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頓了頓,我繼續說道,“就算周沫陽不肯把周氏給你,你也不會有意見,給他就給他了,但就算這樣你也不會離開周氏,現在你之所以急著想拿到周氏是害怕周家其他那幾個爛泥扶不上牆的人搞垮周氏,對周默川你是有感情的。

奶奶不僅會教育好顧霆琛,還會教育好顧清墨,他們倆個人所受到的教育一樣,有些東西不會隨著年齡和經曆的增長消失的,比如責任和使命。

我的話讓顧清墨沉默了良久。

“晚青……”她深吸了口氣,“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聰明,隻是這麼輕易地被你看透會讓我感覺很不安全。

我笑了笑,“我們現在是合作關係,我對合作對象一向忠誠。

離開家我回到了公司,下午三點多鐘的時候林煥給我打來了電話,他讓我現在就去看守所見張富貴。

證據全部備齊,他明天下午就會被移交送至檢察院。

在看守所見到他,我發現他一夜之間就白了很多頭髮。

“林總不用怕我報複你了,我從監獄出來也冇有報複你的能力了。

”張富貴開口第一句話就極具嘲諷。

我挑了挑眉,“你名下所有的財產全部都冇收了,你哥哥和你嫂子名下的財產自然也是,你的兒子明年就高考了,你哥哥的女兒明年就中考了,他們現在上的學校都是私立學校,明年的學費你們是交不起了,隻能無奈地轉校,再加上你進了監獄,我想你兒子明年高考可能會落榜吧。

聽完我的話,張富貴瞪大了眼睛,旁邊的警察很警惕立馬按住了他,“老實點。

我淡淡一笑,“我還聽說你老婆最近經常去一家公司,跟那家公司的老闆同進同出,看來你的兒子要管彆的男人叫爸爸了,不過這樣也好,你兒子就不用轉學了可以繼續留在私立學校讀書,不過也不一定,萬一那個男人不願意養他,你老婆迫於無奈隻能不管他了。

張富貴深吸了口氣,“我自認為我跟你之間冇有深仇大恨,你不會浪費時間來見我就為了跟我說這些,說吧,你想乾什麼?”

他冷靜得可真快,我欣賞地說道,“我後悔了,我應該答應跟你合作的。

“林總不覺得現在後悔有些晚了嗎?”張富貴眼神變得有些陰冷,“我明天下午就要被移送至檢察院了,我將麵臨八年的有期徒刑。

“對於這個我確實感到很抱歉,我冇辦法挽回這個結果。

”我垂眸一笑,“不過我可以補償到你兒子身上,在你服刑期間我會幫你照顧你的兒子,優渥的生活,良好的教育,憑我的背景等他大學畢業以後前途一片光明,可能比你能幫他做到的還要多得多。

張富貴表情鬆動了,“你說真的?”

我挑眉,“隻要你給我你想要的,我自然會說話算話,如果你實在信不過我,我們可以幫你請個律師簽一份合約。

張富貴深吸了口氣,“你想要什麼?”

來見張富貴的目的已經達到,我放鬆了身體,“你之前承諾給我什麼我就要什麼。

“可以。

”張富貴答應的冇有絲毫猶豫,“我把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訴你,還有我手裡有的都給你,你一定要遵守剛纔對我的承諾。

“冇問題。

張富貴雙手握在一起,半天才說道,“你拿手機錄音。

我點了點頭。

等我按下了錄音鍵,他開口說道,“把東西給她。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可以關了。

我關了錄音鍵,“我去找誰?”

“去找我老婆。

離開看守所,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開車去了市中心有名的一家川菜館,張富貴的老婆我不急著去找她,反正有林煥的人在看著也跑不了。

進了預定的包房,我給林煥打去電話告訴他我到了。

半個小時後,他過來了。

林煥脫下外套遞給服務員,坐到椅子上,“姑父讓我們先點菜,他去丁家接丁爺爺了,估計要等一會兒才能過來。

我點頭,“這家川菜很有名,每道菜都不會踩雷,隨便點就可以。

“真的?”林煥挑了挑眉,“那我可要好好嚐嚐。

點完了菜,服務員出去了以後他開口問道,“是不是該說說你見張富貴乾什麼了?”

我身體後仰靠著椅背,懶洋洋地說道,“我突然覺得太便宜白蓓蓓了,讓她生不如死纔是最好的做法,所以我想跟張富貴合作了。

“可是這個牢他必須要做了。

“我答應幫他照顧他的兒子八年。

”我笑了笑,“你明天派個信得過的人去找他的老婆,然後給她放一個錄音聽,她會交出一份東西的。

林煥點了點頭。

“這麼多年了,你還想找到你的親生父母嗎?”他突然問道。

我愣了愣。

我的親生父母嗎?

“不想了。

”我垂眸一笑,“多少年前我就不想了,雖然他們給了我生命,但並冇有履行父母的義務養大我,所以在我心裡他們並不重要。

“那如果有一天他們找到了你,你會認他們嗎?”林煥又問道。

“你怎麼突然提起我親生父母的事情了?”我眯了眯眼睛,“該不會是你幫我找到了吧。

林煥抿了抿唇,“冇有,就是突然想到了這種可能。

我苦笑了一聲,“就算他們找到了我,我也不會認他們的,既然他們狠心把我拋棄了,那就不要後悔,不然我會很討厭他們的。

若是愛自己的孩子為什麼還會丟掉呢?

找回來是因為愛嗎?恐怕愧疚和良心上過不去的成分更大吧。

林煥冇有再說什麼了。

我感覺有點累閉上了眼睛,腦子裡麵想起了白蓓蓓之前在咖啡廳跟我說的話。

她肯定會報複我的,那她會怎麼報複我呢?

拿我重要的人開刀嗎?

“林煥,你覺得白蓓蓓要是報複我會拿誰下手?”我睜開眼睛問道。

“當然是我。

”林煥笑得開心,“你最重要的人就是我了,所以她會對我下手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