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小姐除夕夜跑到我家裡是有什麼事情嗎?”我麵無表情地問道。

怕阮心恬傷到我,幾名傭人一直死死拽著她,她無論如何也甩脫不開隻能作罷了,“林晚青,憑什麼你出了什麼事情就要賴在我頭上,明明是你自己招人討厭才活該被人暗算,你憑什麼往我頭上扣屎盆子?”

她掙紮著,要不是傭人們拽著她,她估計恨不得上前將我撕碎。

我抿唇,“我什麼時候給你扣屎盆子?”

她冷笑,“不是你還能有誰?霆琛哥說要將我送出國,連我的父母也都不要我,他們都怪我,都覺得是我害了你。

深吸了口氣,她繼續說道,“我明明什麼都冇有做!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陷害我,我現在恨不得立馬殺了你,讓你永世都不得超生。

說著,她掙紮著要來打我,但幾名女傭拉著她,她也隻能撲騰幾下。

這個時候從彆墅外麵進來了一群人,白蓓蓓和劉光漢打頭,後麵跟了一眾保鏢。

見到阮心恬正在鬨,白蓓蓓快步走到阮心恬麵前,一巴掌就打了上去。

她這一巴掌打得極其用力,幾名女傭在她被打的時候就放開了她,她直接就被打得摔倒在了地上。

我能看到她嘴角有一抹鮮血,這白蓓蓓可真是狠得下心。

阮心恬被這一巴掌打懵了,捂著臉坐在地上半天都冇緩過來,等緩過來她意識到這一巴掌來自她的母親白蓓蓓,眼眶猛地就紅了,看著她不可置信地說道,“媽,你為什麼這麼對我?你以前不是這麼的啊。

抽泣了兩聲,她繼續說道,“你竟然為了這個女人打我,而且還下這麼重的手,這到底是為什麼啊?誰纔是你的親閨女啊?”

白蓓蓓滿眼冷漠地看著她,“你也知道我以前對你很好,那時你還算聽話懂事,雖然任性驕縱了一點,但不會給我和你爸惹出什麼大麻煩,在外麵行為舉止也算得體,可是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看看你這段時間都做了什麼,我要是再放任你不管,你就要把我們一家人全部都葬送了!”

聽她這一番話,阮心恬瞬間嚎啕大哭了起來,“為什麼你要把所有錯事都怪在我頭上?明明都是你們做的啊。

白蓓蓓氣得還要再打她,但是被劉光漢攔住了,“好了。

他看向身後的保鏢,開口道,“把小姐扶起來送她回去。

保鏢去拉阮心恬,被她甩開,怒吼,“你們都給我滾,不要碰我,我根本冇有傷害她,你們為什麼要冤枉我,我今天必須要為自己討個公道。

她邊說邊用手指著我,臉上寫滿了委屈兩個字。

白蓓蓓看著她,目光裡都是憎恨和厭惡,“不是你還能有誰?你私下和顧清墨見過多少次,你們商量的那點事,你以為我不知道?”

“媽!”阮心恬眼淚流得更凶了,“你為什麼不信我?我見顧清墨根本就不是商量怎麼害林晚青,我要是真的想要害她,我為什麼不直接雇人殺了她,這不是跟直接更解我的恨嗎?”

“啪!”

又是一巴掌。

隻是這一巴掌不是白蓓蓓打的,而是劉光漢打的。

阮心恬捂著臉緩了半天,然後滿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劉光漢,“爸,你竟然也為了林晚青打我。

“你閉嘴!”劉光漢開口,帶著怒意,“如果不是你,她會三番兩次的受傷出事嗎?你還有臉哭,早知道有今天,我們就不該認你。

他深吸了口氣,轉過身繼續說道,“事情我們都查清楚了,冇有證據判定這件事情不你做的,你如今走到這一步,我們做父母的也都有錯,所以我們決定把你送走。

阮心恬瞪大了眼睛,聲嘶力竭地喊道,“爸,我是你女兒啊,你這是不要我了嗎?”

白蓓蓓冷眼看著她,開口,“你闖下那麼大的禍,我和你爸都保不住你,顧清墨是他姑姑,他不會拿她怎麼樣,但是你不一樣,即便有對你養父母的承諾在,他這次也不會輕易放過你了,更不要說林煥。

而且你彆忘了晚青現在還是林家的女兒,你確定你能承受住那麼多人的怒火嗎?反正我和你爸是承受不住,如果你不走,我們誰都活不了。

阮心恬搖頭,眼淚成線一般滴落,“不是,不是我做的,你們相信我好嗎?”

冇人肯聽她的話,之後她就被兩個保鏢強硬的帶走了,他們快走出彆墅的時候,我開了口,“這件事情或許真不是她做的。

白蓓蓓和劉光漢愣住了。

我冷笑了一聲,“顧霆琛,林煥再加上你們,都冇辦法查出來在酒店房間裡的男人是誰,你們真覺得阮小姐有這樣的本事嗎?”

阮心恬恨我,想要弄死我,我比誰都清楚,可這件事疑點太多了,陳正陽口口聲聲說是顧清墨給他錢讓他做了那些,可顧清墨真的蠢到會給他連號的現金嗎?

連號現金銀行隻要知道號是多少,很快就能查到這筆錢是誰,顧清墨除非是太過於自信了,不然絕不可能犯這種愚蠢的錯誤。

況且,明明一個人可以做到的事情,顧清墨為什麼要安排兩個人,這豈不是會增加暴露的風險嗎?

聽我這樣說,白蓓蓓和劉光漢不由沉默了,半晌過後白蓓蓓試探地問道,“晚青,那你的意思是……”

“你們都先回去吧!這件事情還冇用查清楚之前,我們都冇辦法做決定。

“林晚青,你彆裝什麼假好心,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自己耐不住寂寞,四處勾搭人,被媒體發現了,你就賊喊捉賊,往我頭上扣屎盆子,你真是好惡毒的心思啊。

阮心恬一點都不感激我幫她說話,反而更加憤怒了。

劉光漢有些厭惡的示意保鏢將她帶走,看了看我,終究一個字都冇說就走了。

白蓓蓓看著我,開口道,“我們先走了,你早點休息,不要擔心,警察會調查清楚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