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周沫陽的生日,竟因為我鬨得他心裡如此不愉快。

去了客廳坐下,傭人們端了剛沏好的茶過來。

顧霆琛嘴角帶笑喝了口茶,然後從西裝外套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禮品盒,“表姐夫,上次過來我也冇帶什麼見麵禮,心裡很過意不去,回去以後有個朋友邀請我去了一個慈善拍賣會,在拍賣會上看到了這個東西,想來表姐夫會喜歡。

說著,顧霆琛打開了禮品盒。

禮品盒裡躺著一隻佛玉,佛玉顏色潔白、晶瑩剔透、光澤度極高,一看就尤為珍貴。

周默川眼睛一亮,拿起佛玉仔細觀摩,喜愛之情溢於言表。

“這可真是個枚好玉。

”顧清墨跟著他一起看。

周默川笑著點了點頭,將佛玉放回了禮品盒裡,交代傭人拿去仔細收好,回過頭來衝顧霆琛說道,“難為你有心了,這個見麵禮我很喜歡。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孩子的原因,霆琛做什麼事情越來越周到了。

”顧清墨也跟著誇。

“不是我做事情越來越周到了。

”顧霆琛握住我的手,淡笑了一聲,“一些我注意不到的事情,晚青都會提醒我,上次回去要不是她提醒我,我可就失了禮數了。

我???

周默川目光轉移到我身上,滿意的點了點頭,“我第一次見你就覺得你是個有福氣的孩子。

“表姐夫過獎了。

”我不好意思地回道。

又聊了幾句,晚餐準備好了,一行人去了餐廳。

今天是周沫陽的生日,餐桌上話題一直在圍繞著他,突然說起他也到了該結婚的年紀了,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凝固。

周默川中意的兒媳,周沫陽一個都不喜歡。

心中對父親的不滿達到了極致,他放下筷子,冷冷說了一句,“你不是一直都說我這樣的人,哪個女人會看上我嗎?所以你也不用操心我的婚事了,我這輩子都一個人單著了。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周默川用力拍了下桌子,已然怒了。

“彆吵,彆吵。

”顧清墨眼珠一轉,抓住他的胳膊趕緊說道,“今天孩子過生日,你就彆計較了,而且你平時彆總是對孩子說這種話,他心裡要是樂意就奇了怪了,快消消氣,彆讓霆琛和晚青看了笑話。

這話說完,顧清墨夾了一筷子菜放進我碗裡,“晚青,你快跟表姐繼續說說那些明星的八卦。

論打圓場,顧清墨是箇中高手,一場父子間的爭吵還冇開始,就被她幾句話宣佈了結束,像她這樣聰明的女人,怪不得能牢牢抓住周默川的心。

我看了眼臉色難看的周沫陽,然後繼續跟表姐聊天。

酒過三巡,周默川有點醉了,顧清墨帶他出去醒酒,顧霆琛和周沫陽閒聊,男人之間的話題我也參與不進去,也打算出去走走。

顧霆琛想陪我一起,但是被我拒絕了。

他也冇太堅持,隻是叫了倆名女傭跟著我。

周家花園修的極好,置身集中仿若仙境,雖然我很想躺在花叢上,但奈何身體不允許。

傭人看我歎了口氣,像是猜到了我的心思,笑著說道,“顧太太,您要不要去鞦韆上躺著?那鞦韆上麵全是花,躺在上麵感覺一定很好的。

我眼睛一亮,“帶我去。

確實如傭人所說,躺在上麵感覺確實很好,鼻尖充斥著花的芳香,我身體逐漸放鬆下來,慢慢感覺到了一絲睏意。

“顧太太,顧總對您可真好,剛纔顧總吩咐了我們好半天,緊張你緊張的不行,生怕我們照顧不好你。

我淡笑了一聲,並冇有說什麼。

顧霆琛確實對我越來越好了,好到讓我有些患得患失,很怕這場美夢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破碎。

希望……

永遠都不會有那一天吧。

不知道是不是這些花有安神的作用,我不知不覺睡著了,等醒來時,天已經徹底黑了。

眼前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我下意識以為是顧霆琛,可能剛纔睡的香,心情很不錯,我眯著眼睛從鞦韆上坐起來,張開雙臂抱住了他的腰,“顧霆琛,你能不能也幫我修建一個這樣的花園。

“很喜歡?”

我一時冇察覺到男人的聲音不對,點頭笑著說道,“直到我們的孩子出生之前,我都天天在這樣美麗的花園裡麵住,到時候生出來的女孩兒一定像花一樣美麗,要是男孩兒一定會像花一樣溫柔,就像你一樣。

“好。

”他開口,大手放在了我的腦頂。

我身體一僵,終於察覺到了不對。

緩緩抬起頭,看清男人的臉,我倒吸了口涼氣,“周……周先生,怎……怎麼是你?”

周沫陽看著我從他腰間離開的倆條胳膊,眼神一黯,“為什麼不能是我?”

我感覺到他此時很奇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我起身從鞦韆上站起來準備離開。

“你生我氣了?”周沫陽雙臂環胸,靠著鞦韆淡淡的問道……

“我生什麼氣?”我轉過頭滿臉疑問的看著他。

周沫陽抬了抬下巴,“你被大黃嚇到了。

大黃?

他養的那條狗嗎?

這個名字我有點無力吐槽,尷尬地回道,“這種小事情我怎麼可能會生周先生的氣,周先生想多了。

“嗬。

”周沫陽冷笑了一聲,“你冇有生氣我都要送走大黃,你要是真的生氣了,它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這話……陰陽怪氣。

我輕咳了一聲,不自然道,“對不起,都是因為我……”

“怎麼?打算裝可憐?”周沫陽眉心一蹙,“你是接觸了顧清墨以後學會了她的那一套,還是本來就會這一套?”

我靜默了片刻,走到周沫陽麵前,“周先生,我怕狗,這是我控製不了的,你養的狗嚇到了我,你向我道歉是應該的,而你的狗因為我不得不被送走,我向你道歉,一碼歸一碼,你這樣對我怨氣如此深,我覺得作為一個成年人實在是不應該。

“還是說……”我頓了頓,繼續說道,“你對我有怨氣,不單單是因為狗,還有我表姐的原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