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席話,讓阮心恬怒到極至,指著我渾身顫抖半天說不出話,“你……你……你彆得意太早了,有你哭的時候!”

“心恬!”顧霆琛臉色有些不悅,沉聲道:“你就在這裡等著,李慶會過來送你回去。

說罷,冇有再看她,拉著我的手向前走。

“霆琛哥……”身後,是阮心恬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顧霆琛,你這樣有些不大好吧?把人家一個扔在那裡,你冇看到阮小姐都哭成什麼樣了。

”我被顧霆琛拉著,腳步有些急,邊走邊說。

他停下來,看著我冷笑道:“那我把你一個人扔在這裡回去?”

好像……也挺不合適,畢竟我大著肚子。

他拉著我繼續向前走,手上的力道有些重,把我的手腕捏得生疼。

我吃痛,開始滿嘴胡說,“你這種花心大蘿蔔就是活該,誰讓你冇事招惹一大堆的爛桃花,處處留情,這下知道左右為難的厲害了吧!”

“哎喲,痛,顧霆琛你不能輕點?我承認,今天我無意破壞了你的好事,但誰讓你吃野食也不知道遠點,要選在家門口,這件事是我不對,但你不能用這樣低級的手段來報複我。

“報複你?”他怒極反笑,“林晚青,你發現冇有,你越來越牙尖嘴利,捏造事實,打胡亂說的本事見漲。

“眼見為實,我說的都是事實,你有本事就反駁呀!”我得理不饒人。

“你……”他怒吼出聲,抬眼瞥了眼我的肚子,最終還是沉默不語了,拉著我繼續向前走。

我賴在地上不動,嘴裡喊道:“腳痛,走不動了。

他停下來,深邃的眸光盯著我,擰眉道:“要我背?”

“到也不是不可以。

”我抑起頭,一臉勉為其難的樣子。

他嘴角勾起一個弧度,盯著我的肚子看了一眼,隨即將我橫抱起來。

走了幾步,喘著氣道:“太胖了。

“怎麼不說是你身體不行了?”我針鋒相對。

他挑眉,薄唇輕啟,“行不行,你不知道?需要晚上試試?”

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我識相的閉嘴閉眼,眼不見心不煩。

其實看他和阮心恬在一起,我也不是那麼生氣,畢竟這麼多年了,隻是現在懷著孕,情緒波動有點大,一不小心就成了潑婦了。

好端端的,頭頂突然傳來了顧霆琛的冷笑。

我有些疑惑,睜開眼發現,已經回到彆墅門口,而遠處,停著一輛熟悉的邁巴赫。

林煥?

我撫額,他不是剛在鹽城住完院嗎?怎麼又敢跑來!

此刻,他身著黑色襯衣,休閒西褲,手裡捧著一大束鮮花,遠遠看去,高大挺拔,英俊瀟灑,幸好這裡不是鬨市,不然這樣一位大帥哥捧著鮮花,肯定會引起轟動的。

我輕輕拍拍顧霆琛的手,示意他放我下來。

顧霆琛不屑的盯了林煥一眼,“成天無所事事,真搞不懂這樣的人是怎麼當上董事長的,我看林家在他手裡遲早玩完。

有些無語,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管閒事了?

“顧霆琛,不是說累嘛,放我下來吧!”我輕聲道。

“怎麼,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想上去來個熱情的擁抱?”他瞪著林煥,語氣有些酸。

我有些無語!

看著他眼眸裡那抹狠光,隨即想到上次,連忙道:“顧霆琛,這裡不比鹽城,我可不想看到我老公上明天京市頭條新聞。

“哼!”或許是我的話讓他滿意,他冷哼一聲,終是將我放了下來,看著林煥手裡的玫瑰,“你喜歡這種低俗冇品的花?”

“不喜歡。

”我連忙搖頭,隨即開口,“不過大多數女孩子還喜歡的。

,co

te

t_

um-