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拋卻其他不談,那是一個無辜的生命你知道嗎?”我聲音冰冷得像淬了冰。

阮心恬臉色更加蒼白了,“林晚青,你孩子的死跟我沒關係,我怎麼可能會用這麼殘忍的手段害死你的孩子,再說我要是真想害死你的孩子,我早就會動手了不是嗎?”

真是放屁!

她之前想對我的孩子動手倒是有那個實力好嗎?

現在她有了個有權有勢的父母,可不就想怎麼樣怎麼樣了。

為了這一天,她可真是忍得夠辛苦的了。

我懶得跟她辯駁,視線定在她的肚子上,隻是殘忍地說道,“我是不是也應該讓你也嚐嚐孩子憋死在你肚子裡的滋味呢?”

“林晚青!”阮心恬滿臉驚懼,捂著自己肚子往後退了幾步,“你真是瘋了!”

“我是瘋了!”我咬著牙,恨恨地說道,“那也是被你逼瘋的。

林晚青被我如此深的恨意嚇到了,雙腿有些發軟,葉子軒趕緊扶住她,衝我吼道,“林晚青,凡事要講證據,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心恬做的?”

我輕笑了一聲,“證據我自然是有的,隻不過我並不打算給你們看,至於這份證據我會在什麼時候拿出來,各位就敬請期待吧。

我故意說這話就是為了造成阮心恬的恐慌,我要讓她每日活在惶惶不安當中,時時刻刻感覺自己腦袋上懸了一把刀,又不知道什麼時候這把刀會落下來斬斷她的脖子,我要一點一點地折磨她。

阮心恬滿臉恐懼地看著我,看夠了她抬起頭向葉子軒哀求,“她瘋了,你快把她送進精神病院。

“怎麼?”我輕嗤一笑,“阮小姐不會以為把我送進精神病院,你犯罪的證據就會隨之消失了吧。

阮心恬呼吸一窒,雙手捂住了自己肚子,她肚子裡的孩子感覺到了她的緊張和恐懼。

“心恬,你怎麼了?”葉子軒緊張地問道。

“我肚子好痛。

”阮心恬死死抓住了他的手,“快……快帶我去找醫生。

葉子軒緊張她,趕緊抱著她離開了。

我冇有出聲阻攔,任由他帶著阮心恬離開了。

反正種子已經種下了,之後隻要靜靜等著果實成熟就好了。

冷慕白走到病床前,滿臉心疼地看著我。

他冇有開口安慰我,恐怕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我心裡感覺有些煩躁,淡淡地說道,“去幫我把周沫陽叫來。

話音落下,顧霆琛雙手瞬間握成了拳頭,眼神幽深地看著我。

周沫陽很快就被冷慕白叫回來了,我衝他展顏一笑,“沫陽,你竟然真的放心扔下我。

“我冇走遠。

”他走過來摸了摸我的腦袋。

餘光瞄到我受傷的手,他臉上的笑容凝固了。

“怎麼回事?”他看向了顧霆琛,眼神陰鬱。

顧霆琛緊抿著嘴唇不回答,彷彿冇聽見他的話一樣,他隻是緊盯著我,眼神裡滿是隱忍的痛苦和自責。

我看在眼裡,心裡冇有絲毫波動。

他應該感覺到痛苦,應該感覺到自責不是嗎?

“林晚青。

”葉子軒竟然又回來了,自己一個人回來的,他站在病房門口,眼神冰冷地看著我,“心恬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你要是敢繼續冤枉她,我對你不客氣。

“子軒。

”冷慕白蹙了蹙眉,“你也不能保證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你不能一味地偏袒她。

葉子軒不理他,繼續對我說說道,“孩子冇了我二哥也感覺很痛苦,他的痛苦不比你少,你憑什麼一味地責怪他,讓他心裡感覺更加痛苦?”

“葉總還真是一條護主的好狗。

”周沫陽不客氣地說道。

葉子軒看向他,眼底一片猩紅,顯然是動了怒氣。

“行了。

”我不想讓他們吵起來,會令我心裡感覺很煩躁,“葉子軒,我知道你護犢子護的厲害,但我麻煩你有時候能不能稍微站在事情是與非的角度公道一點?”

我看向顧霆琛繼續說道,“我出事的那天是阮心恬的生日,而我正在遭受磨難的時候,你的好二哥正在她的生日宴會上,並且兩個人高調地宣佈了訂婚的訊息。

“我冇有和她訂婚。

”顧霆琛著急開口。

“你的意願重要嗎?”我冷笑連連,“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們訂了婚,你是阮心恬的未婚夫了,隻要我和我肚子裡麵的孩子死了,你是不是有個名正言順的老婆還重要嗎?劉光打的就是這個主意,我不信你猜不到。

我不想去看顧霆琛現在是何表情了,無論他怎麼痛苦,怎麼後悔,我都不關心了。

葉子軒依舊一臉不屑,我挑了挑眉,“葉子軒,既然你可以無視我的痛苦,無視是非對錯,自私到底,那我為什麼不可以?做人可不要太雙標了。

“不管你心裡如何不爽,想要對我做什麼,我都不在乎,我今天就把話放在這裡,我孩子的仇我一定要報。

所有人都在自私做人,那我為什麼不可以?又憑什麼不可以?

葉子軒和冷慕白離開冇多久,顧霆琛也離開了,他倒是不想離開,但麵對我的冷言冷語,他也待不下去了。

醫生過來我打了針,周沫陽坐到椅子上無奈地說道,“你哥還真是會給你找麻煩。

“冇事。

”我不是很在乎。

周沫陽不讚同,“這樣一來劉家肯定會有所動作,還有葉子軒,他們是不會任由不利證據留存危害到阮心恬的。

將錄像單獨發給阮心恬,並且讓她不知道是誰發的,這樣比較安全,也有利於我的蟄伏,林煥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既然他冇有選擇這麼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對於他,我還是信任的。

鬨騰了這麼一番,我也累了,吃過了晚飯我睡了一覺。

醒來時,我看到了林煥。

林煥笑著晃了晃手裡的手機,“我給阮心恬發了點好東西。

“什麼?”我腦袋還處於未開機狀態,整個人有點發矇。

林煥挑眉,“一個會讓她晚上做噩夢的好東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