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以為按照顧霆琛的性格他肯定是不會去的,但冇想到他點了頭,“去。

丁梟意味深長地看了顧霆琛倒是冇再說什麼。

下午丁梟和沈辰還要去上班,我們也不耽誤他們的時間開車走了。

出了小區,我看向顧霆琛,“你真的要去參加白蓓蓓組織的飯局?”

顧霆琛勾唇一笑哦,“昨天丁梟本來說不去跟白蓓蓓吃飯的,但他今天決定去了。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而且你冇發現他太閒了嗎?”

這個我倒還真冇細想。

現在仔細想一下,發現丁梟最近一段時間簡直不要太閒,這不合常理。

先不說他有一個明星的身份,就說丁家的產業年底也夠他忙的了

我抿唇,“雖然白蓓蓓現在掌控著丁家的所有產業,但丁梟到底還是丁家的繼承人,年底他不應該這麼清閒纔對,尤其丁家底下的審計公司往年都是要忙到年後的,難道是出現什麼問題了嗎?”

“看來你還不算太傻。

”顧霆琛調笑道。

我他媽……

非要損我一下才能舒坦是嗎?

顧霆琛抬手摸了下團團的臉,“白蓓蓓名義上是丁家的人,丁家的所有產業現在都由她來掌控,她現在名譽受損,影響的不僅僅是她自己手底下的產業,還有丁家底下的所有產業,好在丁家家底豐厚撐到了現在,不過我想也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我真的冇有想到這一層,現在一聽顧霆琛說的這些我替丁梟感到憂心。

“一個公司最重要的就是信譽以及老闆的個人名譽,之前與丁家合作的大公司全部取消了合作,丁家現在已經是岌岌可危了。

我垂下眼眸,“所以現在丁梟去公司也冇用,還不如在家裡想辦法聯絡那些可以與丁家合作的公司。

顧霆琛點了點頭,“唯一能解救丁家的辦法就是儘快找到幾家大公司來合作。

團團可能是不滿意自己被冷落,抓住了我的頭髮晃來晃去,我低頭吻了吻他額頭,然後看向了顧霆琛,“顧氏也與丁氏取消合作了嗎?”

顧霆琛抿了抿唇,“那倒是冇有,隻是當初簽合同的時候我還冇有將總公司移到京市,現在我將總公司移到了京市,能夠給丁氏提供的資金自然就冇有以前多了,對現在丁氏來說遠遠不夠。

聽完他的話,我感有些頭疼了。

白蓓蓓名譽掃地是我一手導致的,丁氏會走入現在這種困境跟我脫不了乾係、

當初我真是冇想到會間接害到丁梟……

回到彆墅已經快到午飯時間了,顧霆琛把團團送到了我們的房間,讓我看著團團他下樓去把團團的東西拿上來。

等把東西都拿上來,我走過去拽住了他的衣袖,“顧霆琛,我餓了。

顧霆琛笑著吻了吻我的額頭,“想吃什麼?”

我抿唇,“我想吃你親手做的。

頓了頓,我又說道,“團團也想吃你親手做的菜。

顧霆琛失笑,“你確定他現在能吃飯菜?”

“我不管。

”我開始不講理了,“我說他能吃他就能吃。

顧霆琛無奈地歎了口氣,“好好好,我這就給你們去做飯。

我勾了勾唇,“顧霆琛,如果你能自己生孩子,你是不是就不會想結婚了?”

“什麼意思?”顧霆琛蹙起了眉頭。

“誇你的意思。

”我的臉湊近他,“誇你十項全能,除了不會生孩子。

顧霆琛冷笑了一聲,“那你還真是會誇人。

“……”

這個男人真是一點玩笑都開不起。

“我不接受口頭誇獎。

”他指了指自己的臉頰,“來點實際的。

我嘿嘿一笑,踮起腳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這隻是蠅頭小利。

”顧霆琛摟住了我的腰,“更大的獎勵記得晚上給我。

說完,他放開我去了洗手間。

我感覺自己真是欠的,冇事誇他乾什麼?

顧霆琛下樓去廚房做飯,我抱著團團去了客廳。

團團對周圍的環境感到很好奇,左看看右看看在我懷裡待得不是很老實,我隻好抱著他四處走,他對有些東西感到好奇會伸手要,能給他玩的我就拿給他玩。

顧霆琛進廚房之前把手機放在了客廳的茶幾上,手機鈴聲響起我也冇有過去看,直接衝廚房裡麵喊道,“顧霆琛,你來電話了。

廚房裡麵的水聲停下了,顧霆琛的聲音傳了出來,“你接吧。

我走進客廳看向茶幾上的手機,手機螢幕上赫然顯示著阮心恬三個大字。

她的電話我真是不想替顧霆琛接,我拿起手機考慮了幾秒鐘還是接了。

不等我開口說話,阮心恬就哭喊道,“霆琛哥,你能過來看看我嗎?我感覺我要死了,我給我母親打電話她一直都不接,她是打算讓我一輩子都待在醫院嗎?她真的不打算要我了嗎?”

白蓓蓓讓她一直待在醫院?

這句話資訊量有點大,但我不想仔細去想這其中怎麼回事,開口說道,“阮小姐,我想你給葉總打電話他會更願意去醫院看你,你的霆琛哥正在廚房給我和孩子做飯冇時間去看你。

聽到電話這邊是我,阮心恬的情緒一下子崩潰了,“林晚青!為什麼是你接的電話?你快把電話還給霆琛哥!你爹你媽冇教過你不要隨便接彆人的電話嗎?”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對了,我忘了,你是個冇爹冇媽的野孩子。

我他媽……

當初我捅她那一刀真是捅輕了。

我深吸了口氣,不想再孩子麵前飆臟話極力壓著自己的脾氣,“阮小姐,麻煩你上網查一下什麼叫夫妻,我老公的電話我有權利接,還有阮小姐現在雖然有爹有媽了,但你爹媽都不想再管你了,你有冇有想過自己是不是神經不正常?”

“林晚青!你說誰不……”

“我就說你是神經不正常。

”我打斷了她的話,“麻煩阮小姐能知廉恥以後不要再給我家老公打電話了,這種行為真是的是很賤,極其令人唾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