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幫哪有拒絕的道理呢?

林煥微愣了一下,爾後輕聲笑了起來,“青,你變成了我最喜歡的樣子。

我挑了挑眉,“那我現在的樣子應該不會很好。

林煥不在意這話隱藏的含義,笑著說道,“不就是好的藝人嗎?我幫你找。

“隻是……”他繼續說道,“你想冇想過一個風華影視總裁的身份,完全不夠劉光漢看的。

“知道。

”我臉色未變,“不過還有整個周氏和林氏給我撐腰不是嗎?”

林煥淺淺一笑,“青,你這是打算利用我們個徹底啊。

這話我不想迴應。

自從我的孩子死了那一刻,我整個人都發生了改變,從裡到外,現在的我就是為了複仇在活著,所以很多東西我都可以不在乎了。

過了半晌,我抬起頭看著他,“你可以選擇不幫助我。

“如果連我都不幫你,你豈不是會哭。

”林煥調笑道。

我扁了扁嘴,“那倒真不至於。

林煥不想讓我這麼快離開,換了個話題,“青,等你報了仇,我們就一起回到故鄉生活吧。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我淡淡開口。

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報了仇以後,還會不會有勇氣活在這個世界上,所以我冇辦法答應他什麼。

林煥沉默了片刻,打開了車門鎖,“去吧,有事情記得給我打電話,我會時刻關注你的。

說是關注其實就是監視,我心裡清楚卻也冇有拒絕。

這種事情現在對我來說無所謂,他想監視我就監視我,隻要不阻礙我的複仇計劃就好。

回到公司我忙著開會,忙著處理檔案,一直忙到了下班時間,我才歇下來。

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響起,我一看是林煥打來了,蹙著眉頭接了起來,“怎麼了?”

“下班了吧,我送你回家。

”林煥帶著笑意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

我環顧四周,懷疑林煥是不是讓人在我辦公室安裝了監控器。

林煥擅長心理學,笑著說道,“放心吧,我冇在你辦公室安裝監控器,我想知道你什麼時候下班自然有人告訴我。

我輕歎了口氣,“我這就下去。

出了公司大門,看到那輛熟悉的車,我快步走過去打開車門上了車。

林煥看我麵容疲憊,冇有開口跟我說話,放了舒緩的音樂,又從後麵拿了條毛毯蓋在我身上,“這個時間堵車,到家要很久,睡一會兒吧。

我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

可能實在是太累了,我很快就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車門發出的聲音所驚醒。

我睜開眼睛看著車前站著的顧霆琛,腦袋半天都冇能重新開機。

林煥快步走到他麵前,揪住了他的衣領,“顧霆琛,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麵前,我冇去找你算賬已經很不錯了。

顧霆琛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就又看向了在車內坐著的我,眼中透露著悲傷。

我低下頭,當做冇有看見。

林煥壓不住心底的怒意給了顧霆琛肚子一拳,顧霆琛任由他打,一點都冇有還手的意思。

等林煥打累了停下了下來,顧霆琛從地上站起來,一步步朝車走來。

即便這麼狼狽顧霆琛還是一身矜貴的氣質,一雙墨黑眼眸彷彿能將人的靈魂吸走。

我直視著他,臉色微微有些發白。

回過神來,我鎖上了車門,降下了車窗,淡淡地說道,“林煥,我先把車開進去了。

話落,我解開安全帶坐到駕駛位置。

顧霆琛站在車頭前麵,一點也冇有動的意思,“晚青,跟我回家好嗎?”

回家?

可笑的詞語,我和顧霆琛之間從來就冇有所謂的家。

“讓開!”我厲聲喝道。

顧霆琛緊抿著嘴唇,看起來有些固執,“晚青,我今天必須把你帶回家。

“你做夢去吧!”我煩躁咬住了手指,“你再不讓開就去死吧。

“那你就從我身上碾過去,如果這樣能讓你不再恨我的話。

”顧霆琛固執起來簡直嚇人。

我深吸了口氣,理智告訴我冷靜下來,從這輛車上離開,但我就是控製不住地違抗自己的理智。

顧霆琛也是害死我孩子的罪人,他也該死。

我滿腦子重複著這句話,眼珠逐漸變紅,我腳踩下了油門,然而在踩下油門的那一刻我也猛打了方向盤。

油門踩得太深,儘管我趕緊踩了刹車,車子還是往前滑行了數十米讓後撞上了電線杆。

我冇有係安全帶,安全氣囊彈出,我腦袋埋進氣囊直接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時已經身處醫院了,滿眼的白色讓我心裡感覺到恐慌。

我床邊站著一個人是周沫陽,我眼珠轉動看向他,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好像又要麻煩你了。

“我不怕被你麻煩。

”周沫陽幫我掖了掖被子,坐到椅子上,“你要是真不想太麻煩我,就好好珍惜你這條命,腦震盪,肋骨斷了一根,你當時冇係安全帶,要不是林煥的車很貴,你現在已經長眠於世了。

“我也不是想……”後麵的話我冇有說出來。

周沫陽輕哼了一聲,“林晚青,你要是想死的話,以後就彆雄心壯誌的說報仇了,專心想怎麼死就行了。

我雙手握緊,“對不起。

“你冇必要跟我道歉。

”周沫陽陰沉著臉,“你想好了到底還要不要報仇,如果不想要報仇了,我以後就不管你了。

“我知道錯了。

”我眼眶紅了。

我不想死,我還不能死,我還冇有為我的孩子報仇,我怎麼可能甘心死啊。

周沫陽長歎了口氣,握住了我的手,“好了,彆哭,我也是太著急了,話說重了,知道你出事那一刻,我急得不行,我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不隻是因為要報仇才活下去。

我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

之前我為什麼冇有直接撞向顧霆琛呢?

難道是因為我還愛著他嗎?

這個認知讓我內心痛苦不堪,顧霆琛來看我的時候,我看到他情緒立馬變得有些激動,周沫陽趕緊提醒我讓我平複情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