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事實上,顧霆琛已經不像我印象中那麼在乎阮心恬,為了她可以讓我無限的受委屈了。

他的改變是因為孩子嗎?

我垂下眼眸,淡淡地說道,“不是我做的,跟我沒關係,再說就算要害她,以我對她的仇恨值我會自己動手的,不勞煩彆人。

外麵陽光照射進來,顧霆琛逆著光線看不清臉上的表情,他突然把我緊緊抱在了懷裡,“晚青,對不起,以後我會保護好你的。

我冷漠地勾了勾唇,“好。

以後我會保護好自己,並不需要誰的保護,如果以前我能意識到,隻有自己強大才能保護好自己,那我的孩子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其實也不能全怪顧霆琛不是嗎?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悲劇都是當事者的軟弱造成的。

“顧霆琛……”我抿了抿唇,“你無論如何也不同意與我離婚,是因為愛我嗎?”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又問了這個無聊且毫無意義的問題,但此時此刻我就是想問,我總覺得自己要是聽不到滿意的回答就永遠不會善罷甘休一樣。

“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分開的。

”顧霆琛又一次避開了完美回答。

我不感覺到意外,也不感覺到失望,輕笑著說道,“但願如此吧。

顧霆琛眉心微蹙,“什麼叫但願如此?”

“冇什麼。

”我推開他,下了床,“我去個洗手間然後再補一覺。

去完洗手間回來,我躺到床上看著正在穿衣服的顧霆琛,“你有事要出門?”

顧霆琛點了點頭,抬起胳膊把領帶放在脖子上,走到床前俯下身子,“幫我係。

“你自己係。

”我無情拒絕,“你不是總嫌棄我係得不好嗎?”

以前我幫他係領帶,他都會一臉嫌棄的自己重新係,我每次都會感到很鬱悶,既然嫌棄我係的不好,為什麼還總是讓我係呢?

顧霆琛什麼話都不說,隻是用深邃的眼眸盯著我。

我無奈地歎了口氣,認命的幫他係。

這次他冇有再嫌棄,但也冇多滿意,“冇事多練練。

我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再也不給你係了。

看我拽著被子蓋好,打算補覺了,顧霆琛颳了刮我的鼻子,取笑道,“你是豬嗎?”

“你纔是豬。

”我反駁。

顧霆琛笑了笑,“那你彆睡到太晚,起來記得吃飯,我辦完事情就回來陪你。

“知道了。

”我覺得他現在是真的能嘮叨。

他出門了以後,我開始補覺。

這一覺睡到了上午十點,我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

拿起來一看是陌生號碼,我猶豫了一下才接起。

“林晚青。

”林煥的聲音幽幽傳進我的耳朵,“你膽子真是肥得很。

我怎麼了?

我一臉懵,“林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電話那邊的林煥靜默了倆秒鐘,然後緩緩說道,“見麵說,我在彆墅大門口,我給你十分鐘時間趕緊出來。

這火氣也太重了吧!

林煥從來冇有對我表現出這副很火大的樣子,說實話我多少有點害怕,畢竟這個男人心理變態。

十分鐘後,我出了彆墅大門口。

林煥按了幾下喇叭,我走過去打開車門,不確定地問道,“我惹著你了?”

嘖嘖嘖,這臉色臭的。

“上來。

”林煥冷聲命令道。

我戰戰兢兢地上了車。

林煥的手伸到了我麵前,“手機給我。

雖然我不想,但為了我的小命著想我認命地把手機放在了他手上。

我的手機冇有密碼鎖,林煥打開看了半天,然後冷笑著說道,“顧霆琛可以啊,竟然把你手機裡男人的聯絡方式全都拉黑了。

“啥?”我驚了。

林煥冷哼了一聲,將手機扔到了我腿上,“自己看吧。

我拿起手機翻看,越看臉色越沉。

一定是昨天晚上顧霆琛趁我睡覺的時候乾的!

這個憨批!

林煥啟動了車子,直到車子開出了彆墅區,我才把所有異性的聯絡方式從黑名單裡拉了出來。

“弄好了?”林煥淡淡地問道。

我點了點頭,“你是不是以為我把你拉黑的。

林煥抿了抿唇冇有回答。

我輕笑了一聲,“你是不是傻啊?我好端端地拉黑你做什麼。

“你以前拉黑過。

”林煥氣悶地說道。

我眯著眼睛笑了笑,“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不可同日而語。

聽我這話,林煥臉上終於有了笑意。

“今天早上白蓓蓓給顧霆琛打電話,她哭得很厲害,說阮心恬被人推倒了,應該是很嚴重。

”我向他提起了這件事情。

“確實很嚴重。

”林煥勾了勾唇,“她肚子裡麵的孩子估計活不成了。

我愣了愣,竟然這麼嚴重嗎?

到了紅綠燈路口,林煥停下車子,似笑非笑地說道,“她確實是被推倒的,嚴格來說不是人把她推倒的。

我蹙眉,“什麼意思?”

林煥摸著自己的大拇指,幽幽地說道,“她看到了你孩子的照片,也看到了大型詛咒儀式現場,從那以後她經常會出現幻覺,總覺得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什麼東西害死了,所以推倒她的是什麼東西我也不知道。

他比我狠多了,在這一點上我不得不承認。

可以想象阮心恬這段時間遭受了多少折磨,我心裡感覺到了一陣快意,“林煥,謝謝你。

“這種小事冇必要道謝。

”林煥並不在意。

我抿了抿唇,猶豫了片刻還是說道,“這不是小事,你彆忘了阮心恬也是劉光漢的女兒,要是被他查到是你做的,你會很危險的,所以你一定不要留下什麼證據被他查到。

“我知道。

”林煥挑了挑眉,“再說就算他到時候查到是我做的,估計也冇精力找我麻煩了。

我詫異,“怎麼說?”

林煥啟動了車子後淡淡地說道,“劉家近幾年太過於囂張了,樹大招風,早就有很多人看他不順眼了。

這是好事,我鬆了口氣。

最後車子停在了一家餐廳門口,下車之前林煥拉著我說道,“阮心恬那邊有我,你不需要費心思對她做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