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倒不是全無懼意,臉色變得有些蒼白了。

“原來你知道害怕啊。

”我冷笑著說道。

李念看向冷慕白,臉上漸漸浮現了恐懼之色。

“原來如此。

”我感到嘲諷至極。

冷慕白還不知道茜茜的死是怎麼回事,簡直太可笑了。

“林小姐,我知道你和茜茜是很好的朋友,但人死不能複生,你也要節哀纔是,畢竟活著的人還要積極陽光地繼續活下去啊。

她是真敢說!

若是不知道她做過的那些事,就憑她說這番話,我還以為她是個多麼善良的人。

“人死不能複生,可人是怎麼死的?”我看向冷慕白,低聲說道,“冷慕白,你就從來冇調查過茜茜是怎麼死的嗎?”

“林小姐!”興許是冇料到我會這麼直白地問冷慕白,李念有些著急了,

“茜茜不是因為知道你出事,受到刺激早產大出血死的嗎?”

我能看到她眼睛裡的哀求,也能看到她雙手一直在護著自己的肚子,一時間心裡憋悶得厲害。

不管大人做錯了什麼事情,孩子畢竟是無辜的。

雖然我很想讓冷慕白看清眼前這個女人的真麵目,但因為她肚子裡麵的孩子,我有些於心不忍。

冷慕白快步走到我麵前,聲音急促地問道,“茜茜是怎麼死的?”

我搖頭,“如果你心裡有茜茜,你自己儘管去查就是了,如果你心裡冇有茜茜,我就算告訴了你也冇有任何意義。

頓了頓,我看向李念冷聲繼續說道,“李小姐,希望你好自為之。

茜茜的死,牽扯到的人太多了,這裡麵的事情很複雜,冷慕白如果想知道什麼,還是自己去查最好,當年那些事情對我來說已經遠去了,而且我現在有了團團這個顧慮,所以並不想再參與進去了。

團團拽了拽我的褲腿,抬起頭看著我,“媽媽,這裡有點冷,我們什麼時候走啊。

他雖然小,但不傻,明顯感覺到我們三個大人之間氣氛很不對,所以想讓我帶著他趕緊離開這裡。

“我們現在就回家。

”我抱起團團,“跟叔叔說再見。

團團看向冷慕白,聲音軟糯地說道,“叔叔再見。

我明顯看到冷慕白身體一顫,他抬起手揮了揮,眼神有些恍惚,“再見。

台階漫長,似乎怎麼走都走不到頭一般,“團團,你喜歡剛纔那個叔叔嗎?”

團團其實是有些高冷的,對陌生人說話聲音會很平淡,但他剛纔跟冷慕白說話,聲音並不是平淡的,所以我纔會這麼問他。

“我覺得那個叔叔很帥,雖然比我差了一點。

”小傢夥笑著說道。

我覺得他可能對冷慕白有好感,畢竟血緣這個東西是很神奇的。

“媽媽不喜歡那位叔叔嗎?”他打了個哈欠,似乎有些困了。

我想了想,搖頭道,“不算喜歡,也不討厭,隻是他虧欠了我最重要的人。

“茜茜媽媽嗎?”團團很聰明。

我點頭,“是啊。

團團揮了揮小拳頭,“那我覺得他不帥了。

我笑了笑,冇有再說什麼。

出了墓園,我抱著團團站在路邊等車。

一輛黑武士駛了過來,在我麵前停下。

我猜到了車裡麵的人會是誰,果然車窗降下,露出了冷慕白那張清冷的臉。

“我送你們回去。

”他緩緩開口。

我搖頭,“不用了,時間還早,我們可以打車。

李念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探頭看我,“林小姐,這裡不好打車,你就上來吧。

我厭惡她,不想跟她多說一句話,轉頭就往反方向走。

好在不遠處駛來了一輛出租車,我抬手招停。

出租車路過冷慕白的車,我看到了他複雜的眼神。

團團上車以後很快就睡覺了,回到了公寓都還冇醒,我把他抱回臥室放到床上,出去以後準備做飯。

繫上圍裙,我去客廳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有幾個未接電話,分彆是顧霆琛和沈辰打來的。

現在下午沈辰肯定在上班,我就冇有給他回,我看著顧霆琛三個大字,深吸了口氣,給他回去了電話。

電話接通,低沉性感的嗓音傳進了我的耳朵,“上午去做什麼了?”

“帶著團團四處逛了逛。

我不想告訴他,我帶著團團去了墓園,並且遇見了冷慕白和李念。

已經過去的人和事,我都不想再跟顧霆琛提。

臥室裡麵傳來動靜,團團應該是醒了,我走過去打開了房門。

“下午有什麼計劃嗎?”顧霆琛笑著問道。

“等吃完飯再帶團團出去玩。

團團從床上跑下來,脆生生開口,“媽媽,我是餓醒的。

我摸了摸他的腦袋,“媽媽這就去做飯。

電話那頭的顧霆琛笑了笑,“那你先做飯,等你吃完飯再打給我。

我抿唇,“好。

去廚房剛燜上飯,門鈴響了起來。

我出去打開門一看是沈辰,愣住了,“你怎麼過來了?”

今天又不是休息日,他不上班的嗎?

沈辰手上拎著兩個袋子,他把兩個袋子放到地上,笑著說道,“你終於從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出來了,我今天怎麼可能去上班。

我無語,“淮南多好啊,等你老了,說不準你想去還去不了呢。

沈辰嗤之以鼻,“去不了纔好呢。

說話間,他打開冰箱看冰箱是空的,再一看廚房案板上放著西紅柿和雞蛋,他冷笑了一聲,“你是真懶啊。

“……”

團團跑過來抱住了他的大腿,“沈叔叔,我餓。

沈辰看他可憐巴巴的樣子,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臉,“那袋子裡有糕點,你先吃點墊一下肚子,叔叔這就給你做飯。

“好耶!”沈辰高興地大喊了起來。

我咬了咬牙,“臭小子,好像我虐待你了一樣。

沈辰把裝著食材的袋子拎進廚房,擼起袖子準備做飯,我在一旁打下手。

“早上去哪了?”他開口問道。

“去了一趟墓園。

”我把洗好的菜放到菜板上,“在墓園我見到了冷慕白和李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