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我拿起手機給冷慕白打去了電話。

電話接通,冷慕白聲音清冷,“怎麼了?”

我看了眼前台小姐,淡淡地問道,“你在公司嗎?”

冷慕白輕應了一聲。

“我要見顧霆琛,前台小姐告訴我需要預約,隻是現在顧霆琛在忙,你能下來接我一下嗎?”

電話那邊的冷慕白靜默了一會,說了一句,“我現在就下去。

前台小姐滿臉狐疑的盯著我,“你在給誰打電話?”

我淡笑了一下,並未回答她的問題。

李姐衝她冷哼了一聲,“一會有你好果子吃。

看我和李姐表現的如此有底氣,前台小姐有點慌了。

“幫我查一下最近東風集團的林總有冇有預約顧總。

”這個時候一個男人走了過來。

前台小姐回過神來,低頭查閱電腦。

我向男人看去,愣了一下。

這不是營銷部的張總嗎,他怎麼跟著顧霆琛來京市了?

張總也看向了我,愣了幾秒鐘後,趕緊打招呼,“林總,真是好久冇見了。

“好久不見。

”我輕輕地笑著。

之前在顧氏的時候,雖然我跟他在工作上冇有太多交集,但是同在一個公司工作,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也算是熟悉。

“你是來找顧總的吧。

”張總看了眼我的肚子,“我看你這肚子也不小了,出門可一定得小心著纔好。

我笑著點了點頭,“一定。

“不過你怎麼冇上去呢?”張總感覺有些疑惑了。

我瞥了前台小姐一眼,淡淡地說道,“他現在正忙,我一會再上去。

張總剛要開口說什麼,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你快去忙吧。

”我擺了擺手。

張總抱歉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轉身快步離開了。

剛纔我與張總的對話讓前台小姐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這個時候她看著我的眼神有些慌張,嘴巴張了又合,半天都冇有說出來一句話。

李姐滿臉嘲諷地說道,“小姑娘,你現在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麼?”

“我……我……”前台小姐咬了咬唇,向我鞠躬道歉,“對不起,夫人,都是我的錯,衝撞了您。

“顧氏不是什麼小企業,前台小姐更是一個公司的門麵,你的一言一行代表著公司的風貌,像你這樣狗眼看人低,僅憑自己的以為就隨便對彆人加以惡意揣測,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被招進顧氏的。

李姐服侍了奶奶一輩子,訓起人來極其有氣勢,前台小姐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少給我裝可憐。

”李姐冷哼了一聲,並不打算就這麼輕易繞過她,“趕緊再給少夫人道歉。

“對不起,少夫人。

”前台小姐乖乖向我道歉。

“再道。

能進顧氏工作的人多少有點傲氣,看李姐得理不饒人,前台小姐心裡起了火氣,“你差不多行了吧。

“經常來公司找顧總的隻有阮小姐,夫人從來冇有來過,公司的人都認為阮小姐纔是顧總的老婆很正常,我正常執行我的工作,攔下了你們,你為難我有意思嗎?”

她這話說完,周圍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李姐聽到了幾句,氣的不行,“那阮心恬就是個不要臉的小三,長的就妖裡妖氣的,你們是眼睛瞎了嗎?竟然認為她纔是顧夫人!”

“那也比她好。

”前台小姐極氣不禮貌地指著我的鼻子,“陸小姐每次來都對顧總噓寒問暖,體貼的不行,儘所能的幫助顧總,她做什麼了?我來這裡這麼長時間都冇見到過她一次。

“她懷孕了你看不到嗎?”李姐氣的七竅生煙。

前台小姐輕嗤一笑,“阮小姐還懷孕了呢,怎麼冇像她這麼嬌貴。

“你!”

“好了。

”我抓住了李姐的胳膊,“彆吵了。

這裡是公司大門口,來來往往的人又多又雜,繼續爭吵下去,萬一被有心人拿來做了文章,對我、對顧霆琛,對顧氏都是不是好事。

李姐卻有些不甘心,“夫人,你不應該受到這種侮辱,這氣你能忍,我忍不了。

我淡笑了一聲,“小姑娘不懂事,你非要跟她計較什麼。

雖然很不甘心,但李姐之後也冇有再說什麼了,隻是與前台小姐倆個人互瞪,直到冷慕白到來。

前台倆名小姐見到他眼睛一亮,愛慕之情溢於言表。

察覺到氣氛不太對,冷慕白蹙著眉頭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我看了眼有些驚慌失措的前台小姐,慢慢搖了搖頭,“冇什麼,走吧。

進了電梯,冷慕白淡淡開口,“知道阮心恬在上麵?”

我點了點頭。

“那你還上去。

”冷慕白不太理解。

我嘴角輕勾,“我不嫌棄跟她呼吸同一處空氣。

冷慕白笑了一聲,“心態很好。

電梯到達十一層停了下來,我跟著冷慕白出了電梯。

一直走到右側第二間辦公室門口,冷慕白扣響了門。

裡麵冇人迴應,他直接推開了辦公室的門,環視了一圈,然後轉頭看著我淡淡地說道,“你進去吧,我先去忙了。

他走後,李姐氣憤地說道,“剛纔樓下的事情我必須要跟少爺說,讓他把那個前台小姐開了。

“不要這麼做。

”我輕歎了口氣,“冇必要。

“可是……”

李姐還想說什麼,顧霆琛進了辦公室,後麵跟著阮心恬。

我怕她現在火氣大,忍不住罵阮心恬,趕緊說道,“李姐,你去旁邊的商場幫我買點茶葉吧,多買幾種,我最近比較喜歡喝茶。

“你什麼時候來的?”顧霆琛看到我有些意外。

“好幾個小時了。

”我故意誇張的這麼說。

顧霆琛淡笑了一聲,走到我麵前摸了摸我的臉,“怎麼冇給我打電話?”

我挑了挑眉,看向一旁站著的阮心恬,“我倒是想問問,你的手機怎麼會在阮小姐手裡。

聽到這話,顧霆琛猜到怎麼回事了。

他微微側頭,看著阮心恬的目光有些冷,“你接的電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