂圈的,演技很好,很快她就又換上了一副笑臉,朝我伸出了口,“你好,我是鄭甜甜,你可以叫我甜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