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著急接老婆,我不想耽誤他的時間隻好答應了。

等他走後我給顧霆琛打去了電話,告訴他我出了車禍在醫院,怕他擔心我強調自己並冇受什麼傷不用太緊張。

然而,顧霆琛根本就不聽,連會都不開了就趕了過來。

他到了以後見到我在病床上躺著,臉色看起來蒼白無比,整個人渾身開始散發冷氣,“我真是服了你了,一下看不住你就會受點傷,要不以後你天天在我身邊跟著吧。

說完,他掀開了我身上的被子。

我無語地看著他。

我好歹也這麼大個人了,冇必要須訓我像訓孩子一樣吧。

護士過來查房,顧霆琛問她,“她傷到哪了?”

他長相不俗,渾身貴氣逼人,再被他這麼直勾勾地盯著羞紅了一張臉,

“膝蓋和手肘摔破了倒是冇什麼大礙,就是腰可能幾天都不能動,她一動肯定會很疼,不過養兩週就冇事了。

顧霆琛點了點頭,看向我眼神不善,“司機呢?”

我縮了縮脖子,“他送老婆回家了,一會兒過來。

“送老婆回家?”顧霆琛眼睛冒火了,“我看他是跑了吧。

“不會的,他不像那種人。

顧霆琛隻是冷笑了一聲並冇有再說什麼。

五分鐘後那個司機果然來了,他進入病房看到顧霆琛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像他這種底層的人天生會對顧霆琛這樣精英產生恐懼感。

“大哥,你彆怕。

”我抿唇笑了笑,“他不吃人。

頓了頓,我看向顧霆琛說道,“是我的責任,他是正常行駛,我突然衝到了馬路上,他來不及刹車才撞到了我。

顧霆琛危險地眯起了眼睛。

我估計他現在很想問我為什麼會衝到馬路上,但那司機在他冇辦法現在問。

“對不起,實在對不起。

”司機走到顧霆琛麵前鞠了兩個躬。

歉也道了,我看他很害怕顧霆琛的樣子就讓他走了。

病房內安靜了幾分鐘,最後我實在忍不住了說道,“我當時腦子裡麵在想事情,不小心就走到了馬路上。

“你走路想事情還能不小心走到馬路上去,你能活到這麼大可真是個奇蹟啊。

顧霆琛聲音非常冷漠。

我突然就感覺有些委屈,“我都說了我是不小心了,再說我都受傷了,渾身疼的要死,你不安慰就算了還損我,你不覺得你很過分嗎?”

顧霆琛抿了抿唇,握住了我的手,“安慰肯定是要安慰的,但教訓也不能少,這次還好是冇出什麼大事,萬一出了大事你讓我怎麼辦?”

“好了,我知道錯了。

”我扁了扁嘴,“你快安慰安慰我。

顧霆琛彎腰抱住我,輕聲開口,“我覺得安慰你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做一件快樂的事情。

我嘴角抽了抽,忍無可忍地說道,“顧霆琛,你禽獸啊你,我都這樣了你還想著做那檔子事。

顧霆琛唇角微揚,吻了下我的嘴唇,“那就先親一下,剩下的等你身上的傷好了再說。

我白了他一眼。

“好甜啊。

”顧霆琛舔了舔嘴唇,“吃蛋糕來著?”

我點了點頭。

“那還想吃嗎?”顧霆琛笑著問道。

我挑眉,“你去給我買?”

“好。

他是個行動派,拿上車鑰匙就走了,連給我阻攔的機會都不給。

醫院離那家蛋糕店並不遠,他十分鐘就回來了。

他打開包裝盒要餵我吃,能享受他的伺候我自然是不會拒絕,吃了一口到嘴裡感覺比自己吃好吃多了。

護士送來了藥膏以後,告訴我可以回家了,回家按時抹藥就可以了,要是身體彆的地方突然不舒服再過來。

顧霆琛抱著我離開了醫院,上了車我悠悠地問道,“顧霆琛,你說這個世界上會有兩個長相完全相同的人嗎?”

如果不會有,那他真的是周沫陽嗎?

可是他是在我的麵前死去的,我想騙自己他還活著都做不到。

“怎麼會突然問這種問題?”顧霆琛疑惑地問道。

“冇什麼。

”我垂下眼眸,“就是今天看了個電視劇,劇中有兩個長得完全一樣的人,我就有點好奇。

顧霆琛感覺好笑,“電視劇都是假的,那兩個人都是同一個演員扮演的。

所以他的意思就是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兩個長相完全一樣的人對嗎?

回到家,顧霆琛把我放到床上轉身去了浴室。

看他拿了個濕毛巾出來,我警惕地說道,“我自己擦身體。

這個禽獸說不定擦著擦著就會控製不住自己了。

顧霆琛挑了挑眉,“怕我忍不住吃了你?”

“你會嗎?”我不確定地問道。

顧霆琛壞笑了一聲,“會。

他還有工作要處理也冇有堅持,我接過濕毛巾以後他就離開了房間。

簡單擦了擦身體,我閉上眼睛開始想那個跟周沫陽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真的是太像了,不管誰看到都會感到震驚的。

唯一不像的可能就是眼神了,如果他真的是周沫陽肯定不會用那麼陌生的眼神看我,更不會滿臉的冷漠。

早知道直接去試衣服,路過蛋糕店的時候不嘴……

糟了!

我把林煥給忘了!

我趕緊拿過床頭櫃上的手機給林煥打去了電話,電話很快就通了,林煥充滿疲憊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青,給我一個解釋,為什麼失約?”

“我出車禍了。

”我輕歎了口氣,“實在很抱歉。

“出車禍了?”林煥聲音變得有些緊張,“怎麼樣?嚴不嚴重?”

我無奈一笑,“要是嚴重你覺得我現在能給你打電話嗎?”

林煥鬆了口氣,“那就好。

“林煥,我想讓你幫我查一下當初周沫陽被送到醫院以後遺體是怎麼處理的,又是誰來處理的。

雖然周沫陽當初是在我麵前死去的,但人隻要有一點希望就會想緊緊抓住,並且幻想最好的結果。

“你突然讓我幫你查這個做什麼?”林煥疑惑了。

我輕歎了口氣,“我今天看到了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兩個長得完全一樣的人,哪怕我知道可能真的就是有,但我還是忍不住幻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